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1日星期四

散心

今午,吃完午餐后,室友诗盈问我道,怎么还未去学校还晓双的照相机记忆卡,这几天她去大学都看见晓双。虽然赞同,但我却嘴硬地说,不可能因为要还一个记忆卡就跑去大学吧!事情是这样的,这个星期一,和友人去了趟Dandenong一日游,因为之前相机坏掉的关系,所以向晓双借了她的相机。因为待会儿诗盈会去大学,所以我开开心心地把记忆卡交到她手上,麻烦她代劳。

事后,想多了,还真有少许后悔。为什么自己就没想过要早点还?怎么会要等到下星期一,自己需要去大学才有物归原主的打算。我想,我变了,但却是往不好的方向,就变到许多事情漫不在乎。若是若干年前的我,肯定会想第一时间把借了的东西还回去。另外一个恐怖的例子是,上个冬假,朋友Vincent交托我把他在纽西兰买的手信分给一些朋友,而我却在三个月后才完成这个任务。那时侯,我本打算在开学后见面的时候分的,但是却忘了。对这件事,我非常抱歉,不禁嘲笑自己,若Vincent是用邮寄的方式,都会比我快好几十倍。看来,我真的要积极一点,别总是能拖就拖。或许是因为内疚作怪,我今天踏了自行车,从家骑到了大学一趟,没有特别目的。但是,到了学校后,我想,其实也没必要那么内疚,若她需要用上,她大概会一早跟我说的。至于那迟了三个月的送礼事件还真的是太夸张了。

六时左右,在princess park骑自行车绕了几圈。还真怀念这在风中奔驰的感觉。中学的时候,吃了晚餐,就一个人拉出妈妈的自行车到门外的马路来回骑。有时候,就来回骑了一两小时左右。因为是住在较偏僻的地方,所以车辆并不多,不然婆婆和妈妈才不肯我这么乱骑。有一次,和妈妈各骑辆自行车到夜市集。回到家,妈妈说,你骑脚车很危险,弯来弯去的,不稳。过后,记得还有一次,是在我从大学先修班时假日回家,弟弟帮我把自行车的轮胎充到满满的。回后的第一个傍晚,他问我道,二哥,你没有去骑自行车散心吗?

其实,一个自行车之所以可以前进,是因为那不断转动的轮子。也不知道是因为对自己技术的自信,我曾两手放在身前,不握手柄,两脚直踩,而自行车真的可以不断地前进,并没有倒向任何一方。回想,这还真是很危险的,所以还是别做比较好。

后记:最近,正更新着的《时间旅人》故事真的有点走轨了。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把自己要带出的本故事放进去呢?头疼。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