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1日星期六

回忆

我知道,自己不是妈妈心中的乖孩子。
我知道,妈妈一直都很担心我过得好吗。
我知道,妈妈只希望我平安快乐。

小学时,我从家上学的路,都得经过一条有着许多野狗的路。我很害怕,很害怕被它们咬。犹记得有一次,我被一只野狗追。记忆清晰到有点可怕。那时侯,我拼命地跑,那野狗拼命地追,直到我跑到妈妈的跟前。妈妈喝了一声,那野狗才狼狈而逃。那时侯的我,躲在妈妈身后。心中只有害怕。野狗逃远了,妈妈转过头,叫我不要害怕,喝点水镇定下来。妈妈说,看到野狗,不要害怕,你可以假装弯下腰拾石子丢它,它就会跑掉。但是,我依旧害怕。再过后,妈妈做了几根木棍给我们兄弟。她说,你们可以用这些木棍吓走野狗。我依然记得,那木棍有扫帚的棍子般粗。但是,每一次经过那些危险地带(那些野狗出没的地方),她总是一个人,推着沉重的自行车(自行车上有我们兄弟的书包,而且书包可不是一般的重,毕竟那时侯的我所有的课本作业都带。),站在最前线与恶狗僵持,直到我们安全离开。好几次听到野狗声逼近(正确来说,那些大胆的野狗冲了过来),妈妈叫我们先走,自己一个人留下。现在,想起,我真的有点不孝。

上个假期,我在家的时候,妈妈说她要去买东西,要我陪同她去。我表示不要,虽然自己闲着没事做。但是,最后,我妥协了,陪同她去买。来到了店口,我指着妈妈要买的东西,说道,应该是这个。妈妈不曾买过,看着我,希望我知道答案。但是,我也不曾买过。她说,东西上面写什么,她不会看。我简单地解释了一番。第一次,我感受到自己离妈妈很远,我从来就不曾考虑过她不懂马来语的处境。还记得小时候,时常听妈妈说,书念好来,将来长大后,懂得看路牌,要去哪里都可以。是的,要去哪里都可以。

从国外回到家,妈妈问我,我有什么想吃的。我说,我想吃伊面。其实,伊面好吃是好吃,但是我之所以特别喜欢,是因为它在我心中是妈妈的菜肴。从我很小,很小的记忆,我们一家人就和婆婆住在一起。大部分的菜都是由婆婆炒。初一十五的时候,婆婆吃素没炒菜,妈妈许多时候就会煮伊面。我记得,妈妈说她比较喜欢比较硬的伊面,但我个人就比较喜欢吃软的。上个假期回家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其实,婆婆妈妈他们都没特别喜欢吃番茄包菜,就只是小孩子的我们喜欢。我两次从澳洲回到大马的时候,哥哥都在遥远的英国上课,所以就只剩下弟弟和我吃那一盘的番茄包菜。

写着,写着,眼泪滑下,鼻涕溜了下来,就像今年出国的前一晚。一个人在安静的走廊,想起过去的种种,也就不禁哭了。我不禁想自嘲,从来就不知道自己如此感性。

祝天下的母亲,母亲节快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