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4日星期三

重聚

最近,都在抱怨自己的试验做到不好,但是也就只是第二次。看了看结果,就比之前好,有所进步,但可以进步的空间很大。我很自责,所以一个人哭了。我想,我是个小孩子,特别爱哭胆小的那位。我想,大哥一定说我,怎么不把自己说好点,不要写自己的弱点。

天空下着细雨,我心唱着孤独的歌,毕竟了解我的人在何方呢?天空掉下的雨水没有给予答案,而我拿着伞去与朋友的聚会点。我要去见的这位是我大学先修班的“神”(就考试成绩很好的一位)——政达,但也算是我认识中算得上交情还好的一位。(毕竟,我这个人就不善于聊天,朋友也不多,即使认识了,也不熟。) 

那个时代,当考试逼近,我就开始讲一堆的冷笑话,别问我企鹅在北极冻死了吗?(好冷啊~最近就越来越少说了。)到了最后,也开始完全不会说了,以前读过的笑话,就只能自己想,自己暗笑。

谈话中(去赴约的朋友有慧诗和晓双),聊到了感情这环节。朋友说自己有一个想追的学姐,但却害怕。道理就像若一段感情,没人走出第一步,虽然不会有不满的后果,但是也不会有结果。或多或少,我们都明白这道理,但是明白了又怎样。

好像忘了描述我这位朋友。他,个子矮矮的,头发已经多到说上是杂乱的境界,但是内息却散发出一种自信和智慧。他这一次来墨尔本履行是想带家人散心,所以所有费用他全包了,所以真有孝心。在面子书上聊天的时候,他说,墨尔本的好餐馆很多。我说,是的,但是你可以把大马美食的餐馆删除。他回我,那是当然,双亲都吃了一辈子的马来西亚食物,难道还不够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