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5日星期五

战门中

考试大战,即将展开,图书馆成了我的第二处所;我开始了躲在图书馆的屋檐底下,读着电脑笔记的生涯。

过了二三小时,发现自己的眼睛有点酸,要落泪,因为没遵守每十五分钟要让眼睛休息的关系。闭上眼睛,视线从电脑荧幕移开,喝了些水继续。真喜欢这种就只需要把书读好的感觉,就什么也不需要烦。心里就只要需要呐喊“战门!”二字。

在大学,遇上了雅美同学。她问候道,好久不见了。我想了一想,怎么又好久不见了。还记得大前天,雅美也是这么问候的。但其实,这一次没有大前天的夸张,因为大大前天我们才在学校遇见。或许,大家都进入书本的世界太久,而忘记了时间。在书本里流浪,仿佛过了许久,但其实依然少于一日。

说句实话,考试的时候,自己说故事的欲望是最强大的。我有时候会自己想像成树下那说故事的老人。他,脸上画上了时间的轨迹,只手拿着个吹不完的烟蒂,娓娓道着故事。他多半的时间是在沉睡着,等待孩童上前摇醒他,要他说故事。

话说,上个假日,为了一个表演,就时常与学弟妹们混在一起练习。那时候,其中一位学妹的妹妹来此旅行,但因为姐姐得练习的关系,所以就坐在一旁看我们练习。我心想,没有参与,但却得看着一群人练习,应该会很闷,就冒冒然地走了前道:“你有没有考虑去city走走?”话出口后,我的第一个知觉是,糟糕,我好怪叔叔。第一次见面,就好像要拐带人家了,虽然本意就只是想说,若觉得闷,可以考虑去city做自己一个人的旅行。好不尴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