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8 May 2013

后记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里的文章有了后记,虽然不是每一篇。有时候,写后记是因为想写为什么想写的原由。而有些时候,是因为突然在写着的时候来了一个强烈的想法。最恐怖是,我会觉得后记有时候才是主角,之前的都只是小角色。

今天,和朋友闲聊着,不禁提到朋友名字的“茹”字。我问,什么茹?她说,一个草字头,下面一个如果的“如”。我说,好像蘑菇的“菇”。长了这么大,我倒真的是不识这个“茹”字,什么意思,到底又与什么字配词。另一个友人插嘴道,叫我不要假假,说我的华语很好,而且有在更新部落格。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辩也不是,不辩也不是,只好任时间从眼前路过,无声无息。

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该,我的华语水准就只有小学毕业程度。小学毕业后,我鲜少认识生字。我知道,这么说,就好像在说我小学时就认识很多字。但其实,当你读完这篇文章,你大概没有一个字是需要翻开字典的吧!结论是我懂得用的字都不深。但是,你可以选择不相信。



曾经有一段珍贵的爱情摆在我眼前,但是我没有好好地去珍惜,知道失去了后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次从来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得要在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不可,那么,我希望是......一万年!­!!
(摘自周星驰《《西游记大結局之仙履奇缘》)

周星驰的电影给我的印象就是搞笑和幽默。但是,他今年年首推出的电影《西游‧降魔篇》却给我全新的感觉。续之前爱你一万年的经典爱情名句,这部电影完全升华了爱的定义。

当然,最令我赞叹的是它成功保存一些西游记的因素,但也成功给予些原著没有的新元素——爱。故事中,年青时代的唐三藏因为过于执著自己只能有大爱拯救苍生,而三翻四次地拒绝降魔女侠段小姐的示爱。戏中有这么一幕:

师父问三藏:“你对男女之间的事有什么看法?”

三藏答:“男女之间的爱是小爱,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是为世间的大爱而修行的。”

师父握着鹅腿儿,问道:“想吃吗?”

三藏答:“我不想。”

看到师父咬了两口鹅肉,三藏说:“师父,你这么好像不是很好,这是有违清规的。”

师父答:“我心中没有鹅腿儿,吃了都无所谓;你心里面想吃,但是嘴巴却说不想,你就是差了这么一点点。”

直到段小姐临死前,三藏才能倘然面对。

用着最后几口气,段小姐说道:“你又被我抓到了。还不承认你爱我吗?”

三藏答道:“我爱你。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问道:“有几爱?”

三藏答道:“很爱,我没试过有一日不想念你的。”

段小姐问道:“爱多久了?”

三藏答道:“一千年,一万年。”

段小姐说道:“一万年太久了,爱我现在。”

三藏抱起死掉的段小姐,哭着。

在故事的结束:

师父问道:“玄奘,你如今对大爱,小爱,男女之爱又有什么看法呢?”

三藏说道:“男女之爱也包含在所谓的大爱之内。众生之爱皆善,没大小之分。有过痛苦,才知道众生真正的痛苦;有过执著,才能放下执著;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后记:心,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是心型的。但其实,每天给予我们生命,让我们继续活着的心却不是如此。

注:蓝色字幕的对话摘自周星驰《西游‧降魔篇》。

Monday, 27 May 2013

记录

写部落格像写一篇公开日记。我有时候会想,是否该把这里封印起来,任自己一个人独自放肆,就像最初的时候。或许,你不认识我,不知道这里的历史,就只是刚巧路过。对了,我相信巧合。

在这部落格起步的时候,我没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最亲的家人。我就只是默默地写着。说不上原因,我不想和朋友如此介绍自己:我是个博客(除非那天突然闲聊到我最近在做什么,我才会谈起我有写部落格的事。)

我不认为自己是个低调的家伙,但是写部落格并不是件可以令自己很骄傲的事。部落格,谁想写都可以写,甚至你想开一百个也行。而你是否能坚持下去,则是另一回事。

我会坚持写着,是因为两年前一位好朋友政达的一席话。他说:“你是一个很好的笔者,我一读就无法停止,好像戏剧。”那时侯,我开心到不得了。但我不否认,那可能是他的是客套话,但既是如此,那又怎样。那一刻,我认定那就是我将来要追求的目标;不管用什么方式呈献,我想让人有想读下去的冲动和喜悦。

日子一天天过去,部落格的帖子越来越多,但是它依然只是在大海中的一粒沙,并不起眼。我想分享给这世界的东西太多,想让大家认识我文字的欲望太大。我想让更多人在这里逗留。但是,我凭什么?

如今,我写了接近三年,但还未找到满意的答案。

后记:这算是这部落格的历史记录吗?多年后,看回这篇旧作的我又会有什么感想?

Friday, 24 May 2013

教育

能来到国外深学,是一件我觉得很幸运的事。前几天,和朋友谈到送孩子出国的事。我们都知道送孩子出国是一件开支很大的工程,父母辛辛苦苦的积蓄在短短的四年间用尽。但是,大学毕业后的我们也不见得比别人好多少。在国内大学毕业,在国外大学毕业,分别并不多。或许,当中的差别就只是人所说的人生经验吧!

辛苦地读出一个学士,前途依然渺茫,渺茫到有时候觉得投资进大学的钱真的太难回本了。一友人就说,将来若我的孩子没有像我一样拿到奖学金出国,我肯定就不可能保送他出国。我点了点头,我不是不明白药剂师并不是个赚许多钱的职业,但是我并不如此悲观。

我说,若孩子想要出国深造,我会考虑送他出国读书的。我联想到我的家训——一生人就只有一次读书机会。我希望他可以和我一样有这个机会,虽然现实说这有点遥遥无期。想想,梦想并不能当饭吃的。

一朋友问,若孩子的学业成绩不好呢?我顿了顿道,若有经济能力,我还是会送的,但前提是他想读。中学的时候,曾问过婆婆,弟弟妹妹成绩不好怎么办。她说,倘若他们想读书,我没有理由阻止他们,肯定让他们去读大学的。

因为生于一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婆婆接受到教育不多。她没上过学,不识字,但却有着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观念。身为孙子的我不禁想向她看齐。不是说,出国读书就比别人厉害,但是若经济能力允许,我还是想送我孩子出国深造,或则至少在国内完成他的学士。

哪怕是回不了本的交易,但还是想给予最好的。

后记:突然想到去年回到家,婆婆说过的一席话。她说,人是一天天进步的。以前,经济能力不好,炒菜只用蒜头;经济能力好一点,开始用江鱼仔,过后,才升到用虾米,再后来,猪肉,和最后才用虾。如今,开支比之前大了点,钱得省着用,所以又得回到了用江鱼仔的时代,重新爬起。

Monday, 20 May 2013

好与坏

做任何事前,先要有目标,然后才勇往直前。

一直以来,我觉得读书的目标是考好成绩。但是,这个目标并不明确。为什么,你问。理由很简单,我并没有说明什么是好成绩。前阵子,我学了些理论学。打个比方说,你决定买一台RM780的手机。过后,在电话店里,你看见一台更好的手机,价钱只是多了RM40(=RM820)。你问自己,RM40多吗?你很可能会觉得RM40并不多,毕竟这台手机会陪你好一阵子。你看了又看,发现了台更好的RM890的手机。RM70多吗?还好,也只不过是总数的十巴仙而已。接下来,你又看到RM950、RM1000等更贵的手机。或许,你就这样买了台比原本计划贵许多的手机了。

所以,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从原本想买的RM780手机,你会不知觉地考虑购买RM890或更贵的手机?原因很简单,如好成绩一样,贵是个很模糊的形容词。倘若你一早就决定RM800以上的电话就是贵的电话,那么你根本就不会考虑价钱RM800以上的手机了。但是,在以上的例子,他并没有清楚给贵一个定义。

结语:回到今天的主题,好成绩。倘若你一早就说好好成绩是八十分或以上,而你刚好拿到,当你看到朋友都拿到一百分,你也不会那么难过。所以,在前进前,要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目标。

Saturday, 18 May 2013

今天的心情很烦。烦些什么?我不知道,但就是很烦。倘若中学作文如此写的话,肯定被华语老师用红笔圈起来。但是,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并不了解自己的向往。还记得上次去沙雕展览后,一起去看沙雕展览的朋友问我道:“觉得今天过得充实吗?”我摇了摇头,表示并不充实。对自己的答案,我也有点不明白。或许,我觉得自己可以做更多事,过得更加充实。

其实,“不知道”的状态出现在我身上。中四的时候,哥哥曾有段时期教我数学。但是,听完他的讲解,我依然搞不懂一些事。哥哥问我,明白吗。我说,不明白。他问,不明白什么。我答,不知道。他又讲解了一遍,但是我依然觉得缺少了些什么,但就是不知道什么。倘若一个学问有十窍,那么我通了九窍,差就差那顿悟的临门一脚。他说,在学习这回事,问题不在于你有东西不明白,而在于你不知道自己不明白什么。

多年后,想起这回事,原来我还是老样子,依然搞不清自己,要什么,想什么,烦什么。

备注:
今天看到《第12屆花蹤文學獎》的新闻,自己不禁停下细读(虽然自己并没有投稿参赛)。文中提到星洲媒体集团总编辑萧依釗说:“现代年轻人花费大量时间在网路和社交媒体上。许多教育家及社会学者认为,社交媒体和网路的文字没有素质,甚至粗俗荒诞,必然会影响年轻人的文学创作能力。教师们也慨嘆,现在很多中学生和大学生的作文不成章法,有的学生甚至写不出文法正确的完整句子。”读后,我不禁警惕自己,要保持博文的素质,可别写到文法不通。

Thursday, 16 May 2013

快三年了

一天天过去,每一天,一早起身,从惺忪的被窝踏出最艰难的一步,开始全新的一天。曾想过写一部作品,一天就只写一句,隔天继续接着写下去,但也就是那么一句。突然想自己的作品会不会就这样过期,该不该加上防腐剂?

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加入部落的世界,什么都很好奇,什么都尝试。中学的时候,还会尝试些自己觉得超酷,超自我的写法。但是,一日接着一日的更新,加上时间不多的压力,自己逐渐有了固定的写风,许多时候就只是匆忙地把想到的记下。但是往往,依旧写到夜已深,众人已睡,自己依旧对着电脑。

再一个月的时间,这个部落格就三岁了。心里不禁觉得自己很厉害,但是自己却不敢扬言说,自己会继续经营下去,直到永远。人,总会有累倒的一天。所以,就只能说过一年算一年。希望明年还会有机会告诉大家,我这部落格快要四岁的事。

后记:渐渐,失去了当初更新的热血,慢慢地堕落现实忙碌的生活。明明知道自己就只需要在电脑前随笔半小时,一部小品就诞生。但是,这仿佛太过不负责,多产与品质成了强烈的对比。想得越来越清晰,知道自己希望每一个帖子都可以登在自己精选的行列,但是感觉上,素质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难道是自己江郎才尽了吗?但愿不是。

Wednesday, 15 May 2013

喜欢一个人

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思考。

喜欢一个人,听起来就怪怪的,还以为自己发花痴了。

但既是如此,最好的打算就是让你最后一位知道。

水依旧是水,路依旧是路,一切平凡地美丽。

只希望有一天,谎言会被拆穿,自己会软弱地倒下。

后记:写这的时候,一直担心这仿佛有点滥竽充数,但其实,自己本想呈献另一种含羞的写法。谢谢!

投钱币

已经到了月中,但是自己依旧还没有找回写的动力。有时候是因为太忙,也有时候是因为太懒,还有些时候就是因为想不到美妙的灵感。偶然间,看到一个号召,说要五十个喜欢,他就会去开始放上小说。或许这是为了让自己知道有人在关注,有人在追踪,自己不禁潜意识地开始努力更新,直到故事结束。

若是我做这个号召,我会写,倘若这个博文在今天内没有五千个喜欢,我就继续更新部落格。同样的目的,但不同的作风。

其实,会有这种想法,或许是因为我不喜欢失去掌控权的个性所致。不禁想起《蝙蝠侠:黑暗骑士》的哈维。戏中,哈维总是喜欢用投钱币的动作来决定事情。这个动作看似把命运交给上天决定。但其实,钱币两面的花纹都是一样的。而我应该也算是这么样的一个人吧!

话说回来,那个说要五十个喜欢的号召,其实也不算上是听天由命,毕竟没有写上时间限制。即使一年后,方有五十个喜欢,他也可以很理直气壮地放上小说。但可惜,我受不了这种等待的煎熬。

Saturday, 11 May 2013

回忆

我知道,自己不是妈妈心中的乖孩子。
我知道,妈妈一直都很担心我过得好吗。
我知道,妈妈只希望我平安快乐。

小学时,我从家上学的路,都得经过一条有着许多野狗的路。我很害怕,很害怕被它们咬。犹记得有一次,我被一只野狗追。记忆清晰到有点可怕。那时侯,我拼命地跑,那野狗拼命地追,直到我跑到妈妈的跟前。妈妈喝了一声,那野狗才狼狈而逃。那时侯的我,躲在妈妈身后。心中只有害怕。野狗逃远了,妈妈转过头,叫我不要害怕,喝点水镇定下来。妈妈说,看到野狗,不要害怕,你可以假装弯下腰拾石子丢它,它就会跑掉。但是,我依旧害怕。再过后,妈妈做了几根木棍给我们兄弟。她说,你们可以用这些木棍吓走野狗。我依然记得,那木棍有扫帚的棍子般粗。但是,每一次经过那些危险地带(那些野狗出没的地方),她总是一个人,推着沉重的自行车(自行车上有我们兄弟的书包,而且书包可不是一般的重,毕竟那时侯的我所有的课本作业都带。),站在最前线与恶狗僵持,直到我们安全离开。好几次听到野狗声逼近(正确来说,那些大胆的野狗冲了过来),妈妈叫我们先走,自己一个人留下。现在,想起,我真的有点不孝。

上个假期,我在家的时候,妈妈说她要去买东西,要我陪同她去。我表示不要,虽然自己闲着没事做。但是,最后,我妥协了,陪同她去买。来到了店口,我指着妈妈要买的东西,说道,应该是这个。妈妈不曾买过,看着我,希望我知道答案。但是,我也不曾买过。她说,东西上面写什么,她不会看。我简单地解释了一番。第一次,我感受到自己离妈妈很远,我从来就不曾考虑过她不懂马来语的处境。还记得小时候,时常听妈妈说,书念好来,将来长大后,懂得看路牌,要去哪里都可以。是的,要去哪里都可以。

从国外回到家,妈妈问我,我有什么想吃的。我说,我想吃伊面。其实,伊面好吃是好吃,但是我之所以特别喜欢,是因为它在我心中是妈妈的菜肴。从我很小,很小的记忆,我们一家人就和婆婆住在一起。大部分的菜都是由婆婆炒。初一十五的时候,婆婆吃素没炒菜,妈妈许多时候就会煮伊面。我记得,妈妈说她比较喜欢比较硬的伊面,但我个人就比较喜欢吃软的。上个假期回家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其实,婆婆妈妈他们都没特别喜欢吃番茄包菜,就只是小孩子的我们喜欢。我两次从澳洲回到大马的时候,哥哥都在遥远的英国上课,所以就只剩下弟弟和我吃那一盘的番茄包菜。

写着,写着,眼泪滑下,鼻涕溜了下来,就像今年出国的前一晚。一个人在安静的走廊,想起过去的种种,也就不禁哭了。我不禁想自嘲,从来就不知道自己如此感性。

祝天下的母亲,母亲节快乐!

Friday, 3 May 2013

留下

不知道我是否曾说过,写在这里的每一篇,我都很喜欢。这喜欢的境界不是普通的那种,是很喜欢的那种。它们就像自己怀胎十月后的宝贝,而且,我是一篇接着一篇地喜欢着。

无聊的时候,会登入个人部落格,查看自己的脚迹。在文字之间,重新认识过去的自己,那时候的心灵领悟。我相信,这也是许多博客做的事。读者或许只读了作品一两遍,但是博客的我们却好像在很久以前就开始读这些作品了。每一次的启程,我都会接下去地读好了几篇才停止,但或许这是因为自恋的关系。

好,很好,最好,这些都是形容词,不一样的是程度。喜欢,很喜欢,超喜欢,也是同样道理。但是,这些形容词都得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倘若十岁的我可以像此时的我那么随心所欲地写,我可算是很厉害的。可惜,我并没有。好,这个程度,与写手的经历、岁数是有关系的。倘若十岁的我工整地写完一篇长篇小说,那么我是算有很天份的家伙。但是,十年后的我依然写出那时候程度的文章,那么我就只能算是平凡人一个,甚至令人失望。所以,这来到了我下一个要点:写作,在某个程度上,读者的心态是写手的写作能力是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有所前进。倘若你文章写了五年,那么你的写作能力也该进步了五年,而不是停滞在起端。

现在,夜深人静,本想听完这星期的最后一堂课,但是却不知怎么,突然有所思绪,而在这里断断续续地写着。这思绪,像条没有停止的河流,越流越远,最后流到我不知道的地方。

后记:起初,写这篇的时候,是想说,每一天的博文,就像留下过去的自己。但是,当我提到博文的时候,另一股强烈的感觉霸占了我的思绪,把我对自己博文的泛滥喜欢冲到极点。是的,还是想再自爽好一会儿。

创新的写法?

从中学到现在,我对中文语法还是有少许的执着。但是,这份执着,我尝试埋葬,埋葬到自己不想去提起的地步。每一个写手,都有自己的一个写风,或者是写作表达法式。有人的文字简而有力,也有人的文字细腻而不油腻,也有人的文字幽默而不粗俗。写下这几种写风,不禁暗笑,是的,这些都是我一直追寻的目标。

创新的写法,可以简单地被翻译成之前没有人写过的写法。但是,对这说法,我还是有所保留。我所喜欢的创新是建在语法基础之上,而不是杂乱无章的闭门写法。打个比方说,我不认同,标调符号的自我乱用是种创新写法。以下是我自己创造的超明显例子:

小学生,读书。是责任。小孩子,孝顺。这也是责任。

或者

小学生,读书,是责任,小孩子,孝顺,这也是责任。

当你读完后,你是否会想拍桌子,然后把椅子丢向笔者?倘若他是名作家,我会有这股冲动;但是倘若对方只是小学生,我会谅解地点点头,教导他标点符号的基础用法。(哈哈,在现实生活中,我是不会拍桌子,或丢椅子的,只是摇了摇头,只当作路过。)

一言以蔽之,创新并不代表与中文语法背道而驰。

后记:会这么写,是因为之前,自己曾说,创作,就是用自己想要表达的法式去写。但是,若真的什么都不理地去胡写,那么将会是语法灾难。再好的文章,读者也不想读完。

Wednesday, 1 May 2013

自己

五月到了。一个月过去了。人慢慢成长,慢慢改变,有时候是因为自己的意愿,有时候是因为环境。青少年是个自我定位的年龄,到底自己算什么,是什么?甚至看到朋友一个接着一个成双入对,也开始问自己,为什么怎么依然是孤身寡人,难道就这样孤独终老?我心灵上也有这两大风,一个叫顺风,另一个叫逆风。顺风说,去找个对象。逆风说,连什么叫爱都不知道,还谈什么感情?顺风说,不明白,才要去搞清楚。逆风说,一切随缘。虽然有时候还是想这些事,但是心里知道,这个时候真的还是不去想感情的事,我很想继续自由下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当然,我不是说,有伴侣的人就不自由。

自由,是个很难明白的事,就像我想像的世界。我可以告诉当中的一些事,但是你明白的可能,依然和我不一样。我告诉你,自由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一日,你看到我在图书馆埋头苦读,你或许问我,为什么整天读书,不如去外玩玩?但是,读书也算是某中的自由。如何说呢?读一些书,就像老人家说的,在金矿中挖宝,我觉得有机会读书是开心的事。每一个知识都为你打开一道你从来没进过的大门。

我们都很羡慕小孩,都说他们是最真实的,最不拐弯的。但其实,倘若一个成年人做事还是像小孩那么好玩,那么直接,你又有什么感想?会不会与朋友无聊的时候聊起他这“奇怪”的性格?这所谓的奇怪,其实并不算是奇怪,因为所谓的奇怪也只是从世俗眼光。身为大学生,学业算是最重要的事吧!拿到八十分,我有时候还是会不顾仪态地因为无法拿到满分而有所失望。朋友就说,你这样做是没有顾及别人的感受,那些考得比你差的该怎么办。但是,这就意味我不能感到失望吗?好成绩就不能不开心吗?我背后付出的努力又有多少人算进考量?

上星期,看了部短片,谈关于自己。自己有两个,一个是自己觉得的,一个是别人看到的。倘若你看过,你应该知道,那个自己觉得的比别人看到的丑陋许多。同样的是自己,但是却相差不少。所以,自己其实没有想像的糟糕。但是,自己也没自己想像的强大。是的,你或许说我这句话是前后对立的,但是事情本身就有这么般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