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7 August 2013

三个字

偶然路过《花是爱》第五集的视频。从开始到结束,我一直听着,听着什么叫“我爱你”。以下就是男主角与前女友们的经典对话(07:01至09:03)。



曾听过这么一句话——我爱你,三个字,只需要三秒来说,三小时去解释,但却要一生去证明。

说句实话,电视剧的爱情骗子是否真的存在,我并不知道。不否认,这一路来,看过朋友从单身走到在一起,也有些在一起的后来分了。但是,话说回来,爱情电视剧是否把爱一个人升华到一个神圣的地位,令这三个字变到沉重。若无法保证永远,就不该说“我爱你”。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肯定一段爱情是永恒的。

在不否认爱情是难以永久的同时,我却中了电视爱情剧的病毒太深,所以执著于爱一个人,就得爱一个人永远。但是,什么叫爱,又有谁能说清楚,又有谁能不经历过却知道什么叫作爱呢?若爱情是感性的,那么我站在理智的极端;爱一个人永远,就包括我觉得自己会愿意给一个人永远的幸福,若无法,就不许下承诺,就不随口说爱一个人。所以,我应该注定永远单身。

后记:不知觉地想起室友诗盈前些日子对我说的话:你的人生有这么多原则要遵守,难道你不累吗?突然之间,我觉得累了,他没说,我还真的没想过累这回事。

Friday, 23 August 2013

定位

人生在某一个阶段,总离不开问自己,到底自己是谁,自己是个怎样的人,而别人是如何看待自己。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两个已经过去,所以青少年也不得不正视这问题。许多人会想回到过去,但这并不代表过去比较美丽,就只是那时侯的自己比较无忧,无需要为将来路担忧。

不瞒你说,我是谁,这个问题,我已经重复思考许多次。一遍,又一遍地,我定位着自己。这有点像中学的时候,我有时候会傻傻地问自己,自己喜欢那位女生吗一样。思绪在大脑中开战,最后发出一个简单的结论。我喜欢结论,因为如此,我就有一个明确的方向,无需要挣扎。

我的结论是我是我(毕竟我不想承认自己是平凡的)。我用自己的文字来歌颂着自己的生命。我无须顾忌别人,就只需要活出自己。我不算是个好人,所以无需要做齐每一件善事;但我也不算是个坏人,所以不做违背良心的事。

前些日子,我为自己的梦想作了个小小的定位。这定位,不大,就小小的。

我,不特别,但也不平凡。
想成为作家,自爽式的那种;

想成为摄影师,自由式的那种;

想成为药剂师,尽全力的那种。

但是,目前为止,我就只需要把书读好。

Wednesday, 21 August 2013

《Count On Me》——Bruno Mars



听着这首歌的时候,我不禁希望自己能有这么一位朋友:当我在大海中迷路,他就航海到世界各地去寻找我;当我在黑暗中看不见光明,他就化成灯光引领我。说到底,不管自己再坚强,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落脚处,一个自己可以依靠的地方。

Tuesday, 20 August 2013

第一次滑雪

前天,和朋友去了趟Mount Buller,完成了人生的某项的第一次。是的,终于在人生经历中多写了这么一项项目——滑雪。但这也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白雪纷飞,树枝被染上白雪的壮大景观。没想到,小时候的幻想变成了现实人生的一部分。在大雪中说话,冒白烟的情景,真的是存在的。




回家的路程中,我想着滑雪这回事。犹记得小学年代,电脑内有一个很无聊的滑雪游戏。游戏剧情就是你盲目无标地滑着、滑着,然后半路会突然杀出一只将你吃掉的北极熊。


我这第一次的滑雪经验,并没引到北极熊,有点可惜。但是,我却仿佛再次遇见那好久不见的坚持。基于明白能力不强,我用了所有时间去搞清楚教练指导的入门停止步划。途中,跌倒的次数可说是多过那五根手指头,也有点五花八门,但是,每一次的失败并没令我有丝毫畏惧后退的念头(毕竟并不怎么痛)。堆满脑子的想法不外是不是这样的,若不是这样,他要我做的是什么,我继续探讨其窍门。最后,我总算成功地办到几次。

但是,四小时的滑雪时间真的不够。我下次会再去挑战的!

后记:情况再这么糟,也比不上放弃,但愿共勉之。

Sunday, 11 August 2013

《当我想你的时候》——汪峰



偶然的机会下,听到了这首歌,也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他那沉沉伤感的声音听起来顺耳,也特别入味。

看了看歌词,我不禁赞叹,它如诗如画。我想若有一天,我能写到这程度,我想那已足够。

希望你也会喜欢上这首歌。谢谢!

Tuesday, 6 August 2013

毛毛雨

从校门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黑,下着毛毛雨,我,身心疲累。但,倍感温馨的是,我有了第一次被等待的感动。我新买的自行车立在路旁,守候着我。它一身湿淋淋的。老铁马,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