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8日星期二

挥别

最沉重的写作莫不过于写自己不想写的东西。

最沉重的告别莫不过于离开前要说的再见。

曾经,面对着家属的送机,一位不熟的同学曾问,家人走远了吗?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看见泪水在她红着的眼睛打滚。

她继续说,我不敢回头,不敢让他们看见我哭泣的模样。

我说,他们在跟你挥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