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7日星期一

《似武非武》

前言

这是部之前写了一点,但却无法继续的故事。因为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那时候的感觉和想象。只是随地放在这里。
一句话,它是部断了线的作品。

故事

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希望的边疆。寻找幸福的轮廓。是会在脸画上微笑的成就,还是踏实地追求目标?

人,大半生都思考如何活得实在,活得精彩?我们在来来往往的火车上盲目地忙着。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树,在风中起舞。思绪停留在密密麻麻的文字。

倘若师父还在,他一定骂我无聊。

我坐着,抚摸着手中的剑。

师父总说,最强的剑术只发挥于需要的时候。

我问:“但是,何谓需要的时候?”

师父:“当你心里觉得需要的时候,那就是需要的时候。”

昨夜。

师父:“来者何人?”

黑衣人:“暗黑七侠。”

师父:“原来是坏事干尽的暗黑帮第七首领,我正怕找你不着。看剑!”

只见师父走前两步,后就倒在地上。

黑衣人:“江南第一剑手也不过如此。”

我瞪着他道:“你说什么!”

黑衣人:“口齿蛮伶俐的。可惜,跟错了师父。”

这次,我看到很清楚。迎面而来的一股邪恶的黑暗剑气。

我两手紧握师父冰冷的尸体,闭上双目,心想:难道一切就要结束?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倘若那一年,我没遇上师父,我便还是位穷书生。

倘若我没随师父走江湖,我就不会英年早逝。

或许现在,我已经中了举,当上了状元。

生命的尽头都是残酷的死亡。所以,死亡并不可怕。

拥有就是失去的泉源。所以,我一直都在失去生命。

我没有失去,因为我不曾拥有过。所以,生命不属于我。

但是一切回不了头。

等待死亡的时间是漫长的。

我死了吗?

我睁开双眼。

一切还是一样。

难道死亡只是带我到另一个时空?

定神一看, 孤煞已经被冻在冰里,动荡不得。

腰中的剑发出一股寒意。

我拔剑出鞘。定眼一看,剑身写着“冰龙神盾”四个字。

慢慢地,剑失去了寒意,暗淡下来。

难道这就是“需要的时候”?

过了两个时辰,眼前裹着杀掉师父仇家的冰块依然没有丝毫融化的迹象。

把心一横,我一剑直斩下去。冰块碎落满地。

杀人是犯法的。但是,我是为师父报仇。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你知道为什么人会不断犯错?原因很简单;他们不断地合理化自己的所作所为。

杀一个人,不管什么原因,都是杀人。

以正义的名字,你杀了位杀人狂。别人称你是大侠,但是,基础上,你是位杀手。所以,大侠、英雄、杀手、杀人狂,都是踩着无数尸体得到的名号。

此刻,因为师父的恩德,我把心出卖给恶魔,值得吗?

我做好别人来寻仇的准备了吗?

这把剑,是救了我,还是出卖了我?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我一直都很喜欢胡思乱想。

“愣在那里,想什么?”师父问。

“没想些什么。”我说。

“你瞒不过为师的,说来听听。”

“师父,我是不是有病?怎么总是想些有的没的?”

“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我就知道。”

“你的病,不在于乱想,而是怀疑自己。你不曾乱想,只是比平常人联想到更多东西。”

“可是,因为乱想,我总是担心、愁眉苦脸。”

“是的,担心,是想出来的。但是,想多和担心是两回事。”

“两回事?”

“担心,是执著于不开心的结果。只要你多想些快乐和有趣的事,你就会快乐。你自己好好想去吧!”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拜了拜师父的墓碑,我黯然离开。

师父,你总说,我是只鸟,一只被关在笼里的鸟。假如你不在的时候,我一定会到处飞。

其实,并不然。

学了几年的剑术,但是我一直还是那名软弱的书生。

我一直只敢胆小地从师父的影子看这浩大的江湖。

总觉得,江湖虽大,但却没有我容身之处。

如你说的,我是只被关在笼里的鸟。

我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美丽,但是我已经习惯笼中的生活。

我担心自己熬不起世间残酷的风吹雨打。

但是,现在,我被逼急了。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小兄弟,请留步。”

我停下脚步,望后一看,是位算命先生。

“我没钱。”我支支吾吾地答道。

“我算出来了。”

“我真的没钱。”

“我算出来的,就是你没钱。”

“所以?”

“你身上有把好剑,值不少钱。”

“那是我师父留给我的。我不可能给你。”

“小兄弟,别紧张。我只想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醒来时,我已经被关在铁牢里。四周是一些我不曾见过的陌生人,但是没有那位算命先生的踪影。

心想,难道是迷魂术?师父说,修炼这门邪道中人可不多。

“兄弟,不是迷魂术。”一位老汉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中的只是蒙汉药。”

“是吗?”

“哈哈!”

“我说的东西好笑吗?”

“一点也不好笑。”

“那么?”

“真没想到杀掉孤煞的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江湖,是个没隐私的地方。没到一天,他的死讯就已传到这鬼知道的地方。

“你想怎样?替他报仇?”

“我没想对你怎样,只想帮帮你,也帮帮自己逃出去。”

“前辈,我应该如何称呼你?”

“我忘了自己的名字,但是江湖给了我一个代号——无名。”

“无名?”

“不谈这些。你是位剑师吧!”

“是的。”

“但是,我身上没剑。”

“剑,来无形,去无踪。人在,剑在。简单来说,只要剑认定你是它的主人,只要你想它,它就会出现。举起手试试吧!”

我提起手,想师父留给我的剑。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师父,你真的要给徒儿吗?”

“就是把剑而已。”

“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师父。”

“除了这,为师也没什么好给你。”

“可是,我有资格拥有这么好的一把剑吗?”

“有,你肯定有。”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就这么想吧!我不是把宝剑传给你,只是让你好好保存,将来传给我的徒孙。”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在我还没看清发生什么事,剑已横空出现。

“这是真的吗?”我心道。

“快出剑吧!”他喝道。

就这样,我重获自由。

而那无名前辈已不知去向。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在想些什么?”

“倘若有一天师父离开,我会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不知道。哈哈!许多事情不是不知道,只是时机未到。”

“师父,我会是个出色的剑师吗?”

“这还要说吗?”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离开了那鬼知道的地方,我不知道接下来要走去那里,所以就加入了剑师社。

剑师社并不是一个团体,是所剑师的短期免费学府。在这里,我们学习控制被唤醒的剑,但也只是学些入门技巧。

这里教剑的师傅叫作导师。我蛮喜欢这个称号,因为我不喜欢称另一个人为师父。我就只有一位师父。

在这里的导师都是些隐姓埋名的剑师,或者是些默默无名的,所以没人知道他们的江湖称号。而我也不过问。

因为我是左右剑师(就是那种双手都会使剑的人),所以我有两位导师。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师父,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我想像师公一样成为第一等剑师。”师父语重心长地说道。

“师父,别开玩笑。你不就是位剑师吗?而且肯定是第一等的。”

“不,我的功力还差得远呢。直到如今,我还未见过剑的真身。”

“没关系,师父已经很强了。”

“强?这年头,倘若不是第一等剑师,强就不能是他的尊称。”

“那么,剑神呢?”

“严格来说,剑神只能说是最强的第二等剑师。”

这世上真的还有所谓第一等剑师吗?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在剑师社呆了两个月后,我便继续我孤单的旅程。

江湖是个有趣的地方。虽然事件已平息两个月,暗黑帮也有了新的帮主,但是江湖却自此多了一个叫“杀掉孤煞的家伙”的神话。

“你听说过那个‘杀掉孤煞的家伙’吗?”对面的餐桌围着一群听江湖奇闻的人。

“据说,那是个寒冷的夜晚,孤煞干掉江南第一剑手,但却被这谁也不知道的“杀掉孤煞的家伙”撞见。鬼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事情,“杀掉孤煞的家伙”看不顺眼,就一剑冰封孤煞。”

“这“杀掉孤煞的家伙”真的有这么强吗?对手可是孤煞!”

“小声点!不然人头不保。”

“那么,这“杀掉孤煞的家伙”和当今的死神比呢?”

“这就难说,但听说他们曾比试过,这‘杀掉孤煞的家伙’输了,所以就立下十年内不交涉江湖的毒誓。而现在,十年期限已过,所以他重出江湖。”

我暗道,这真有意思,没想到我这么神。

只听到“死神来了”,那些家伙顿时静了下来。

一位穿着黑色大衣的硬汉走了进来,后不正不邪地坐在我的桌前。

店小二冲了过来,示意我离桌,一边向眼前的硬汉赔罪:“死神,大人不计小人过,你大概不会跟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家伙计较吧!”

“你才没见过世面!安排一个上等的客房,我要与这位少侠单独对话。”

“是,大人。”店小二马上夹着尾巴离开。

而那些围在大谈江湖的人顿时带着疑惑的眼神望向神秘的我。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演什么戏,但是我还是跟了上去。

“我对你没恶意。只是看那伙计对你的态度不顺眼,希望没吓着你。”死神说道。

我顿时松了口气。

“看你的打扮,是个剑师吧!”

“是的。”

“你认识那‘杀掉孤煞的家伙’的剑师吗?我正找他。”

“本人正是。”我双手按着剑柄,心虚地答道。

“那也未免太凑巧了吧!”

“你是来寻仇的?”我接着问道。

“哈哈!寻仇?我其实看孤煞这人不顺眼很久了,没想到被你宰了去。”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其实没做什么。是这把剑杀了他。”

“这把剑杀了他?”

 “是的。”

解释一些不知所以然的东西真的有点难。但是,那时侯,我好像看到......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两手都练剑会累吗?”

“有点,但是左手已经慢慢适应。”

“那就好。你要走的路还很长。”

“师父,为什么我们不像其他剑师一样只练一手呢?”我假装冷静,继续在空地中舞剑。

舞剑?我喜欢这么形容自己所练的剑式。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突然,死神一掌劈了过来,我无法避过,当场晕倒了。

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黑暗,没有人。

不,有只蝙蝠翅膀的天使。

他开了口道:“你想活下去吗?”

我点了点头。

“但是,有一条件。你必须替代死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