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March 2013

抽血

其实,我是个很怕痛的家伙。若能,我想继续永远健康。打针、抽血、手术,你们都给我离远远的。为什么会说到这呢?因为今年九月或明年开始,我就要做placement,所以必须做免疫检查。

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我来到诊疗所,交上要验血的文件。她看了看,没多思索,叫我坐下,继续做着准备工作。我的心跳加快,心里安慰自己,只是蚂蚁的痛。但是,心里明白,这只是个谎言。就是明白,所以安慰不到自己。事后,我想,我是不是该对自己说,这痛根本比不上动手术的痛,或许就此心里会好受些。

看着她那要插入我皮肤的针,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对她说道,我很害怕打针,怕痛。她说,把头转去另一个方向,别看它,就不会那么痛。是的,我就还像个小孩子,什么小痛都担心害怕。抽血抽到一半,针管会不会断掉;断掉了,我会不会要动手术,会不会死?

我别过头,任针口慢慢插入。抽血抽到一半,我转过头注视。只见血液慢慢装入试管,心中不禁不舍它们的离去,但是我没有反抗,没有制止。

虽然那痛不怎么,但是想起打针这件事,心中的惊慌还是会油然而生。希望检验报告是我不需要打很多免疫针。

Sunday, 24 March 2013

重游

其实,我喜欢看到刚来到澳洲的新同学,因为他们有探险的动力。不知道是因为活在这里有一段时间,若没有事情,我就开始宅在家里上网读书。因为年头时买的照相机,我才决定故地重游。虽然旅游的地点是之前去过的,但是惊喜还是有的,毕竟有时候或者之前没注意到某些景观。

这一次的重游算是自己独个人的旅行。拿着相机,一个水壶,一个小背包,还有我那四季都适合穿的外套,我出发了。一个人走马看花,并不无聊,突然想做什么就去做,不需要去考虑别人,而我就喜欢这种泛滥的自由感。一切就照着自己的速度前进。尽管如此,一个人吃饭的感觉不好受。

目前,写下了一堆自己要重游的旅游地点,希望可以完成。=)

Saturday, 23 March 2013

虚度光阴

觉得自己很浪费时间,在网络世界无目标地留恋。

一首歌,接着一首,就只是单纯地欣赏着歌曲,没有惊叹,就只是轻轻地沉醉。

歌八九首过去,看了看时间,半小时已过,我吓了一跳。

光阴虚度得太快,而功课继续累积。

地球日

今天是地球日,所以关灯一小时。但,会不会说是因为我比平常多关了一小时的灯,在黑暗中漫步,而今天是地球日?



与其说为了世界的明天,不如说为了自己的未来。过了今天,平常的日子要记得省电啊!

Friday, 22 March 2013

距离

闭关的日子里,还是会偶然想用文字记载生命。或许,这是习惯使然。今天,探讨的题目是距离。距离,很难说是物质上的距离,两个人站在不同的地点,有着一段距离。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也有一段距离;与熟悉的人较短,与陌生的人较长。

但是,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心理上的。心事,是藏在心底里的事情,不想被提起。心,就像雾里看花,终隔一沉,仿佛就像蔡依林的《诗人漫步》。


距离,拉开了彼此。想靠近,却没有入口,心里才发现自己越来越比想象中还不了解对方。我看到对方也就只是对方想让我看见的,看不见的多到满街头都是。

后记:距离,其实是孤单人的防守墙。倘若别人什么都知道,那么我该怎么办。心中会有一丝不安,毕竟自己都被猜透了。

爱你

思考越久,“我爱你”三个字,越来越难说出口。

一端不确定自己没有你就不快乐,还是单纯地习惯你的存在,看你蹦蹦跳跳。

一端不确定你的决定,毕竟思念是单方向的轨道,我思念你,但你可以选择不。

一端不确定将来,将来是个未知数,不知道自己是否永远真的爱你,还是爱上你的美丽。

一端不确定我能给予你什么,幸福,两个字,简单贴切,但却很虚幻。

一端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被拒绝的勇气,毕竟自己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个过路人,走不进去。

有人说,想多了,思绪会比较清楚,但也有时候,并不如此。

Tuesday, 19 March 2013

短回顾

写部落到某一个地步,博客免不了会想写一些回顾,重新看回这一路走来的日子。但是,我依然说不清为什么自己会写部落。在不同的时期回顾,会觉得自己写的理由、原因都是不一样的。有时候,觉得是因为自己想表达;有时候,觉得是因为自己想要记载生命;有时候,觉得是因为自爽;有时候,觉得是因为我想写华文;有时候,觉得是因为创造好文章给别人读,而不需要去付钱买书。想到最后,理由是什么,就应该是所有的综合。

当然,有时候,追根究底并不重要,因为一切都在发生着(或者成为过去)。考试作答的时候,免不了会遇上自己不确定的答案,所以会左右为难。交上考卷的前几秒,还会思考自己应不应该改答案。但是,往往都是理智与印象的战斗,最后选择了一方,告诉自己既是错了,也得面对。所以,文章都写了,所以已经没有去思考为什么的必要了。但也有可能不。

复习

人生在某个定义上是在不断复习。我不是说做着同一件事,而是重新学习一件自己之前学会的事。

昨天,我们被给予一个任务,讨论一个假设性的新药物,其中包括药代动力学。我们都从里宾斯基五规则(Lipinski's rule of five)下手,说这个药物达到哪一点,没达到哪一点。

里宾斯基五规则是辉瑞公司资深药物化学家克里斯多夫里宾斯基在1997年提出的筛选类药分子的五条基本法则,符合里宾斯基五规则的化合物会有更好的药代动力学性质,在生物体内代谢过程中会有更高的生物利用度,因而也更有可能成为口服药物。在药物研发领域,里宾斯基五规则被用于对化合物库的初筛,以期摒除那些不适合成为药物的分子,缩小筛选的范围并降低药物研发成本。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药物化学家们对里宾斯基五规则作出简化,形成“四规则”和“三规则”,但是四规则和三规则有时仍然被称作“五规则”,这里的五指的是各条规则的判别值均为5或500。 

里宾斯基五规则的内容是:
1。化合物的分子量小于500道尔顿。
2。化合物结构中的氢键给体 (包括羟基、氨基等)的数量不超过5个
3。化合物中氢键受体的数量不超过10个
4。化合物的脂水分配系数的对数值 (logP)在-2到5之间
5。化合物中可旋转键的数量不超过10个
(摘自维基百科:里宾斯基五规则

在尾声的时候,导师说我们的表现都不错,只是切记别太过注重里宾斯基五规则,那只是个方针,现实人生中,有许多药是没达到这些规则的。好吧,读到这里,你大概可以猜到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吧:在漫长的人生里,我们都盲于寻求完美、最佳,但其实,并不一定要如此。世界并没有课本上的理想世界,有些东西总会不理想。但是,不理想,并不代表不能用,所以凡事并不一定要完美无缺。

注:我学的药剂系是以英语为媒介语,所以要介绍什么是Lipinski's rule of five,就只好靠维基大叔了。

等待奇迹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这是多远大的理想。小学教育我们做人做事要讲究仁义礼。但是,人生就像戏剧一样,这些东西是无价的,没有价值。因为别人,而选择付出,选择退让。但是,残忍的人生把为别人着想的心慢慢转淡。淡了,就淡了,想再次提起,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理想化的世界过于高尚,因为它们要讲究施恩不忘报。所以,帮助别人,也就只是对自己良心的交代。在这个世上,凡事拿自己做出发点,有错吗?没有,你不会死,而且会活得好好的。倘若这样,那又何必白忙一场?

写这个部落的开始,也始于我内心对世界的完美。犹记得中小学时期,一本二三十令吉的小说对我而言是很贵,很贵的。一年就只是买一两本,买回家,婆婆还会说,怎么出门就买书,书都这么多了。但是,书厨上的书完全就满足不了我。一星期以内,一本刚买的小说也就读完了。过后,渐渐若想接触文学小说诗集,就呆在大众书局四五六小时。所以,我突然想,不如做一个文字天堂的部落格。

虽然如今我的文学造诣未达到作家的阶级,但是这没关系,因为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尽量去写好一些文章 ,让有缘的人读到。我认为部落格不只是个人的人生记载,但也可以是作品分享的平台。但是,这远大的理想就做了两个严重错误的假设:
第一:我写得很好,所以有阅读的价值。
第二:有了部落格,就会有许多人来看。

人生的际遇是梦想的绊脚石,叫你面对现实,别一直幻想。说远了,也就只是想说,理想过于完美,所以实践起来也特别不可能,但是那又怎样,我相信我人生中的奇迹。

Monday, 18 March 2013

我最近还不错

大家好!好久没写自己的人生点滴。毕竟自己的故事已经慢慢步入平凡,或则说被书本堆到满满的。虽然大学上到第三星期,但是课业上要吸收的知识已经很多,很多,所以一整天都好像有未完成的书。感觉良好,毕竟这会令我想去读书。

倘若要说今年和去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么就是有时候我会走到半路,停下来拍照。有些事,有些感情,有些情景,人生有可能就这么一次。想拍照的感觉,就好像突然思念到某个人,然后想告诉他你想他,那样单纯,那样简单。当然,到底有没有拍下,有没有告诉,是另一回事。

然后,我也不忘履行我更新部落的承诺,目前还能每两天一篇,还真令自己骄傲。难道自己就有这么多话要说吗?其实,并不然,毕竟我写的文没有最低字数底线,或者题材分类,但是最近自己真的有点想沉淀一下,写些随笔作品。真的很想去想一个小故事,分享在这里。真怀念自己那写得乱七八糟的作品,毕竟那才是真实的我。多想放空脑袋,然后突发奇想地写些别人都搞没有的作品。在心底里,我很肯定自己还是想继续创新,不想在这个程度呆得太久。

好了,就这样先。=)

Sunday, 17 March 2013

校园

校园生活,仿佛离自己有一段的距离。还记得新年时,看到中学朋友,心里还会想起那以 前的他是怎样的,现在又变得怎样了。

我家有这么一个家训,读书就只有一次机会,所以要珍惜。中小学生活也就只有一次。很 难说,中小学生活是最快乐的,是最无忧的。毕竟回想的时候,我都不去回忆起那不高兴 的日子。

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早上六时半就得起身。但是,我却那么乖地起身。到了学校,功 课还会乖乖地摆在课室前面的桌子,仿佛交上满汉全席。 

上课的日子蛮写意的:老师教书,我们读书。新闻大事、人生长远计划,都仿佛是读完 中学后的事情。现在,就只需要把书读好。

一群人,来自不同的背景,一起为考试奋斗。拿到最高分,会高兴到忘了自己;考到不及 格,就哭到好像世界末日。有时候,还是会硬着跟老师讨分。老师给功课的时候,还会硬 耍嘴皮说,很多功课,希望可以多通融几天,或者给少一些。

体育节的时候,就一群男生追着足球跑,或者抢着篮球投。我们并不热血,就只是年轻而 已,虽然现在也是。很抱歉,我就是那个许多时候站着不动,被太阳晒的其中一位。

看到纪律老师经过班级,马上安静到针跌下来都可以听到。现在回想,其实,纪律老师都 知道,因为他也曾经年轻过。

母校,已经多年没回去了。有时候,在中学前的巴士站,看到许多穿着校服的中学生,但 都是些不熟悉的面孔。心里会想,现在的他们和曾经的我们。

《弄堂》——張穆庭

犹记得小六毕业时,一群同学站在毕业礼堂上一起高唱毕业歌曲,有吴奇隆《祝你一路顺风》和周华健《朋友》。

今早,听到一首离别歌,意境很好,所以想拿来分享。它就是張穆庭版本的《弄堂》。希望你也会喜欢。


《弄堂》
繁华散尽落叶飘 徒然一身幽居叹寂寥
迎风身影灯火照 但求醉卧在今宵
不知何时才能与你再相逢 也许是多年以后
此情忘不了 深藏在心中 但愿你会记得我

如果不能与你长相守 只愿我能化成飞烟随你走
就在梦中一笑别离后 泪珠滑落脸庞 更心痛
如果不能与你长相守 只愿我能化成飞烟随你走
多年以后往事再回首 笑我一生孤独 全成空

Saturday, 16 March 2013

《长安乱》读后分享

《长安乱》是韩寒的作品。题目是一种很对比的名字,长安,但却乱,或者说乱却长安。这是一部比较轻松的小说,因为对我而言,感情是一个较沉重的东西。

一部好小说往往需要一个好的开始,因为这是吸引读者的关键。其实,我也是喜欢它的开始,才继续读的。

师父写下:时,空,皆无法改变,而时空却可以改变。这很难理解。我的早期理解是一个逗号可以改变一切,师父说:不,你仔细看。
我说:上句和下句就一个逗号之差别。
师父说:你只是看到表面,你仔细看,差别不只一个逗号。
从日落到日出,我将手上捧的俩字看到快不认识了。师父将我叫入房中说:你看出差别了吗?
我说:我只看出一个逗号的差别。师父说,你已离答案很近,但是离答案越近,便越容易找不到答案。
我跪在地上请求师父差破。
师父说:看,其实是两个逗号。

不难发现这是部有点像哲学小说的小说。

师父说:江湖何时可以统一啊。
方丈说:不能啊。不统一是外乱,统一是内乱,人心乱,有什么办法。心理的事情没什么办法。

过后,又有一句是我蛮喜欢的。我们时常问自己为什么要努力读书,找到好工作,过着好生活。到了最后,我们还不就是死去,怎么就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地看透红尘?

死是结果,不是未来,未来是死之前的结果。 

时常,我们都听到人成功的历史,但在现实人生中,有许多耕耘者是默默无名地耕耘着。哈哈!我笑,我也是其中一个默默无名的人士。

典型不是一万个人里面有一个代表,而是一万个人里就只有那么一个。 

当然,当你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而什么都想要的时候,不妨告诉你自己:

只要控制自己的欲望,原本缺少的东西可以变得很多。

注:这部小说是其中一部我很喜欢的小说。以上的蓝色句子全摘自韩寒《长安乱》。

害怕孤单

今早起身,想着刚刚发的一场梦,在梦中的我哭了。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脆弱,害怕被遗落,害怕被忘记。

故事是这样的,和朋友去遥远的海滩。但是,很奇怪,是可以乘巴士去的。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一友人载另几位朋友去,当然也有些朋友是不知情踏巴士去的。

离开的时候,我们却一群人去乘巴士。途中,有些朋友上厕所,而巴士刚好来了,所以我们上了去。万万没料到,巴士却开走了。我开始担心那些上厕所的朋友怎么办,望了望另友人,他说他已经告诉他们我们踏的巴士走。过后,才发现那载着友人的朋友用车载他们离开。

看到他的车子慢慢接近,想起中午时他会载我回的约定。我死命地看着手机,看着他。他笑了笑,看着我。我想去按铃,让巴士停下。但是,他摇了摇头,表示迟点。但是,车子和巴士一直同步到走着。途中,手机一直响着,但都不是他的号码。

最后,车子没有停下,巴士在我的巴士站停下,而巴士上的我一直问为什么你要这么对待我,而哭到泪流满面。擦着泪水,不想让他人看到我的哭泣。

后记:有人说,梦告诉了别人,就不会发生。很抱歉,我有点迷信。

《孔雀森林》读后分享

《孔雀森林》是蔡智恒的反爱情小说。

当你听到这小说的名字,你想到什么?我想到一座住着孔雀的森林。可是,故事与这些毫无关联,故事是诉说一个心理测验的故事。不知道为什么,读完故事后,当再次读到“孔雀”二字 ,我不禁幻想孔雀骄傲又孤独的眼神。

今天,我想与大家分享的是故事中四个我觉得很好的比喻。

第一,是形容年龄与时间的段落。

一年的时间,对三岁小孩而言,是他人生的三分之一。但对二十岁青年而言,却是他人生的二十分之一,如果你已是七十岁的老人,那么一年的时间只不过是你人生的七十分之一。所以年纪越大,一年对他而言感觉越短,当然觉得时间过得越快。

第二,是有关心理问题,切记赚钱有道。

名牌牛仔裤也得一两千块,你卖190人家一定以为是假货;如果卖490的话,人家可能会觉得捡了便宜。

第三,是关于快乐。

快乐本来就难,穷人富人都一样。 话虽如此,但有钱人的不快乐一定比穷人的快乐更惨。 穷人不快乐时觉得也许有钱后就会快乐了,心里还有些安慰。但有钱人呢?他们连说这种安慰自己的话的权利都没有,岂不更惨?

最后,则是关于爱情。

为了爱情而放弃更好的生活,与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放弃爱情,谁比较高尚呢? 这两种人的区别只在于重视的东西不一样而已,并没有孰优孰劣。但因爱情通常被人们神圣化,所以选择爱情的人也被神圣化。

结语:右边的石头?(想明白这个,就去看小说吧!)

注:蓝色字幕全摘自蔡智恒《孔雀森林》小说。

Wednesday, 13 March 2013

随笔

关于写作,我的建议就是,你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你或许会问,什么都可以写吗?是的,什么都可以写,不管是成功、失败、最近,甚至连路过的苍蝇也可以。但是,写的东西得要有心思。倘若我写苍蝇,我会写:还记得上中学的某一个早上,我们被派去看守食堂。那一天,苍蝇特别多,其中一只,还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偷吻了你。对了,若有一天,你没有灵感写,我也会建议你去写《没有灵感》。

切记写作并不是逼自己去写些东西来证明自己。你可以写一万字小说来证明自己能写长篇小说,但是写完后,你不会想再写一篇来证明自己。

其实,我能教的不多。毕竟,文字的风格路线都得自我探索。说透了,写作没有所谓的捷径,是需要不断努力,才会有所突破。但是,只要你能坚持写下去,那么你就会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Monday, 11 March 2013

《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白安



看见哥哥和弟弟在面子书上分享了这首歌,所以我也打开来听一番。听的时候,发现那个歌声很特别。听了两三回,也渐渐喜欢上了这首歌。

曾经读过,你喜欢一篇文章,是因为你曾经经历相似的。共鸣,说白了,也就是自己曾经的过去。同样的,歌曲,总得有几句牵得动你的心,你才会特别喜欢。

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以及这样的自己?
别问我,我也说不清那是什么了。

Sunday, 10 March 2013

瓶颈已久

放假了一天,没来更新,感想是,我会不会就这样拖下去,不来更新。其实,我真的想拖下去,不写。

前阵子写的时候,都是有了一个构思才写。最近,过于忙碌,没时间停下思考,灵感也遇上瓶颈。

瓶颈,是绝望的入口,但亦是希望的入口。当你自我觉得瓶颈,写得不好的时候,你往往会静下心来,好好思考接下来该写什么,该如何去写。

还记得这部落刚开始的时候,我有一好友是这么对我说的,怎么你的文章就好像记事,八点起身,九点出发,十点抵达。一时间,觉得自己也不过如此,虽然总以为自己写得不错。

很难说他的话改变了我,但是我个人就真的去思考这回事。说故事的灵魂,我想。当你写故事的时候,就应当好像这故事是从你的嘴巴一字一句地说出,而不是理性地叙事,要多多少少修饰一番。

想想,这瓶颈的感觉真好,让我一时间沉淀。瓶颈之后,我的文字就今非昔比。

词穷

我天天都在更新部落,但这不代表我善于表达,更不代表我可以随时神来一笔。前几天,朋友说要一起写生日祝福卡给另一个朋友。

卡传到我手中,我顿时词穷了。我静下来,想动笔写一些句子,但是却想不到该写些什么。知道自己应该写些东西,但是却无语,更加不知道从何说起。

回忆,已经成为不是偶然想起的过去;过去,就在看回照片的那一刻,才一时间回到我这里来。看到自己那有的没的的照片,我惊觉,原来,有这么一回事,我差点忘了。

写到最后,我写下:生日快乐!

Friday, 8 March 2013

美丽的梦

对将来,我从不确定。

昨夜,我梦到了一件关于我这部落格的事;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部落格突然爆红,很多人浏览。

再然后就没有了,因为我醒了。

虽然短暂,但依然美好。

大家早上好!

Thursday, 7 March 2013

对明日的不确定

许多事情,是曾经喜欢,过后放弃的。

我喜欢教书,曾想过当老师。长大了点,听人说,男孩儿就该有远大理想,所以想当教授。

我喜欢电脑,曾想过当IT。长大了点,发现自己喜欢电脑没错,但是自己看到电脑乱七八糟的编码就头晕乱转。

我喜欢数学,曾想过当数学家。每天算东算西,算什么都好,只要不算到越来越计较。

如今,我选择了药剂师的这条路,也开始喜欢上这职业。与此同时,我喜欢的东西其实也随着年龄增加,如今喜欢上写作、心理学、经济学、摄影等。人生,基本上,是一个自我探索。

我们总担心,假如如今我没有这么做或者这么做,明天的我是否会原谅如今的自己。原谅,或许是个奢侈的字眼,因为那个人是你自己。倘若将来并不可能发生你担心的事,那你又该怎么办?以前,我担心没机会上大学,如今却担心将来没有人雇佣我,而我变成无业游民。

但是,想想,那么到时候,就找一个新的职业向前冲好了。人生总不能顺着你走,但是你可以顺着人生走,用积极的态度去面对。

Wednesday, 6 March 2013

伤,
旧伤,
依旧。

过去的痛跨不过,
忘不了的事太多,
所以继续自伤   在黑暗中。

劝告听多了,
如果有用,
就好。

人  复杂,
复杂  人。

Tuesday, 5 March 2013

时间?

今天上了四堂课,有些是很有趣的,而有些并不,但是我都精神奕奕地上着。经济学其中的一个要点就是在资源的不足之下,我们必须善用资源,争取最高的利润。

其实,我们活着的时间算是种资源,而且是有限的。更恐怖的是,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长的时间。所以,在我们的有限生命里,我们必须做出选择,而这些选择会左右我们一生,而且都有代价。当你选择读部落格的时候,你或许明白了些东西,但同时你失去了和朋友聊天的机会,或者上面子书的时间。

说白了,工作就是把时间(资源)拿去换金钱。但是,一物不等一物,时间和金钱并不一样。时间并没有所谓的存款。你不能把它存进银行,然后等待利息,所以得好好珍惜。(注:当然,我不是说可以乱乱花钱!)

谢谢!

Monday, 4 March 2013

去海滩

发现浪费时间是培养耐性的方法。今天只有一堂课,下午和朋友去了趟海滩。海滩很多人,就像许多人说的人山人海。朋友问,这些来海滩的人不用做工的啊!另一个友人答道,澳洲人工作一星期五天就好,不管是哪五天,所以不一定是在周末休息。其实,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天气很晒,所以涂了层单薄的防晒油,不是怕晒黑,只是怕那该死的紫外线。海风热热地吹,我们一群人坐在浩大的沙滩上,而且一坐就好久,好久。朋友聊着话,我两手把玩着沙。手掌横放在半空中,沙放在手掌上,手掌小幅度张开,让沙子慢慢从手掌滑落。时间也就如此滑走。

我说,很奇怪,倘若我手就这样放着,手掌上的沙子会不会都消失。朋友说,当然会,毕竟有海风啊!但是,过了五分钟左右,剩下的沙子不多,但还是在那里,没有消失。又等了好一阵子,但也或许这阵子并不长,只是我特地去注意,而导致等待的时间无限度放长。那时候,在想,这手掌上的沙子并不全像时间,虽然它一去不回。它比较像记忆,有些记忆,我们慢慢忘记,而有些我们牢记在心。

低下头,去关注从手掌滑落的沙子。沙子像许多条直线各自滑落,好不壮观。



Sunday, 3 March 2013

没心情

今天是星期日,明天开课,想好好地收拾心情。上一次的考试还好,所以这一次,决定要全力以赴。

早上,依旧赖床,还没有早起的习惯,毕竟这是假日许久的后遗症。睡醒,开启电脑,想到明天开课的事,搬出那沉重的打印机,开始打印讲课概要。翻了翻概要,尝试明白,尝试熟悉这些许久不见的生字。

毕竟是星期日,而且是开学前的最后一天,所以我觉得该出去走走,所以我出门。一个人,望了望道路,不知道该去哪里,最后向大学的方向前进。

走着熟悉的街道,慢慢地把自己从假期拉出来,一步接着一步。一边走,一边抱怨为什么自己要出来。天气,感觉上很晒,而且晒中带热。在大学前的公园,看到人在跑步,看到人在大树下读书,看到人悠闲地躺在草场上。

后记:不只是还没有心情拿起书本读书,连写的心情也是不见到一滩糊涂。

Saturday, 2 March 2013

抵达墨尔本

今天凌晨,我的飞机安全着陆。当飞机慢慢降落,我的耳朵仿佛感受到空气的拉扯战;空气一时间被点了穴,不动,随后被硬拉了下去。

下机,我开启手机,发了条信息,向家人报平安。弟弟回道,知道了,照顾自己。

Friday, 1 March 2013

创意?!

什么叫创意?!让我一二三四五,好好说清楚。

 一。创意就是写新的东西,旧的东西如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打不到,打到一只小松鼠等不要写。

二。其实,创意也包括一些你学过的,但是你改一点,如:一二三四五,上山找公主,公主找不到,找到一只小松鼠。

三。再加一点搞笑,也不错,如:一二三四五,上山亲公主,公主亲不到,亲到一只小松鼠。

四。倘若功夫不对,就会有被惊吓的感觉,如:一二三四五,上山亲公主,公主亲不到,亲到一只母老虎。

五。忘掉以上四条规则,如:一二三四五,上山做什么,你我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