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星期一

乱写

最近。这里写了许多的分享帖子,但是随笔的作品越来越少,不知觉地想念起自爽胡写的日子。所以,这一次就想挥笔乱写一番。但是,没灵感。不,有了。

握着一枝笔,他问:“你是否想知道这笔的故事。”

我没有回答,毕竟一枝笔的故事能有多精彩。

他说:“你还记得小时候写的作文吗?”

我说:“就隐隐约约记得吧!”

好了,故事结束。

前阵子,听到一个会在写作有所作为的,往往不是有写作天分的人,而是坚持写作的人。我对个人的评价是我写得不错,就比之前好了一些,但也少了些什么。字,是思想上的表达法式,但也是艺术,所以只要练习,就可以做到更好。但是,最近才发现故事早就老早以前结束。

他冷静地说道:“这是枝笔。曾经我相信,只要有一枝好笔,那么好故事就自然跟着来。后来,我买到了。”

我说:“再后来呢?”

会说故事的人,很多是懂得如何玩弄故事的发展。一些不相关的情节,或则杂余的都一概不提,尽量带过,只留下遐想的空间。

“再后来,买了这枝笔,就开始逼自己去写,早期挺热血的,但后来,就写不出东西了。最后,开始讨厌这枝笔,因为它,我最后觉得可以写出好作品的信仰都被击碎了。”

声音,没有。在空气中散漫着,窒息的沉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