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2日星期五

放肆地赖床

一早醒来,听到房外进出声,屋外下着断断续续的细雨。但是,自己却提不起劲起身,就窝在床上。十二时左右,起了个身,煮给了自己个简单的炒饭。加了些芝士去炒,搞到炒饭完全失去美观,但是这却敌不了自己想吃芝士的欲望。还记得小时候有几次,小姑买了些夹在面包间的芝士片,我会偷偷地拿几片,没夹在面包内吃。

吃了四不像的芝士炒饭,看了部叫作《Battle of the Year》的电影,又傻乎乎地躲进睡房安眠。蛮享受这种生活,就无忧无虑的,但是也不能天天这么过,不然会闷死。今午,一些朋友踏了飞机到遥的Tasmania旅游,而自己却因为课业无法,而有些失落。

一个人躲在空空的房间是安静与孤单的。在面子书上,问了问朋友淑仪,你在做些什么。(注:她家的另两位室友也都去了Tasmania之旅,所以只剩下她一人。)她回我道,就在家emo。我说,我也是(不然也不会无端端地问候她)。她回道,你家又不是你一个人。虽说如此,但她不知道,这个时候,我的另两位没去Tasmania旅行的朋友都出了门,留下我一人在家。

睡到了七时,室友维敏的开门声吵醒了我。我起了身,说道,你回来了,晚餐轮到我准备,我这就去准备。今夜的晚餐,决定向之前做到非常失败的炸鸡挑战。我突然想到,妈妈说过的话,一个人在外,不需要炸鸡的,炸鸡很麻烦,要用很多油,又弄到整个厨房油腻腻的。我笑了一笑,我这个固执的孩子。打了一粒蛋,把鱼肉沾上蛋白,后再把炸鸡粉涂到满满的(上一次,就是放太少,所以宣告失败)。这一次,我的炸鱼总算成功,但是有点咸咸的(虽然自己没有额外加盐)。过了良久,才想到自己,有可能是自己忘记加水吧,或则是涂到太多的炸鸡粉。最后,又摆了个大乌龙——自己忘了开启电饭锅,所以得多等半小时才可以开动。

后记:Arrrr~~~~~~ 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写那个《时间旅人》。看来,这故事真的可能会难产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