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0日星期六

阴影

今早,起身,但却非常不情愿。出了房间的门口,室友维敏突然说,他的钱包不见了,报了警,是在骑自行车回家的路途跌走的。他说道,已经来回找了两遍。过后,我也和他去案发现场找了一遍,但是不见总归是不见了。

维敏说,毕竟已经错过了黄金五分钟,现在都过了两小时,找到的希望是渺茫的。我企图安慰道,还有黄金一星期啊,哪里有知道有好心人会归还钱包,但是希望不大。

后记:有点夜了,但是自己却还赶着应该早已准备好的试验记录,不方便长篇大论。下回见!

(备注:隔早,大学来电,通知维敏,钱包有人归还到大学了。真的是太神奇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