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8日星期五

一台相机

去年年尾,我和朋友去悉尼旅行。把玩着一台朋友接近三千令吉的相机,我。摄影是件有趣的事,尤其是当你拍下那霎那间的振奋、快乐、疯狂和伤心。

一友人说道:“倘若喜欢拍照,就去买架相机。”

我说:“有这么的打算。”这是我真心的答案,没有半点虚假。

另一友人道:“预算多少钱?可以帮你问问我那些有摄影朋友的意见。”

我小声地说:“一千多吧!”

友人道:“一千多?你不是对摄影很有趣吗?你不想买DSLR吗?”

我:“我没那么多钱啦!”

友人道:“要买就买好的,不然过后后悔,就不好。”

我道:“噢。”

回到大马不久,我就开始上网找资料。读了一篇又一篇,我看得眼花撩若,暗道,好难的抉择。要好,又要便宜,就有点像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

过了不久,我托姑姑买那台我相中的相机。在一个炎热的下午,姑姑告诉我,她帮我买了。我高兴到忘了要谢谢她,幸好弟弟提醒。不知道多少篇,我告诉弟弟,我就快要有台自己的相机。弟弟没有说什么,继续沉默。最后,他说道,有钱真好。我的心冷了下来,就好像我的幸福是建在别人的痛苦身上。

在姑姑要带相机回来的那个下午,我鼓起勇气,告诉妈妈,我买了台相机。

她别过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我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还是有点明知故问地问道:“为什么不开心?”

她自个儿地做着事,说道:“不是叫你买智能手机吗?又可以拍照,又可以拨电话。”

我辩解道:“妈,你要相信我。照相机拍的会比较美。而且我的电话虽然不是智能手机,但是还能用。”

妈妈:“我是想,你去买架新的,你旧的给我。”

我:“不用啦!都用得好好的。”

妈妈:“我的手机电池有问题了。”

我:“那么,你就去买架新的。哪可以总是用我们孩子的旧手机?!”

妈妈没有回答。

我:“现在的手机并不是很贵。不如你就买台像弟弟那样可以滑来滑去的手机。”

妈妈:“你旧的给我,就好。那种手机,我又不会用。”

我:“不会用,可以学。”

妈妈道,不跟你说了。她转身离开。

我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姑姑的回来,还有我那新相机。如预期,它被我等到了。

提走袋子,我拆开相机盒,小心翼翼地。围着的是妈妈、姑姑和妹妹。

拆到七七八八的时候,妹妹偷偷地对我说:“三哥变了。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从前,他会一起来看的。最近,他已经没像从前那样开心了。”

我拍了拍妹妹的头,道:“没事的。”

但是,内心里,我明白妹妹要说什么。以前,我们四兄妹不管是谁有新的东西,都会跑去凑热闹,而且是太监比皇上还要急的那种。哥哥的第一台手提电脑是二手的。那时候,我们都聚在桌子上,看着大哥启动电脑。是的,这是件大事,是件我很羡慕的事。

走向弟弟,我问道:“你有心事吗?倘若有,要跟我说。”

弟弟说:“没有。”

我道:“不管怎样,你要记得,你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

或许弟弟就对相机没兴趣。哈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