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6日星期六

今年的新年不知道怎么了?不,应该说,我到底怎么了?还记得小时候,会天天喝汽水,无汽水不欢。但是,到了初六,我却未开始这所谓的传统。

汽水,依旧若无其事地躺在那冰冷的楼下储藏室。难道我大了?还是我意识到糖尿病危机?

今天想起,有所感慨。以往,会把汽水罐偷偷藏起几罐,以便将来的日子可以喝。小时候,去外面吃的机会很少,汽水也是在新年的时候才喝,连那菊花茶也是新年才可以喝到的。

前些日子,喝了喝菊花茶,发现冰冰的菊花茶冰冰的,没什么味道,也想不起以前期待的原因。两三口喝光,觉得白开水还是最棒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