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8日星期六

我害怕

昨夜,和妈妈视频聊天。妈妈什么也没有提,就只是问在澳洲的我过得怎样。我说,还好。关了视频后,从哥哥那里得知妈妈有可能患上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十月五日的时候会看专科。

不久后,视频铃声又再次响起。一见面,妈妈就问我,哥哥告诉我了什么。我还未说上话,妈妈已经接道,没有事的啦,你说你看妈妈哪里有瘦下来,和去年你回家的时候,不是一样好好的吗?我不知道,答不上话。

她接着说道,真的没事情的,婆婆不是患上糖尿病,吃了药也就没事,你妈妈我就只是甲状腺肿了点,吃了药也就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依旧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血液检查报告提出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的可能性,而消瘦是其中一个症状。

身为妈妈的儿子,我真的空懂一些医学知识,但是没有一点是派得上用场的。小时候,妈妈就这样牵着我长大。小学时候的我就很胆小,记得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朋友就会对着我说,是不是回家的时候要告诉妈妈,然后她来学校警告我们。那时侯的我,暗地里做了第一次背叛(虽然说不上),自己一个人把不开心的事情深埋在心里,想学会勇敢面对自己孤单一个人该走的路,不再哭哭啼啼地投诉给妈妈听。长大后,才发现自己依旧很害怕,从来就没真正勇敢过,就只是假装自己坚强,把自己掩饰到更好。

昨夜,妈妈问我,为什么就不曾把自己拍的照片给她看。我顿时不懂得回答。我也不知道,同是妈妈的儿子,哥哥热爱炫耀的个性就没有在我这里。我就只是默默地做着,若没人知道,我也不喜欢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自己害羞的个性,导致了沉默,虽然自己有说话的欲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