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日星期五

谈认真写

写,是一条路,但是这是条怎样的路,没人可以说清楚。以前,我看不见入口;现在,我看不见尽头。这句子看似胡写,但也是我心中某个包袱。当一个人无法明白某文章,并不能断定这文章是乱文一篇。说句实话,那也只能是程度的不同。有些文,读了一篇,你会明白,有些,则要耐心咀嚼一番。我所说的程度,不只是读者的程度,但也是笔者的程度。还记得你小时候拿起笔写句子的时候,师长对你不之所以的句子而开怀大笑?还记得你对文艺文章看不出光芒的那一刻?这当中的关联,你自己琢磨琢磨。

当你学会认真写之前,那你也得学会认真去读一篇文章。一篇文章,可以用无数手法去描述带出,也有时候,笔者总爱细细地描述所见所闻,然后慢慢带出想要说的话。所以,读一篇文章,就像下一盘棋,要观全局,才可以下定论,写点评。倘若你没用心去感受、感动,那你很难看出别人的势力。有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次,苏东坡和佛印在树林裡盘坐打禪,苏东坡问佛印:“你看我像什麼?”
佛印说:“像一尊佛。”

苏东坡大喜,故意损佛印说:“可是我看你却像一坨大便。”说完哈哈大笑!
佛印却只是笑而不语。
苏軾回家后,高兴得把这件事告诉苏小妹,苏小妹却笑笑的说:“因为佛印心中有佛所以说你像佛,你说佛印像一坨大便,所以你心中就像大便...”
(摘自网络:http://tw.myblog.yahoo.com/mifchelle0128/article?mid=1901)

回到之前我写的那一句话:以前,我看不见入口;现在,我看不见尽头。
在我说明前,我也希望你可以降下你的身段,用我的眼光去明白这句子。中小学时候,我很纳闷到底如何写好文章,所以认定有所谓的窍门,如词汇、修辞手法或作其他写作技巧。我总是纳闷为什么我就无法达到我心中的梦想之文。如今,写了一篇又一篇,读了一篇又一篇,我也只能说,写作没所谓的正路、对错、尽头;它总可以在你意想不到之处,写给你一份惊喜。你认为再糟糕的文章,也会有它可取之处,前提是,你要用心去感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