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6日星期二

抽血

其实,我是个很怕痛的家伙。若能,我想继续永远健康。打针、抽血、手术,你们都给我离远远的。为什么会说到这呢?因为今年九月或明年开始,我就要做placement,所以必须做免疫检查。

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我来到诊疗所,交上要验血的文件。她看了看,没多思索,叫我坐下,继续做着准备工作。我的心跳加快,心里安慰自己,只是蚂蚁的痛。但是,心里明白,这只是个谎言。就是明白,所以安慰不到自己。事后,我想,我是不是该对自己说,这痛根本比不上动手术的痛,或许就此心里会好受些。

看着她那要插入我皮肤的针,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对她说道,我很害怕打针,怕痛。她说,把头转去另一个方向,别看它,就不会那么痛。是的,我就还像个小孩子,什么小痛都担心害怕。抽血抽到一半,针管会不会断掉;断掉了,我会不会要动手术,会不会死?

我别过头,任针口慢慢插入。抽血抽到一半,我转过头注视。只见血液慢慢装入试管,心中不禁不舍它们的离去,但是我没有反抗,没有制止。

虽然那痛不怎么,但是想起打针这件事,心中的惊慌还是会油然而生。希望检验报告是我不需要打很多免疫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