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星期日

归家

昨日,哥哥对我说,医生说妈妈消瘦了许多,若持续这样,得验血做个体检。我点了点头。我知道,在妈妈心目中,我不算是个乖孩子,有时候叛逆得很。

今年年尾不回家的事情真令我难以释怀,真担心自己在家人的生命缺席得太久,或者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件,而在国外的自己并不知情,也或则知情了,我也无能为力,就像妈妈日益消瘦的事一样。

心里明白,我们长大的时候,父母亲也同时老了。人生离不开生老病死,但是我很害怕、担心犹如蜡烛上的火般脆弱的生命。对将来,我担心自己过于忙于事业成了个不孝子,担心自己将来有可能有心无力去尽孝。

在前几星期的朋友聚会中,一群顶着到国外求学的游子聚在一起。偶然在谈话中提到年尾回家的事情,室友维敏说,他问母亲,今年需不需要回家。他的母亲回他,若能,回家一个星期也好。听到的时候,我有点动容。我反思自己,孩子考量的是机票是否值回回家的价钱,若回家的时间过短,会不会就过于浪费金钱,但却因此而往往忽略了母亲盼着游子归来的心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