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4日星期四

摄影细胞作怪

迈入了相机坏后的第四周。一切很平常,就自己失去了相机的陪伴。会在路上停留的时间减少,但是手表上的秒针继续与时间赛跑。心里也已经有年尾买新相机的打算。

我曾经想过要尝试用记忆把自己看到的事拍下,但是完美主意的我却觉得,不管自己记得再多,有些细节是自己记不住的,也或则说会慢慢模糊。所以,就曾经考虑通过文字记载(毕竟自觉自己的文笔不错)。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发生了许多事,包括大考要降临了。但是,在这一切之前,我突然想尝试记录一件事,或则说尝试模糊地描述一下。也因为这样,我开始在记忆仓库搜寻最值得拍下的画面。

我想,那应该是两星期前去沙滩要归家的那一幕。那时侯的天空是什么颜色,我已经忘了。那时侯,我正站着,等着朋友紫萤拍着拖鞋,让沙子滑落。同时,紫萤的房友晓双也站在不远处等着。

我闲着无聊,看着自己要离开的沙滩,想起小学时候时常写的“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踏上归家之途”的名句。不自觉地,我望向遥远的太阳,而这方向正好是紫莹的方向。而就在紫莹的左手边,我的右手边,有着一男一女,坐在绿草上,悠闲地聊着、喝着、吃着。画面就充满了来沙滩度假,享受,从忙碌城市生活逃出来的味道,好不幽美。

此时,或许是因为自己摄影细胞的作怪,我临空开始联想,我会如何拍下这个画面。我想,我应该会把两个画面同时拍在同一张,若采用rule of third,左手边的焦点就是一女孩正敲着鞋子准备离开,右手边则是两个人欢喜地在草上享受着。我暗想,多强烈对持的画面,应该会很有不错的效果,但也有可能不,毕竟装进我脑袋的都是艺术,但是从我按下快门拍出来的未必就有那份感觉。

不久,紫莹穿上鞋子,走了上来。同时等着的晓双就开玩笑地说,我含情脉脉地等着紫莹。顿时,我哑口无言,摇了摇头,浅笑,无奈。

写到这,重读,才发现,我仿佛已经写了一段蛮漫长的故事,但其实一切就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发生完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