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4日星期一

去海滩

发现浪费时间是培养耐性的方法。今天只有一堂课,下午和朋友去了趟海滩。海滩很多人,就像许多人说的人山人海。朋友问,这些来海滩的人不用做工的啊!另一个友人答道,澳洲人工作一星期五天就好,不管是哪五天,所以不一定是在周末休息。其实,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天气很晒,所以涂了层单薄的防晒油,不是怕晒黑,只是怕那该死的紫外线。海风热热地吹,我们一群人坐在浩大的沙滩上,而且一坐就好久,好久。朋友聊着话,我两手把玩着沙。手掌横放在半空中,沙放在手掌上,手掌小幅度张开,让沙子慢慢从手掌滑落。时间也就如此滑走。

我说,很奇怪,倘若我手就这样放着,手掌上的沙子会不会都消失。朋友说,当然会,毕竟有海风啊!但是,过了五分钟左右,剩下的沙子不多,但还是在那里,没有消失。又等了好一阵子,但也或许这阵子并不长,只是我特地去注意,而导致等待的时间无限度放长。那时候,在想,这手掌上的沙子并不全像时间,虽然它一去不回。它比较像记忆,有些记忆,我们慢慢忘记,而有些我们牢记在心。

低下头,去关注从手掌滑落的沙子。沙子像许多条直线各自滑落,好不壮观。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