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December 2013

恐怖的花语

生日的前一天,坐在地铁闲聊,朋友慧诗问我道,你喜欢什么花。

我说,不知道。

她说,那么你死后,我买菊花去拜你好了。

我说,这么没有心,你可以每次来我墓地的时候,就带上我放在面书上flora集的花,一次一种。

说出口,就知道有点强人所难,我说道,我虽然喜欢拍花,但却还真不知道自己拍的是什么花,那个oncall 36 2 代表希望的是什么花了,我都忘记了。

她说,蝴蝶兰。

后记:昨天,想回一句自己很久很久没有复习的名句精华——日久不见莲花,便觉牡丹美。那么,莲花的花语是不是代表纯洁,而牡丹妖艳呢?想想,去查了查,才惊人地发现莲花是默恋而牡丹代表金玉富贵。

备注:本来写以上短文的时候,所有的“她”是用“你”第二人称出发着笔的。但是,后来重读,觉得有点暧昧不妥。所以,为了还原谈话本身就只是闲聊的关系,都改成了“她”第三人称。

生日礼物

今天,我收到了自己买给自己的生日礼物(虽然买下手的时候,心里有点内疚的,但是却同时超级兴奋。)。但是,这也怪不得了我;单身的我若不疼自己,又有谁会疼我呢?况且,我暂时又没有什么好长远投资,所以只好投资给自己(自觉这已经是最好的长远投资了)。

这已经是第二年我买礼物给自己,但是连续两年依然是相机。今年买给自己的是Nikon d3200 + 18-55 VR lens(价钱: AUD445.40,若以AUD1=RM3的汇率,那就是RM1336.20)。本来,我以为我简直太神了,买了架DSLR,但却比去年买的Canon s110(RM1345)便宜一点(正确来说,去年买了一架昂贵的compact camera,今年弃暗投明。)。但是,后来,却在网络上发现了两件伤感的事。

第一件,Nikon d3200已推出超过一年,传言明年一月就出新的款式了。糟糕!我应该再耐心等一会儿啊,就差那么几天就到2014年了。

第二件,我是从JB hifi 买Nikon d3200的,但是却忘了做完整价钱调查。我今天才发现Harvey Norman 的 Nikon d3200 + 18-55 VR lens (额外免费wifi adaptor)就只是AUD 444。我顿时晴天霹雳,心中下着劈里啪啦的寒雨。我不禁想起“货比三家不吃亏”这句话,但却早已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是百年生。

后记:站在屋外同一处试了试新相机,感觉上不错,3.8x optical zoom 虽然不是完美,但是没有想像的糟糕。


Friday, 27 December 2013

星期六又到了

今晚,头脑还很清醒,但是却无法上网。否许,你会有点意外,毕竟我几乎都是二十四小时上网的,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这也好,就让自己独处,把万千思绪整理出来。

写这的时候,夜己深,但是客厅依旧传着五个男生玩着DOTA的尖叫声。原本,我是在客厅的,后来因为modem只能联接五台电脑(或以下),所以就无法上网。我说,我上不了网,应该是因为我刚刚所推测出来的原因,但就仿佛没有人听见;我和空气说话,他门活在另外一个世界了。

一个人走进睡房,赖在床上,写着我多天还未该完成的更新。

写着写着,不禁睡去了。(备注:电脑借给了在客厅打着游戏的朋友,所以这稿子直到这个部份是用室友维敏iPad mini 完成的。)

想写但却未完成的部分:

室友维敏开玩笑地对Tom说,星期六是我一星期值得期待的一天,因为星期六有约,会和重要的人视频。Tom问了问,是谁?维敏说,这个人和我22年前就已经开始了。Tom说,是不是你妈妈。我点了点头,说是的。

后记:本来有很多思绪要写的,但是后来隔天醒来,感觉没有了,就只写了后来的一小段。

Wednesday, 25 December 2013

Connecting People

在这个快熟面的社会,当大家都在讲求速度的时候,我们是否就忘了原本简单快乐的生活?

记得兄弟妹(包括我)有了自己手机的第一年,新年在东禅寺的时候,我们就各自拍自己喜欢的,虽然品质不好。这不禁令小姑生气地说,你们怎么都各拍各的,到底要不要拍团体照的?!

过了不久,智能手机充斥市场,iphone成了主流;在外,没事无聊的时候,不少人都开始在面子书上网。更糟糕的是,前几个星期,和朋友去看电影,看电影到一半,转头一看,发现朋友在玩着手机。我在想,都付钱看电影,怎么就不专心好好地享受眼前的故事。

不禁,我想起古老手机(是彩色,但不是智能)。它是的的确确地connecting people,通过phone 和 sms,你说不是吗?

平凡的生日

下午时分,许久不见的前室友伟航面书我说,生日快乐。我回了声谢谢。他问我道,今天有什么活动庆祝,去购物?我想了想,今天朋友也没有说什么特别的庆典,我也不知道今晚会不会有什么生日晚餐。我唯一知道的是,慧诗会做生日蛋糕,而今天凌晨12时已经吹蜡烛了。

我回了道,就应该呆在家,若有做什么,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上网。

或许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道,简简单单庆祝就好咯。

我笑了笑。

他问道,你室友知道吗,因为你没有把生日放在面书上。

我说,知道啊,今天凌晨就唱了生日歌。

他说道,那就好,虽然我有把生日放在面书上,但是有些室友并不知道,还真没人缘。

我回了回道,我也没人缘。

说真的,今天就很平凡,没有去哪里,没有生日晚餐。闷热的下午,我拉了室友维敏陪我去jb hifi 看我今年要买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相机),但是没有看到满意的价钱,所以没买下手。过后,去了Nando's 索取免费生日套餐。再过后,就回家,等到六时半左右,续上个星期活动,我、Tom与维敏去Brunswick Badminton Club打羽毛球(这,我还真享受的)。临睡前,用ukulele 弹给了自己一首生日快乐。

后记:去Nando's的路上,室友维敏告诉我,他和其他朋友有打算合资买ipad mini/ipad。我想了想,说了声“不需要”。这东西,不是必需品,而且还真不便宜;即使召集了二十多人合资,一人也要出AUD10以上吧!总觉得生日收不收到礼物,没算什么,就一群人一起庆祝最重要了。礼物,重要的是心意,而不是潮流。今年,收到亲手做的生日蛋糕和jb hi gift card,已算不错了。

1226

第一次,留在国外,和朋友度过生日,但却少了家人围在一起唱生日歌的陪伴。和一群朋友在朋友家玩牌玩到12点,唱生日歌。其实,这算不上是惊喜,因为做我生日蛋糕的朋友慧诗一早就问过我要cheese cake,还是pavlova。我选择了cheese cake。还真感谢慧诗抽出时间去完成,毕竟她整个星期几乎天天都在工作。今年,与去年比较,收到的生日礼物数量破蛋了;室友维敏送了我张jbhifi AUD20 的 gift card。感谢感谢。

生日其实就这样平平凡凡地度过,和其他的每一天一样。唯一额外的收获是,朋友的生日祝福;其实有这么两群人,第一群是在你面子书墙壁写祝福的,而另一群是私下面子书祝福你的。我比较喜欢后者,所以选择了私下感谢他们的祝福。

后记:又快快乐乐地大了一岁,我想。生日许愿的时候,我许了近年同样的心愿——愿家人、朋友身体健康,出入平安。

今年才知道我的生日也是Boxing day。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拳击的大日子。过后,才明白,boxing指的是把购物品放进盒子。简单来说,今天,许多商店都会搞促销,所以是购物的好日子。

Tuesday, 24 December 2013

虚度光阴中

今天是圣诞节,但是我却得窝在家里开始准备我的试验报告,离限期还有一星期多。但是,我还未做许多冲刺,所以今天呆在家赎罪。但,其实也不完全是如此,就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有什么活动。最后,呆在家的结果是睡了一大觉。但是,还好。

哥哥提到,刘若英在多年前曾写过:“节日是让幸福的人更幸福,孤独的人更孤独”。

这句话,或许是对的。当你把某一天当作节日来看,你心中就有所期待,失去了平日每一天的平常心。不管是大日子,还是小日子,日子还是平平静静地过着。

Saturday, 21 December 2013

恶作剧笑话

今天,读到朋友一个很搞怪的形容:
我对你的爱像泻肚子一样,无法控制。

另一个朋友就说:
恐怕我的没那么顺畅。

另一个朋友接着说道:
难道你便秘?那会很痛。

后记:一群搞笑无聊的男生。

Friday, 20 December 2013

第一桶金

今晚回到家,偶然想起中五毕业后,四姑牵着我去找杂工的事迹。那时侯的我很害怕,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问有没有请人就仿佛是向暗恋的女生告白一样慌张。反之,四姑很英勇,拉着我,去了一间又一间的商店,进了门口便问,有没有请人。就这样,在King's Confectionary 面包店做了接近一个月的打杂,过后换了份文书工作。

印象最深刻的事莫不过于四姑说,在等待我SPM成绩出炉的打工钱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这笔钱并不多,后来我用来买下了我的第一台电脑。

后记:我觉得,四姑给我对金钱观念的印象是深刻的。小时候,父母都叫我们要储蓄,不要乱花钱,甚至买什么,他们都乐意帮我们付。但是,四姑建立在我心中的金钱观念是,懂得存钱,也要舍得花,不然就成了个守财奴。所以,总在兄弟妹生日的时候,她会扮演坏角色,要我们所有兄弟妹都出一点钱来买生日蛋糕。

Thursday, 19 December 2013

总结

今天是在试验室的最后一天,感觉是伤感的,因为离别的关系。在这里,学会了许多,但却又说不上。这一次的经验很是珍贵,就发现自己还真的粗枝大叶,许多事情都不够细心。试验结果还真有点抱歉,但也说不上为什么。相对,另一个同期进来的同学,她做到很不错,好很多(毋庸置疑)。每一次学新东西的时候,我都学得很慢,但是无可否认随着每一次的失败,我都在进步着,就慢慢步向成功。

在大学今年的最后一天,我们又见了见教授。他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做事情,和知道并不一样,就好像你知道踩brake 会放慢车子停下,但是明白了,你还是有机会像紧急刹车一样,坐你车子的人会很不舒服。长达四星期的试验经验,完全说服了我一点。心想,我会不断努力,继续加油。

过后,他说,当你因为某件事做不好而生气发怒的时候,别因此就选择放弃。有时候,就是差了那么一点,你就会遇见成功,那或许就是你的转弯处。但是,有时候,若知道坚持是错误的,那么也该学会放弃。

最后,他说,我得好好改进我的悲观,不然对将来不好。亚洲人的传统心态总是往坏的方面想,而这里的人是往好的方面想。其实,也没错,我总觉得自己很笨,就学东西比较慢,考试成绩也没特好,不知不觉中有了自己比别人差的想法,而失去了自信心。这点得好好改过来才行,就一步一脚印开始。

阅读部落之感想

今天,发现了一件事情,不是那种不能说的秘密,所以直说无妨。其实,我想,我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部落格没有市场。哈哈,其实自己应该一早应该就想到,或则之前提过了但是没有细写。

若有一天,你必须要去读一个你完全陌生的陌生人,那还真的需要一个卖点,不然还真的是接近不可能。若是旅游部落,你会阅读,因为你想知道那地方有什么旅游好介绍;若是音乐部落格,你可以知道有什么流行歌曲;若是电影部落,你想知道有什么好电影值得观赏;若是搞笑部落,你可以娱乐自己,用微笑度过一天;但若是像我这种,记录自己的人生,卖点还真不闪亮。

为什么会有这种觉悟呢?因为今天去看了个朋友的部落格,看一看他之前的记录,在我知道他有部落之前的时候。看不到十分钟,我就在想,这件事不重要,我们跳过,这件事还真没什么有趣,我们继续跳,这件事不关系到我,我们继续跳,到了最后,还真懒惰读下去。我摇了摇头说,以生活日记为主的部落还真难以讨喜,尤其当你不是很认识对方。

这不禁令我想起今年冬假旅行时候的事情。朋友晓双突然问我关于我部落写的事情,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支吾应对,根本就不好意思。过后,她说到,我有一位忠实读者(小影)都会经常留言。我说道,这小影还真强悍,她好像看很多部落格,而且都留言,真是敬佩铁佩。我过后问了问她,没想到你会光顾。她说,就当无聊有空的时候。那时侯,我很是开心,就知道有朋友默默读着你写的东西。

现在回想,读者还真的得好好珍惜。那些阅读我部落的耐心得很高,因为多半的时候,我都在写废话,而另一半则在写莫名其妙的事情。当然,最恐怖的是,若不懒惰加不忙的时候,我一天可是会写上两篇或以上。所以,一星期下来你没有光顾,就得读上大约七篇才能跟上进度。但是,话说,又没人说得读完每一篇。哈哈!(其实,我追踪别人的部落格也只是读我觉得有趣的博文而已。)

后记:写了这博文后,得知有几位朋友都有在关注的,但都只是默默的读者。哈哈!心里还是很欢喜的。

Tuesday, 17 December 2013

联络

今天,在大学呆到七时,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试验室,还真可怕。若有什么错失,该怎么办。所以,手脚上不禁又快了些,想早点离开。但是,回到家的时候,自己却没有心情温习,或则写报告,所以一天又这样空虚过了。

午休的时候,同学淑仪突然提到,Tom会来大学?我问道,为什么?淑仪开玩笑地说,他好久没有见你,所以想你。我回她道,什么想我,人家想你,所以才跟你说,哪里知道你待会儿就要赶去朋友的毕业礼。(今早,看到淑仪身穿裙子,就知道有特别事情,问了后才知道她要出席朋友毕业礼这件事的。)过后,我说道,若真的要找我,怎么又不要告诉我呢?(哈哈!男生和男生制造这种意外惊喜来干吗?)她想了好一阵子,说道,因为你没有smartphone。我笑了笑,转身离开。

前几天,室友维敏突然说考虑签那一个月三十的samsung galaxy s3 vodafone两年合约。我对着他说道,去吧,反正一个月三十对现在工作的你并不贵,两个小时就赚回来了。但是,到了昨天,他smart phone 计划还是没有下文。我不禁多嘴地问道,怎么还不去签呢?他回我,就没有这个需要,而且签了是额外开支,现在的电话费就只是一个月AUD10而已。想了想,我问道,那么,需不需要帮你安装whatsapp进你的ipad mini,方便别人联络你。他回道,你不是说,过了一年,whatsapp就得付费,而且若有人要联络,他们都可以facebook我。

其实,仔细一想,若真的想要联络一个人,多麻烦,都不成问题,事在人为。还记得中小学时候,没有网际网络,也没有手提电话,若真的需要联络,还不是一个人拿着住家电话(偷偷地)拔出去吗?忘了哪里读过,若没有住家电话,也可以跑到离家不远的公共电话。(哈哈,话说,我还真不知道离我家最近的公共电话是在何方。)若还是不行,那么,我会提议你去写信,交个笔友。

与多年前对比,科技的普及化可真在联络亲朋戚友带来了不少方便。所以,若真的有心联络人,还真没理由联络不上。

Monday, 16 December 2013

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同名主题曲



这首歌听起来就觉得可爱,尤其是小孩子唱歌的部分。但是,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却听错了几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小孩问老爸,我们去哪里呀!我反之听成"maliya",心想,这是什么地方,有这么好去吗?第二个更加糟糕,爸爸回答他孩子说他是他的大树,我听成大叔,怎么变成了怪叔叔了呢?只能说,我的听觉还真差。

听后,还真不知觉会想起老爸。自己长大了,父母老了,还真没考虑过他们这一路来的心情是如何。或许,这也只能等到自己有了孩子才知道。

后记:歌词,是那么简单,却那么丝丝入扣,超级喜欢的。美丽,不需要绚丽,不需要花俏,可以是简单平凡,你说不是吗?

Sunday, 15 December 2013

剩下十天

还剩下十天,今天与生日的距离。第一次在遥远的国度度过。又要大一岁了,并不想其实,但是岁月不留人。

从小,对节日都没有什么观念,不管是生日,还是新年,就只是多加了一个假日,再铺张点仪式。话说,我的生日就在圣诞节之后。但是,也因为这样,在家中,我得到的礼物最多,但其实也不多,就少过十个手指头。记得小六那年,小姑送了我张生日卡,我一直收着,就在书橱的某一个箱子内。

出国前,我很少出门,就窝在家里。遇上朋友的机遇就只停在学校和补习中心,当大家还穿着学校制服的时候。这也算是某种遗憾,觉得自己和中小学朋友的友情不怎么深厚。但是,过了,就算了,不会永远怨自己什么的。

说回生日这件事好了。这个年头,ipad mini 成了大部分男朋友送女朋友的生日礼物。有时候,会想,送这礼物还真的很舍得,充满了羡慕的眼神。我就对室友维敏说,你要免费ipad mini 的话,就去找个对象。很好笑,是不是?但是,最好笑的是,我们都不是女的,所以要送ipad mini 比收到的几率还真提高了不少。

其实,生日的意义在哪里,也已经很难说清楚。是母亲的受难日,还是自己诞生于世的大日子?两个都是。

后记:这是本部落的第800张帖子。=P

Saturday, 14 December 2013

杂念

发现自己读得越多,一般的故事小说,自己很难寻找到新鲜感。但其实,反过来想,不是最近的人所可以想像的故事剧情都是局限的,而是所有的想法之前都被人用过了,变得不新鲜。我想,若要写好一部故事小说,并不是写满完美的文艺句子,而是简单地钩起读者想读下去的欲望。

后记:或许是觉得这样,我总是要求自己写些不一样的,如今也是一直努力着,但是许多时候会埋怨“这很难办到”。

写了些实验报告,不知不觉夜晚就已来袭。离开座位,去厨房开始准备晚餐。炒着炒饭的时候,突然觉得其实,煮菜也是种实验,难道不是吗?还记得首几次很失败,但是煮多了,也慢慢渐入佳境。一直往下去寻思的时候,也开始觉得其实人生的一切在某中定义上都算是场实验。

后记:今天的炒饭还好,比之前第一次炒的好多了。回顾首年在国外求学的日子,我是这么写的:煮的菜,盐放不够,我也只能把心一横,照单全收;好吃是一餐,不好吃也是一餐,餐餐难吃,餐餐吃。还真感谢自己那“这一次做不好,下次再来的不怕难吃”精神。

《你就不要想起我》——田馥甄



读到歌名之时,觉得应该是叫对方放下这段恋情,不要一直想自己,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但是,这说法还是有点勉强,毕竟若如我所说,歌名应该是“别再想我”。歌曲一开始,果然自己推论错了。若自己如此深爱着一个人,哪可能叫对方忘掉自己呢?

最后,听到以下这段歌词,我总算明白了。

夜长梦很多,你就不要想起我。
到时候,你就知道有多痛。

后记:感觉上,还是被歌名摆了一道。=P

Friday, 13 December 2013

最近的乱语

放了自己一个长假,不外是没有东西更新,加上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过后继续前进。今年写的帖子很多,很接近自己年初的目标,就一年三百六十五篇。为了不让自己越数,所以也特地空假了几天。

这几天,调查了关于相机的资料,但是越找越烦,就越不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样相机。简单来说,价钱越高,相机越好。我个人的要求是不太贵,要好照片,要轻易携带,但是,这就好比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找了一阵子,我心想,就别找了,就买那架自己本来想要的。其实,难就难在品质、金钱和轻便这三大要素取到自己不会后悔的平衡。如何知道自己会不后悔呢?但是,回头想,能拍好照片就够了,哪管是最好的相机。但是,自己还是很怕浪费了钱,否则自己会不开心。我真是犹豫到好复杂。

过后,因为看到哥哥的介绍,重温了Tuesdays with Morrie。其实,读过的英语小说并不多,少于十本,但记忆中,每一本都很棒。当中有Tuesdays with Morrie 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吃了晚餐,看了这小说的电影。感触很深,我想,和之前读小说的时候相比,这感触更深了点。中学时候听一首感伤的失恋歌,听不出痛苦的滋味,长大后才明白,才理解。一堂堂的课真令人怀念,又是时候温习了。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learn how to give out love, and to let it come in. Let it come in. We think we don't deserve love, we think if we let it in we'll become too soft. But a wise man named Levine said it right. He said, Love is the only rational act.

说真的,我想自己并不懂得爱,不是像小说写的“爱会令自己觉得变到弱小了”,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长了这么大,我只懂得,对于朋友,我应该尽全力去关心、帮忙。那么,爱呢?

世上,许多事情是自己无法控制而无奈的,当中包括生老病死、机遇、成绩、感情等。但是,无奈并不是心烦的祸首,而是自己的心态;到底自己选择什么想法去面对、去接招。我曾问维敏,你总算找到工,有什么劝告是你会想给予的。他说,找工的经历教会了一件事,面对问题不可以消极,要有所行动;倘若你整天躲在家里,埋怨自己不可能找到工,那么你就会永远找不到工。哈哈!

People haven’t found meaning in their lives, so they’re running all the time looking for it. They think the next car, the next house, the next job. Then, they find those things are empty, too, and they keep running.

今午,去了趟Melbourne University。(注:这几个星期是大学毕业的季节。)看着一群人戴上四方帽,拍下生命重要的一刻。突然想到一个坏想法,毕业相等于失业。但是,还真觉得自己大学毕业后,会很怀念读书的日子;一群朋友在考试的前一晚熬夜,然后在考试后为做不好悲伤,过后在假日的时候跑去旅游。

As long as we can love each other, and remember the feeling of love we had, we can die without ever really going away. All the love you created is still there. All the memories are still there. You live on - in the hearts of everyone you have touched and nurtured while you were here. Death ends a life, not a relationship.

望着大学,我想像明年的自己,应该会很伤感,因为要离开一个自己读了四年的大学,和那群陪了自己四年的朋友。那时侯,自己应该会不会还像之前一样,不懂得如何好好说告别?但是,对我而言,即使大家各奔西东之后,这段友情并不算结束,过去的回忆会深深埋在脑海里。

Tuesday, 10 December 2013

自恋一下

一位学妹在面子书上放了张大头照,后标上
“Just in case you miss me。
距離之所以可怕,
因为根本不知道对方是把你想念,
还是把你忘記。" 

读后,不禁也想放一张,后写:Just in case you did not miss me。
(若要是再自恋一点,可以考虑写:Just in case you forget to miss me。*爆笑*)

Sunday, 8 December 2013

败者

今天,试验做完后,去见了见教授。

我说,很担心试验成绩会不好。他反问,那么,你要不要就在傍边守候。他笑了笑说,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去做别的事,别担心这。我点了点头。

后记:哥哥说我最近在消费朋友的情伤,但是,一个没谈过的人该如何去嘲笑呢?小时候,曾相信过,没有爱错,就只是还未遇上相守的对方。但是,渐渐长大,才发现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了,宁愿选择逃避性地保护自己,若没有追求就不会有后来的被拒绝和伤心。

若要嘲笑,也嘲笑自己很傻,而这傻并不可爱。为何要嘲笑敢爱的人呢?失恋并不是终点,也没意味结束。我知道,被拒绝的担心也是同样的多余和不好,但是道理就像劝一个人放下感情一样的没用。

让时间冲淡

劝人要放下那已没有希望的感情,自己是越劝越觉得无力。

若一份感情,听了几句话,就会放下,那么这份感情也未免浅了点。

若劝一个人爱一个人最重要是希望对方幸福,意义不在是谁给予。抱歉,这道理我自己说给自己听,我也不会相信。有谁会喜欢:他要结婚了,但是新娘不是我?

为了什么要因为一朵花,而放弃整片森林?读过《小王子》故事的,都该知道,因为投入的感情,它已经和其他花不一样了,在心上。

说了这么多,得到的结论却就只是最无奈的一句:就只能让时间慢慢带走一切。

习惯

有些事,做多了,会慢慢熟能生巧。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更多的事。很有成就感,因为觉得今天的试验做到更加成功。

但,也有时候,这种熟悉是致命伤人,当一天你关心的人再也不要你的关心,不想遇见你,更不想听你说话,那曾经的熟悉成了后来漠视的对比。一想到这,我会害怕。

后记:今晚,看了Hunger Games 电影,当中有这么一句话:没有赢家,就只有幸存者。

Saturday, 7 December 2013

像没有明天一样活着

哥哥在部落格分享了一个之前好像之前我在哪里读过的问题:

若我们即将死亡,那么我们会处世不一样吗? 

若我们即将死亡,那么我们待人会不一样吗? 


若是,为什么就不如就在此刻就开始呢? 

第一个知觉上,这些问题都是劝人要对人好,人生不要过于草率,要充实地过着,若爱一个人就不要等到世界末日前。

但是,反过来想,若明天你就得死,人生是不是就失去奋斗的理由,做到再糟糕也只是对在世不到一天自己的交代,人生就这么剩下一天,任性自己好了,就做自己想做的事。

同一句话,可以有两个思维,这是多么有趣。

三年的大学时光

前几天,和大学先修班的同学政达重聚。谈话中,聊了不少事,他问了一个我从来都没去想但却很有意思的问题:你觉得,你来到澳洲求学的这段时期,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友人慧诗说,这里的人比较热情,业务员都会问候你好吗。政达说道,是的,虽然大马的天气很热,但是人没有这么热情。

晓双则说,朋友。

我说不上,想想,就应该是把嘴巴吃挑了,把生活放松了,把视野开大了,当然,也认识了许多朋友。我想,太多的收获了。若只能说一个,那么,就应该是,我变了。

Thursday, 5 December 2013

钓鱼不着反失把面包

今早,懵懵懂懂醒起,感觉上很累,毕竟之前都得很早起身,难得今天可以赖床。今天虽然大学休假,但是我却有活动,而且是四个大男生。算了吧,四个不甘寂寞的男生,我想。在CBD和维敏、Tom 和 Louie吃了午餐,就向今天的主要活动——钓鱼前进。首先,是去购买鱼竿。其实,是兴奋的,即使是买鱼竿的时候。长了这么大,都没钓过鱼,今天就要长经验了。话说,买了鱼竿后,才想到忘了带书去阅读,钓鱼可是漫长的等待。幸好,朋友带了扑克牌去打发时间。

今天,钓鱼地点是临时决定的Albert Park的lake。到了目的地的时候,我们才开始担心,那里的水浅浅的,而且看到都是鹅,有没有鱼都是问题了。其实是因为Tom说曾看过有人在这里钓鱼,我们才来的。既然都到了,我们还是找了个阴凉地方坐下,准备钓鱼。但是,我们都仿佛被摆了一道,无法收线,不管我们怎么转。我想,真的很好笑,一群傻瓜毫无计划地就跑来钓鱼,都不知道是钓鱼,还是被鱼钓去。本想不是大问题,用朋友的智能手机问候谷歌大叔就行,但是却落到不知道该从何寻起的地步。过了一小时左右,维敏也已小睡一阵,大家却依然一头雾水,开始想放弃。但是,Tom却不肯放弃,所以我也继续探索。最后,是发现了收线的窍门,但是却搞不懂之前是犯了什么差错,摆了个大乌龙。

但是,始料未及的是,Louie所准备的鱼饵(面包)遇水就化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所以真的是白来一场,但所幸,我们有第二项活动——打羽球。我们参与了social playing,就是可以随便进场和陌生人打,而不只是和自己的朋友打。(我其实不善于解释这。)足足打了三小时,还真痛快。我的球技太过差强人意,所以害到我的组合都是惨败,最严重的是21:2。

后记:这一篇,自己似乎写到太过随便了点。

Wednesday, 4 December 2013

重聚

最近,都在抱怨自己的试验做到不好,但是也就只是第二次。看了看结果,就比之前好,有所进步,但可以进步的空间很大。我很自责,所以一个人哭了。我想,我是个小孩子,特别爱哭胆小的那位。我想,大哥一定说我,怎么不把自己说好点,不要写自己的弱点。

天空下着细雨,我心唱着孤独的歌,毕竟了解我的人在何方呢?天空掉下的雨水没有给予答案,而我拿着伞去与朋友的聚会点。我要去见的这位是我大学先修班的“神”(就考试成绩很好的一位)——政达,但也算是我认识中算得上交情还好的一位。(毕竟,我这个人就不善于聊天,朋友也不多,即使认识了,也不熟。) 

那个时代,当考试逼近,我就开始讲一堆的冷笑话,别问我企鹅在北极冻死了吗?(好冷啊~最近就越来越少说了。)到了最后,也开始完全不会说了,以前读过的笑话,就只能自己想,自己暗笑。

谈话中(去赴约的朋友有慧诗和晓双),聊到了感情这环节。朋友说自己有一个想追的学姐,但却害怕。道理就像若一段感情,没人走出第一步,虽然不会有不满的后果,但是也不会有结果。或多或少,我们都明白这道理,但是明白了又怎样。

好像忘了描述我这位朋友。他,个子矮矮的,头发已经多到说上是杂乱的境界,但是内息却散发出一种自信和智慧。他这一次来墨尔本履行是想带家人散心,所以所有费用他全包了,所以真有孝心。在面子书上聊天的时候,他说,墨尔本的好餐馆很多。我说,是的,但是你可以把大马美食的餐馆删除。他回我,那是当然,双亲都吃了一辈子的马来西亚食物,难道还不够吗?

Tuesday, 3 December 2013

破戒

还记得我昨天说我自己处理的MIC plate吗?相信你忘了。但是,这一切依然历历在目。stock solution 没有成功倒入well plate,bubbles formation on the 96 well plates leads to cross contamination, did not hold the well plate vertically when transfering, did not fill up all the wells 甚至搞乱了microbial solution等错误,一个接着一个刺穿我的内心。果然,整个result是不能用的,实质上是没用的,但意义上却让我学会了许多东西,得了不少经验。Supervisor说她对我失望,因为做到如此乱,我也是这么觉得。其实,整个试验就很乱,space不够,道具搬了好几次,过后又有时间与精神上的压力。希望是新手的关系,但愿越做越好,而我却也没有因此而讨厌它,就立志要做好。即使四个星期什么高难度技术都没学好,但就至少能把这个做好。话说,还有两星期。

过后,和朋友去外面吃。在这里,破了自己墨守但却不明白为什么守的酒戒。或许,这个酒戒也只是自己对自己的某份纠结。不因为什么,就决定滴酒不沾。喝了点米酒,还清醒,但是我还是破戒了,但却不是大开杀戒的戒。话说,我是在想,若没有尝试过,为什么就直接抗拒,说不喜欢呢。

最后,送了室友诗盈到Southern Cross Station(然后,她自己一个踏飞机回大马)。其实,送别这种场合,本应该伤感,但我都没有哭泣。再过一年,我们这一班一起度过四年的朋友又会何去何从呢,会不会继续联络?

后记:我知道,喝酒伤身,不会喝多,就只是尝试味道。

Monday, 2 December 2013

不慌不忙

读我文章的朋友,甚至妹妹,都说我写的东西是伤感的;虽然我对人生还是拥抱着许多希望,但是每一次我写自己到很糟糕,但情况并不完全如此,往往就只是完美主义作怪。哥哥曾经对我说,最大的问题不是在于有疑惑,而是不知道自己疑惑着什么。同样的道理,我们之所以可以进步,是因为确定了问题的存在。

今天,第一次自己要一个人做完整个试验。实情是,因为经验不足,自己还做到有点手忙脚乱,有点错误百出的感觉。但是,还好,最后还是把8个isolate的MIC plate做好,虽然用了很长的时间。完成的那一刻,我叹了口气,感觉世界好像重新有了空气,感觉上很累。离开实验室的时间已经差不多傍晚六时。

过后,去了朋友住处的pot luck + bbq聚会。填饱肚子后,一群人(10 人)玩The resistance card game游戏,很是开心。因为诗盈与嘉雯想看Town Hall Projection的关系,我们一班人在接近十一时就散会了。但是。天空下着毛毛细雨,还真不适合露天看projection,所以就决定下一回才看。

后记:回到家,已经是差不多睡眠的时间了,所以就冲了个凉,上了上网,过后写了这篇答应好的记录,就决定去睡了(身心上很累)。也就这样,一天,又过去了。

备注:其实,以上的题目是有点像写来骗人的,但也说不上完全是,就只想提醒自己做试验的时候不要慌张。

Sunday, 1 December 2013

试验外的课

今天,看了一整天的试验示范,很累,但也很无聊。就这样,一天平淡地过去了。下班时间,又兴冲冲地跑去见负责project的教授解答一些自己不明的东西。但是,有一些微不足道的问题,他还是会说,就反问我们,你觉得呢?做一个试验,不是盲目相信和服从,而是思考,并决定哪些是自己觉得对的。

说了一阵话,教授对着我们说道:“男生安静不爱说话是常见的,但是,不可以不说话。就好像一个project,两个人做,一个沉默寡言,另一个会说话,即使大部分工作是那沉默寡言做的,人家都会认为是那会说话做的。所以,不管怎样,你得开始多说话。”

那时侯,我好惊讶,与教授见面都不多,怎么就好像一针见血地说出我的致命伤。从小,就不爱说自己有多厉害,或则做了些什么。在大学一切我帮忙到的事都没有说,中小学朋友问起大学怎样,我就只是浅浅地答道,还好。记得大学一年年尾回家的时候,一位认识我大学同学的朋友就说道,别假假,听说,你在大学那里是个legend。我微笑,就只说,同学随便说说而已。

对着教授,我说,将来我会尽量补救这一点的。他说道,以前的他也有这个问题。

最后,他也有提到英语掌握能力;用英语沟通是okay的,但是要写一个科学范文并不是那么简单。其实,不管在写什么,我们都要认真,尤其是resume。如果一封邮件错字满天,即使你有很厚的资历,你觉得有人愿意雇佣你吗?我摇了摇头。他说道,有空,就找一些好的research paper 来看。

后记:哈哈,还真感谢这位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