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4日星期四

梦想

字,写了多年,感动了自己无数次(毕竟自己很容易自爽),但是却一直只是个被漠视的路边小石头(虽然我一直认为我是那朵长在石头旁的鲜花)。

我辗转了好几夜,想象着成名的日子。但是,为了这一切可以顺利发生,我叹了叹口气,伸起我不争气的手指,逐一看了看,向面子书妹妹暂时挥别(平常,离开面子书几小时,我们俩就会有士别三日,刮目相待的错感)。

我想象自己是在荒凉野边的一只狼(但绝对不是色狼),身边包围了一群挨揍的家伙。我,冷汗也不多流(毕竟待会儿要流很多血),英姿翩翩地大喊道:“我要十个!”当然,我是背对着说的,我可不想他们来日找我寻仇。

一转身,就来个搞鬼无影腿,后再加上独门暗器锵锵废镖,但是敌手没有一个倒下。接下来迎来的打击可不在话下,敌手使出洪老前辈的亢龙有悔、西毒的蛤蟆神功、东邪的弹子神功、段誉的六脉神剑以及一堆我看不清的武功招数。但是,在这些重重打击下,我没有倒下。是的,我是个神话,而且是不倒的那种。在物理界就有这么一个说法,倘若从四方攻来的总力度方向值是零,那么我就没理由倒下,而这巧妙地发生了。

当我懊悔不已的时候,我用着自己所剩无几的气息道:“顺成叫我来的。”(说这的时候,为了营造超棒的画面效果,我吐了不少番茄酱。)

只隐约听到那刚使出罗汉拳的老兄大喊道:“怎么又是那怪咖?!”

我终于倒下了,而且为了英雄历史的这一刻,我练习了无数次的微笑终于派上用场。一言以蔽之,我微笑似地倒下。倒在地上,喘了喘几口气,狠狠地骂了一句:“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凉风习习吹过我体无完肤的身躯,感受到身心疲累,我看来得修养几年才能出山,轰动江湖了。挨揍的人群,不,揍我的人群,慢慢散去。一位老者蹲了下来,说道:“少年,还好吗?” 输人不输阵,我使出毕生连学都没学过的绵绵拳。当然,那拳没击到老者。老者笑了笑,留下一本书,转身离开。

那本书的名字叫“梦想”,而那老人叫时间,而我就是你。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