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日星期六

抵达墨尔本

今天凌晨,我的飞机安全着陆。当飞机慢慢降落,我的耳朵仿佛感受到空气的拉扯战;空气一时间被点了穴,不动,随后被硬拉了下去。

下机,我开启手机,发了条信息,向家人报平安。弟弟回道,知道了,照顾自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