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8 April 2013

选择

人生其实真的是一个选择。有些朋友做工,有些朋友找着,还有些像我无业。任何选择都有所谓的得与失,总不能鱼与熊掌兼收。

打工的人有很多钱,但是也比较没时间。虽然一星期工作十小时而已,但是结果不是只少了别人十小时,因为他们需要时间补足精力。

没打工的人有的就是时间,可以无聊地跑去散步,睡到很迟,但是钱与工作经验就比别人少。缺乏工作经验是件坏事。

所以,上大学时候是否该打工?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像中学生是否该谈恋爱一样,有好有坏。

为什么我还没去找工(毕竟工作是不会跑上门来的)?原因有三吧:第一,将来你还怕没得工作吗?;第二,你不够钱用吗?;第三,课业越来越繁重,我想明白我学的东西,而不是为了应付考试。三个答案结束,每个都可算是借口吧!目前,我依然不清楚,或许等到我没东西做的时候才重新考虑这个决定,毕竟最近过得蛮充实的。

Wednesday, 24 April 2013

枪手

瞄准,发射,击中,没有丝毫犹豫。这应该就是神枪手的定义。

很抱歉的,我是个枪手,但不是神。

曾想象过,子弹脱离出枪子的冒出小小烟火,但是却不曾在实战注意。

在繁繁的子弹中,一场战斗结束,而脑细胞死伤无数。

后记:适逢考试周期,脑袋又开始胡思乱想,这次飞到的是“神枪手”镜头。会如此想,是因为突然觉得在考场上,我们都是枪手,而且是站在决一死战的地盘上,若没有击倒对方,那么,我们就会被对方击倒。=)

考试结束

考试结束,脑袋之前装得满满的知识就好像在刚才考试的一霎那中流失到一滴也没剩下。内心洋溢着自由的快乐气息。这个时候,什么都不想做,就只想看着时间路人慢慢路过。和朋友乱说话一番,真的很享受闲到没事做的时光。

考试考到越多,对成绩的感觉上越是麻木。本来什么都想考赢人,但是现在明白了自己的实力,就开始不再执着于这些,只想快快乐乐地度过每一天。成绩只要拿到还好,不太差,那就好了,够了。

写这的时候,突然想起中学的作文题目——考试前后。那时候的我该不会如此形容考试后的心情吧!

Sunday, 21 April 2013

悄悄来更新

已经两日,我没来更新,真的有点抱歉。但是,考试的压力真的是很恐怖,恐怖到我读了一整天的书,还自觉不够。但是,在黑夜慢慢冷清的时候,我想到了这里,想起了我这独奏的地方。累着身子,走出满堆的笔记,握着不多的时间,我坚持来到这里更新。

一提又提,你大概已经知道,有这么两科的小考在时间的隧道向我挥手。我也没忘了这个约定,把自己完全投入准备功夫,直到差点就想草率地写下这篇。但是,最后,我还是决定不那么做,决定把最好的自己留下。写着写着,空气泛起微笑的气息,内心满足到像刚吃了个很甜很甜的西瓜。

心里明白,过了这累人的考试周,美丽的四天假期就在彼岸等待着我。是的,假期,想到这一点,真的可以令人兴奋好一阵子,一切的疲劳就一时间消失。但是,看了看桌上未更新的笔记,我摇了摇头,心不情愿地说:“天呀!因为这两星期的考试,我把所有笔记的整理都搁了下来,考试结束后得好好补救。”

其实,我蛮喜欢小考的,至少会令我把自己该学期的东西用心记下来,不然我总是到了最后关头,才给自己一个满汉全席,从头读到脚趾头。这绝对是更加恐怖的。想象一学期的知识就在短短的几天贯穿你脑袋的每一个入口与出口。

其实,不只是我们,学长学弟们也都在战门着。前几天,听到学长的小考延迟了,我心里浮现了两个极端的想法;一边说,有更多的时间去准备,另一边感叹地道,又得继续熬夜读书。心想,我还是选择短痛不如长痛好了。

好吧,今天就更新到这里,谢谢阅读。

Wednesday, 17 April 2013

习惯

朋友慧诗说,一件事只需要连续重复七十天,那么久而久之,它就会成为习惯。

说也奇怪,我开始觉得自己写部落格也是这么一回事。不管自己有多少东西未完成,有多少东西在赶着做,我总会抽出时间来这里更新。一天下来,发现自己未来更新,就觉得缺少什么,甚至这挫折感竟敢比没写日记还来得强烈。

就只是想说:没想到,从开始,要在自己一个月平均写一篇博文,已经变成了习惯。

Sunday, 14 April 2013

《洗衣机》——五月天



父母对我们的恩情如海如高山,但是却一直像方便的洗衣机被遗忘。

歌中,故事说孩子一直以为妈妈是用洗衣机不断的旋转来把他们的衣服洗干净。但是,一天,想帮忙洗衣的时候,孩子才发现洗衣机一早就坏了,而这一直旋转的洗衣机其实是一直没有怨言的妈妈。

歌结束的时候,有这么一段字幕:

也许,我从来不是一个好孩子,
也许,我管不住自己的叛逆,
也许,我从来没有让你满意,
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

多余的,我就不说,你明白的。

Saturday, 13 April 2013

失落的感觉

我的室友维敏是个很幸运的家伙。到底有多幸运呢?我也很难说清楚;大部分的幸运抽奖,他都会抽到东西。今天,我们俩一起出发,去一个活动,里面最吸引我们的一环是幸运抽奖,有免费戏票、购物卡和ipad mini。

活动进行到一半,其他有来到的朋友都陆续离开,包括我。离开的时候,我心里祈祷我们所有人的票中有会中奖的,毕竟他一个人决定留下来等待结果。

他回到家,告诉我,他抽到ipad mini(若我没记错,那是他自己的票,不是别人的,所以简直是太幸运了。)。我的心一时间失落。这失落感这就好像《Three Idiots》电影一样;当你以为朋友不及格,你会很伤心;当你知道朋友拿到第一名,你会更伤心。

但是,反过来想想,我的室友抽到奖,我应该替他高兴,更何况他是个乐意分享的人。=)

Friday, 12 April 2013

随便废话

已经有一阵子没来更新了。一切安好?

写到这,不禁联想到以前读过的一席话。虽然说不上有无敌好的记忆,但是总有些时候会触景想到过去。我联想到的是钟敬贺《爱情课本》的一个部分,里面大概是说:

倘若你喜欢一个人,那么就时不时地发空白信息给他。说不定有一天,他奇怪了,问你怎么了。那么,你就说,我以为空气可以把我的思念带到你的身边。

好文艺的一段笑话。但是,空白信息也说不定,就只是误按到手机键盘造成的结果,所以别太早自我暗爽。

进了大三,课业蛮忙的,抽离读书世界都有大大的罪恶感。但是,我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越是压力越没有心情(除了最后关头),越没有心情越不想去做。虽说这样,我并没有赶不上教程,就只是还未好好准备下星期的两个小考。但是,看到部落格被废置了几天,生了许多杂草,我不禁想来清理一下。

有时候,很羡慕别人,为什么一个文章写了下来,一千字是少不了的,但是我就好像在写摘录要点,长气不起来。但是,想到这,我就知道人很搞笑,写短的想写长,写长的想写短。但是,长短又能怎样,或许这是因为我们常说的如果想像;如果我XXX,那么XXX。

其实,在写这的时候,我没有犹豫。连标题,我也是很个性地写“随便废话”,毕竟我不想制造假想。我就是我,有时候就是会对荧幕唠叨,想不到题材的时候,我就随便写。但是,有人会说,倘若没有东西写,就不要勉强自己去写。而我也解释了许多遍,我并没有勉强自己,我之所以把它写下来,不是因为没有东西写,就只是单纯地想记载生命。我这个人喜欢随地拍照,但只喜欢上载漂亮的一面。但是,现实不是上载照片可以诉说的。旅行上载的图片,我们不会放海滩上的垃圾,路上的满地落叶,吃饭吃到满桌的肮脏桌子,在车上无聊透底的自己。但是,我们就能否定这些的存在吗?

谢谢!

Sunday, 7 April 2013

掏空自己

写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个洋葱,一层又一层地被剥开。写到最后,你会发现我其实是空心的。有点好笑,我会这么地想自己。

其实,每一次写完一博文的时候,我会想自己是否该停笔了。我已经好久,好久没突破自己。曾经觉得自己超厉害的感觉,慢慢步向乞讨别人的肯定。

犹记得好几次,我说,等到自己突破个人能力之前,我会暂时停笔。但是,停笔的时候,我的心思,我的手,都按耐不住写的热情,继续厚着脸皮地写下去。或许,我本身选择了写作,而且已经到了欲罢不能的境界。

是非成败转头空,所以,我不想想太多,就继续想写地写下去,直到自己完全被掏空。

Friday, 5 April 2013

《人要恒持当下这一刻》——郭柏均



《人要恒持当下这一刻》是今年我去墨尔本慈青生活营的营歌。自觉,这是一首很有意思的歌,所以想分享到这里来。

在我们的人生里,有多少梦想是突然冲进心头,但是过后自己却慢慢遗忘。所以,若要追求梦想,就得恒持当下的这一刻,让那股热血继续翻浪。

废话不多说,就让你好好细嚼这首歌吧!谢谢!

Thursday, 4 April 2013

梦想

字,写了多年,感动了自己无数次(毕竟自己很容易自爽),但是却一直只是个被漠视的路边小石头(虽然我一直认为我是那朵长在石头旁的鲜花)。

我辗转了好几夜,想象着成名的日子。但是,为了这一切可以顺利发生,我叹了叹口气,伸起我不争气的手指,逐一看了看,向面子书妹妹暂时挥别(平常,离开面子书几小时,我们俩就会有士别三日,刮目相待的错感)。

我想象自己是在荒凉野边的一只狼(但绝对不是色狼),身边包围了一群挨揍的家伙。我,冷汗也不多流(毕竟待会儿要流很多血),英姿翩翩地大喊道:“我要十个!”当然,我是背对着说的,我可不想他们来日找我寻仇。

一转身,就来个搞鬼无影腿,后再加上独门暗器锵锵废镖,但是敌手没有一个倒下。接下来迎来的打击可不在话下,敌手使出洪老前辈的亢龙有悔、西毒的蛤蟆神功、东邪的弹子神功、段誉的六脉神剑以及一堆我看不清的武功招数。但是,在这些重重打击下,我没有倒下。是的,我是个神话,而且是不倒的那种。在物理界就有这么一个说法,倘若从四方攻来的总力度方向值是零,那么我就没理由倒下,而这巧妙地发生了。

当我懊悔不已的时候,我用着自己所剩无几的气息道:“顺成叫我来的。”(说这的时候,为了营造超棒的画面效果,我吐了不少番茄酱。)

只隐约听到那刚使出罗汉拳的老兄大喊道:“怎么又是那怪咖?!”

我终于倒下了,而且为了英雄历史的这一刻,我练习了无数次的微笑终于派上用场。一言以蔽之,我微笑似地倒下。倒在地上,喘了喘几口气,狠狠地骂了一句:“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凉风习习吹过我体无完肤的身躯,感受到身心疲累,我看来得修养几年才能出山,轰动江湖了。挨揍的人群,不,揍我的人群,慢慢散去。一位老者蹲了下来,说道:“少年,还好吗?” 输人不输阵,我使出毕生连学都没学过的绵绵拳。当然,那拳没击到老者。老者笑了笑,留下一本书,转身离开。

那本书的名字叫“梦想”,而那老人叫时间,而我就是你。

Wednesday, 3 April 2013

自荐成功

我自觉自己是个幸运的人,有时间坐下来写字,然后在网路漫游的陌生人愿意留下来读。虽然大学放假,但是我还是去了趟大学,上一堂讲座。疲惫地回到家,打开面子书,有人告诉我,我的部落格登上星洲日报副刊的“一网情深”。心里暗道,终于。


事情是这样的。话说,假日得知这个版块起死回生,所以我就日夜期盼自己的部落格也可以登上。但是,事与愿违,自觉没人会推荐这个部落格,所以,我就只好打肿脸皮充胖子,毛遂自荐。思绪像过路上车起伏不定,过后在发送自荐邮件后的那一刻,又沉了下来。等待,是漫长的,随后更多的是因为生活的种种而渐渐遗忘了这件事。

此时的感觉很不错,希望更多读者会喜欢上这里。谢谢!

后记:你或许想问这等待有多漫长,那么就是在知道部落格将被采用后也快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虚幻与真实

 一.

雷声轰轰、雨水像万马奔腾地下着,一失恋男孩在雨中失魂地走着。他没提雨伞、也没穿雨衣。

雷声一喊,地上一亮,他活生生地被劈中了。他当场倒下。

是的,这男孩是这故事的男主角,他的名字叫小明。

二.

雨渐渐地停了下来,他摇了摇头,从地上爬起。摸了摸他那跳动的心,他感谢自己还活着,感谢上天给他的第二条生命。

梳洗一番,他发了个简讯给他喜欢的女生,小美:“南方公园西方小亭,下午二时,不见不散。”

他焦急地在小亭等着,害怕女孩不来。她准时赴约。

“小美。有些话想对你说。”

“小明,在你说之前,我想再说一篇,我们只能是好朋友,不可能是男女朋友。”

“我知道。我只想让你知道,会有这么一个傻子站在原地,痴痴地喜欢着你。”

“还有什么事吗?”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三.

上学的路上,小明 听见了一件事。他气冲冲地把小美从课室拉了出来。

“你不是不喜欢小光吗?怎么听说你答应跟他在一起?”

“因为他是泰拳社社长。”

“泰拳社社长又怎样?”

突然,一个拳头迅速地击在小明的肚子。他忍痛地道:“你配不上小美。”

又是快速的两拳,小明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别打了。”小美央求道。

“小子,这次就放你一马。下一次,见一次打一次。”小光顺着小美的头发滑落,后一脸不悦地离开。

小光离开不久,小美蹲下身子,扶起正在痛苦边沿的小明,道:“何苦呢?”

小明笑嘻嘻地道:“我只想让你知道,会有这么一个傻子站在原地,痴痴地喜欢着你。”

眼泪从眼眶滑落,小美在小明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后问道:“忘了我,好吗?”

四.

在一家充满药味的医院,小明的妈妈握着小明的手,向死神祈求他的归来。三天前的画面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

“你是?”医生问道。

“我是小明的母亲。小明怎样了?”

“很难说。这是先例,从来就没人被闪电劈到后没当场毙命。但是,他并未脱离危险期。”

突然,小明的心跳停止了。他母亲大喊道:“医生!医生!”

医生进行抢救,但是三四位医生却依然输给了狠心的死神。

“方小明,死亡时间: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下午一时十四分。”

Monday, 1 April 2013

去了个生活营

再一次对着电脑,找寻那消失的热血。写作,是个心灵对话,和说话有点相似。

这几天,都没来更新,但不是我忘了,只是去了2013墨尔本慈青的三天两夜生活营。去这个生活营算是临时决定,就朋友说要去,过后我也觉得不错,就说好了。说来有点不好意思,二十岁了,我才第一次参加生活营。

生活营结束的前一晚,我们被吩咐写对这生活营的感触和分享。提起笔,我开始写,但是边写边暗骂自己,到底自己每天写日记的功力都去了哪里。脑袋充满了思绪,但就是装得满满的,写的时候,思绪却一直定不下来,写得乱七八糟。

好吧!就此搁笔,得去读书了。

p/s 虽然知道今天是愚人节,但是想不到有什么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