2013年12月3日星期二

破戒

还记得我昨天说我自己处理的MIC plate吗?相信你忘了。但是,这一切依然历历在目。stock solution 没有成功倒入well plate,bubbles formation on the 96 well plates leads to cross contamination, did not hold the well plate vertically when transfering, did not fill up all the wells 甚至搞乱了microbial solution等错误,一个接着一个刺穿我的内心。果然,整个result是不能用的,实质上是没用的,但意义上却让我学会了许多东西,得了不少经验。Supervisor说她对我失望,因为做到如此乱,我也是这么觉得。其实,整个试验就很乱,space不够,道具搬了好几次,过后又有时间与精神上的压力。希望是新手的关系,但愿越做越好,而我却也没有因此而讨厌它,就立志要做好。即使四个星期什么高难度技术都没学好,但就至少能把这个做好。话说,还有两星期。

过后,和朋友去外面吃。在这里,破了自己墨守但却不明白为什么守的酒戒。或许,这个酒戒也只是自己对自己的某份纠结。不因为什么,就决定滴酒不沾。喝了点米酒,还清醒,但是我还是破戒了,但却不是大开杀戒的戒。话说,我是在想,若没有尝试过,为什么就直接抗拒,说不喜欢呢。

最后,送了室友诗盈到Southern Cross Station(然后,她自己一个踏飞机回大马)。其实,送别这种场合,本应该伤感,但我都没有哭泣。再过一年,我们这一班一起度过四年的朋友又会何去何从呢,会不会继续联络?

后记:我知道,喝酒伤身,不会喝多,就只是尝试味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