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0日星期一

《狂梦》小说

第一章 汤姆

“哥,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艾米好奇地问道。

在厨房清洗碗碟的妈妈停下手头上的工作,聆听坐在餐桌上兄妹的谈话。

“没有啦!哪里有可能!”汤姆坚决否认,但是却害羞到耳朵也红了。这世界哪里可能会有那么一位女孩傻傻地喜欢上我这个在考试时常挂掉的人呢?

“是不是心虚了?”艾米没放弃追问的意思。“而且,我听说你对班上的......”

“真的没有。要我说上多少遍。还是,我们家的艾米已经有心上人了?是不是该向我们报道、报道。”汤姆恶作剧地报复。

“妈!哥又欺负人了!”艾米大叫道。

这时候,厨房传来了妈妈的圣旨:“艾米,别闹了,别以为我在厨房,就什么都不知道。吃饱了,别总是坐着,帮妈妈到屋外把信箱里的信拿进来。还有,汤姆,你也该是时候去准备明日的大考。”

这时候,两兄妹异口同声地说道:“好的。”

但是,这时候,艾米发出了小动作,两只眼瞪着汤姆地暗示道,这一次,算你走运,我们等着瞧。

汤姆耸了耸肩,一副不在乎的模样,仿佛这一切都与自己牵不上关系。走到楼梯前,他还一手摇摆,向妹妹挥别。

打开书房的大门,书桌上整齐地摆上了这学期的“满汉全席”。但是,当见到了一本本的参考书,汤姆已经有了一半睡意。这时候,书桌上的墙壁都变得有趣。他擦了擦惺忪的眼睛,提醒自己这一次不行,今年已经来到了生命最重要的管卡——SPM考试,这一年的最后一战将会决定自己将来的一切,是否能大学深造。

若把考试想象成一场战斗,这一场战斗其实已经持续很久,很久。每一次,他都付上血流成河的努力后,继续坚持着。这一次,他得握紧拳头,给敌人致命一击。

书桌下有一个塞满废纸的塑料桶。汤姆解决错误的数学草稿都会在这里殉职。这一桶在这几个月被装满了无数次。但是,不管自己付出多少努力,脑袋并没有突然开窍,许多题目依旧好像似曾相识,但却又 陌生到不知道如何回答。

伸了伸懒腰,汤姆继续战斗。他告诉自己,这一战,只需胜,不许败。

这时候,艾米从邮件箱处走到了厨房,后道:“妈,信箱里没信。”

妈妈笑了笑,说道:”好的。但是,妈妈想说,其实妈妈对你们考试成绩并没有特别要求,你们不需要全级第一,也不需要证明自己教育成绩有多棒。更重要的是,你们要有一个快乐的学习生涯。若哥哥已经尽力,那就已经足够。切记别总是拿哥哥的考试成绩来开玩笑。“

顿时候,艾米没说上一句话,只是乖乖地点了点头答应。

曾经,汤姆也考到好成绩,而让自己骄傲了好一阵子。这个小小村庄,那一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在UPSR拿到全科A。如今,妈妈的学历也只是小学毕业,如何能教育已在中五求学的汤姆呢?

虽然这是个文凭挂帅的年代,但是他如今已经如此奋斗,我还能有什么资格抱怨。再者,一张文凭不能评定人的一生。

这时候,下起了毛毛细雨,记忆也回忆到过去。

不知道从何开始,汤姆开始梦见一个怪异的梦。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只见到遥远的尽头,有着三道金光四射的门。但是,每一次在走近前一看的时候,他都会跌进无底黑洞,从睡梦中苏醒。所以,他给了这个梦一个独特的名字——狂梦:疯狂发着的同一场梦。

第二章 这一班


一早睡醒,汤姆带着忐忐忑忑的心情坐着公共巴士。在巴士上,视线依旧没有离开书籍,他做着最后的冲刺。其实,这已经是人生中第N次的考试,但是每一次考试,心跳总会加快。在许多学子的内心里,我不是讨厌考试,只是讨厌领成绩的那一刻。

走到班级,汤姆深了深呼吸。相处了四年余的班级,当中有几个灵魂角色。坐在汤姆隔壁的正是班上的博士——郑明聪,而这也是有段趣事。在这学期的开始,汤姆决定孤独地坐在角落间学习,但是却被那可爱的班主任调到这博士的隔壁。理由很简单,就是希望汤姆能在明聪的耳濡目染之下进步。不久后的某一天,汤姆学了郑明聪的日常作息,在班级打瞌睡,而迎来了人生黑板擦的第一击。班主任还义正言辞地说:“好的不学,却去学打瞌睡。"

其实,郑明聪一日也说不上十句话。每早,他会习惯性地带着惺忪地眼睛,后头也不回地趴在桌上去会周公。谁都猜疑,到底昨夜明聪又熬夜到何时。后来,也不只是谁也没发现,或者谁都发现,他趴在桌上的头总不斜不歪地摆向班上的班花——艾丽丝。由于明聪优越的成绩,老师们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忽视他在班上的打瞌睡和不专注。当全班陷入困境时,老师会清了清喉咙,道:“不妨请明聪同学解决这道难题。”

擦了擦惺忪的眼睛,明聪起身,走到黑板前,眉也不多眨一下,提起粉笔狂写。到了今天,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司空见惯,而结局总是老师看了看,说道:“大家应该多多向明聪同学学习。”

是的,这时候的明聪也正睡着。而那一直说个不停的正是班上的开心果——汤米。有时候,他这乌鸦鸦嘴还真有点贱,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有一颗豆腐心。在大家入学中一的那一天,他找了个假老鼠放在胆小如鼠的慧敏椅上。事后,慧敏吓到哭了出来。顿时,汤米可真被吓到惊慌失措,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安顿慧敏。自此,他再也不敢开慧敏玩笑。

这时候,班长仁达正问着:“汤米,说一个玩笑,让大家疏解,疏解压力。”

汤米想了想,说道:“你们知道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儿子叫什么名吗?”

慧敏:“那个跳进自杀,后化成蝴蝶的梁山泊与祝英台?”

汤米:“是呀!过后,他们生了个儿子。”

爱丽丝望了望慧敏,说到:“有这么一回事吗?”

一旁的仁达不耐烦地道:“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汤米假装神秘地说道:“答案是........”

顿时,一群人几十个眼睛都望向汤米。

汤米:“毛毛虫啊!”

“哈哈!”第一个拍案叫绝的不外是班长仁达。

当然汤米乱抛笑弹的情形已经上演了不知道多少次。他总笑说,养军千日,用军一时。好几次,这一切都被班上的副班长——茉莉怒视。同样的,汤米也不多让,给茉莉取了个“母老虎”的外号。

其实,班长仁达也有一个好笑的外号,叫作爱国诗人“陆游”。中三那年的班级旅行,仁达死也不敢踏进大海,说什么大海的海水有许多可怕的虫,海啸可能来袭,而自己不会游泳。

还有中四那年,来了位转校生。他一步一步地走到班前,后不慌不忙地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叫黄绥贺。你们可以叫我‘喝水王’。”

说到这里,他一手提起水瓶,喝下两口,才继续说下去。

看了看这熟悉的班级,汤姆还是真不舍得这一段段得来不易的友谊。中五毕业后,大家可能会各奔西东,朝自己的梦想打拼。

第三章 考试成绩

考试周来得紧凑,但去得很快。一周考试在盲目熬夜读书备战度过了。汤姆躺在草地上,看着朵朵白云,胡思乱想着。这读书周还真过得热血到废寝忘食。在漫画中,可以看见一个人因为打篮球热血,打电竞热血,但是却还未看见一部以学生读书的热血故事。现在,停下来休息还真有点不习惯。

长了这么大,考试一直是人生的全部,也一直是奋斗的目标。从小的记忆,当一群家长聚在一起,他们的话题离不开自家孩子的考试成绩。中五毕业后,再读个四五年大学,我就要开始赚钱,后结婚有孩子,最后慢慢老去。人的一生就是这么一回事。

习习凉风吹过汤姆的乌黑短发。烦恼就这样一根根地被吹走。不知不觉,他睡着了。

“哥,是时候起来了。”艾米一边摇着汤姆的手,一边唤道。

汤姆摇了摇头,看了看手表,已经傍晚七时,是晚饭时间。

“快点!快点!我的肚子都已经在咕噜咕噜地叫。快点!”艾米一边说着,一边强拖着若无其事的汤姆。

吃了简便的晚餐,汤姆很早就去入睡。他心想,也不知道今天是否会梦到那奇怪的梦。果然,他又再次来到那条漆黑的道路。但是,路的两旁多了许多副大小不一的照片。每张照片仿佛是不同时期的自己;有婴儿时期的、有少年时期的、也有些是最近的照片。而也有一些是陌生脸孔。还有,那个握着宝宝的会不会是自己懂事以来从不见过的公公呢?

来回行走了几回后,他猜想这是不是时光隧道。而且,这场梦还在持续,而自己并没有苏醒。心中也有了不少疑问:我还在梦中吗?若是,我要睁开眼,重返现实。

花上了许多想象的力气,他终于苏醒,而迎面而来的是黑暗,还是黑暗。虽然从梦中醒来,但是他感受到他好像从地狱走了回来。口很干,自己刚才仿佛在无底的黑洞,和真实的生活,徘徊。

不久,他又闭上眼睛,掉头睡去。

这一次,他并没有回到刚才的黑暗道路,而是看见成绩单颁发日。这一天,成绩单颁发日和平日不一样,将会从第一名开始颁起。不久,班上的明聪边哭边走出课室,一旁的父母一直安慰。“一分就一分,只要是拿第一名就够了,不需要去计较。”

他想了想,这还有天理吗。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一次,他会拿到什么成绩。他走入课室开始等待,可是不管再怎么等,也没等到自己的名字。

突然愤怒的妈妈冲了过来。她失去了平日的温柔,大声质问道:“人家补习,你也补习。真不明白你补到哪里?”

他沉默,没有说上话。他想小声地说“我已经尽力了”,但是这句话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还有那兼职的阿明,他考试成绩也比你好。还有,你知道汤米拿到什么成绩吗?......”妈妈的骂声继续着。

这时候,站在不远处的汤米手指指向了他,大拇指往下摆,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这一刻,他不耐烦兼伤心地奔向房间哭泣。

就这样,哭着、哭着,他醒了。眼眶中还有少许泪水。

现实人生中,这一切最后并没有往这一方向发生。汤姆的名次倒升到了第十六名。但是,名次这回事,总有人欢喜,总有人忧心,总得要有人是最后一名。


第四章 狂梦

一星期后,他又走到了那奇怪的梦境,一路黑漆漆的,两旁的照片消失了那日的光芒,而在尽头中竖立着三道门。这一刻,压抑不了好奇心,他还是顺着路,走到了门前。门上分别刻着金光闪闪的字迹:先知、长生不老、智慧。

当汤姆还在思索的时候,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汤姆,你在等我吗?”

汤姆往四周看了看,依然没看见任何人。

“别紧张!我没伤害你的意思。”同样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么,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汤姆强作镇定地问道,但是双眼还是不停地扫向四周。

这时候,眼前的“先知”之们突然打开,走出了个一头白发的老人。

“你是谁?”汤姆问道。

“我是谁?”那白发老人自言自语道。

汤姆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第一次相见?”白发老人接着问道。

汤姆又点了点头。

这时候,从“长生不老”的那道门,走出了个小孩。

“先知,别忘了我们的目的。”小孩不耐烦地说道。

“我们的目的?”老人沉吟道,似乎忘记了某件重要的事情。

这场梦总算要解开其神秘的面纱。其实,梦发生的事情可以很古怪,譬如,你可以梦见自己握不稳笔,无法作答考试。你也可以梦见你拿到全级第一,后被人暗杀。在梦中,僵尸可以是不怕十字架,也不怕圣水,也不怕银,但却怕站在香蕉树下,最匪夷所思的是,你可能就是一位僵尸。

“这里是哪里?”汤姆问道。

“这里是你的梦啊!”小孩没好气地答道。

“那么,你们是谁?”想了片刻,汤姆接着问道。

“这些都不重要。我们时间急迫。有样东西,我们需要交给你。”老人插口道,后把一把金色钥匙交到汤姆的手里。。

汤姆:“这是?”

小孩抢答道:“智慧的钥匙。”

“智慧的钥匙?” 汤姆脑海里依然有许多解不开的疑惑,就从空中跌入黑暗。

汤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早上六时三十分。打开桌灯,想把这奇异的梦写在日记之时,汤姆发现一道不熟悉的笔迹在日记本浮现:“忘了告诉你,你还剩下一个月寿命。”

难道这是场与恶魔的交易。焕然间,汤姆满脑子的无法接受。他呆呆地站立着,到底一个中五生能在生命最后一个月做出什么贡献。这个岁数,我们都一直相信人生之路还很长,每一天期盼着长大赚钱后环游全世界。这来得突然,却又同时有一丝当头棒喝的错感。

一会儿后,汤姆半跪了下来,双手握着大脑。这时候,大脑间突然传来了许多资讯,令他头痛不已。隔了好一阵子,痛楚才慢慢消失,视线才慢慢回复清晰。

随手打开桌旁的练习簿,大脑不禁浮现出一堆堆的答案,而且一些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但是,题目就好像一道道钥匙,解开脑袋中未探讨到的神秘之地。

一时间觉得世界仿佛开了个玩笑,汤姆一头茫然地走出房门。看见妈妈在客厅中计算着这个月的开销,汤姆下意识地说道:“RM2478.68.”

妈妈望了望汤姆一眼,后继续敲打着计算机。过了五分钟,同样地数额显示在计算机上。不知觉,妈妈又望了望汤姆。汤姆尴尬地转过身子。

第五章 最后一月

汤姆想了想,到底这种事该如何告诉别人,或者应该告诉谁。或许别人听了,他分分钟钟被误以为是精神病患者。最后,他拨了通电话给好朋友汤米。

在嘛嘛档,他们闲聊了几句后,汤米也察觉了些不妥,并说道:“你怎么心事重重,到底有什么需要我着汤米大师开导,开导?“

汤姆顿了一顿,道:“我现在说的只是个假设,假设你现在还剩下一个月的寿命,你会做些什么?”

汤米思考一番后说:“或许,我会去向我心意的女孩表白,反正也都要死了,脸皮也不需要太薄。也或许,我就会去环游全世界,好好享受一阵子,但是感觉上现在我也没什么储蓄。”

汤姆继续沉默。

汤米:“怎么了?”

汤姆:“没什么,就只是思考人生而已。”

汤米:“哈哈哈,没什么就好。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那你呢?”

汤姆:“我想,表白这回事,我还是不会去做的了,我没你脸皮厚。明天学校吧!”

回到了家,看见妹妹艾米在写着功课,汤姆走了过去。与汤姆不同,艾米的成绩一直都很优秀,从小就立志成为一位好医生。

艾米正读着科学课本:“舌尖对甜味敏感,舌头两侧对酸、咸最敏感,而舌根对苦最敏感。"

摇了摇头,汤姆知道现今的实验已经纠正这错误多年的观念。舌头对各种味道的敏感度是均匀,并没有所谓的局部敏感。

或许汤姆呆望了许久,艾米说道:“哥,你怎么了?在思考什么?”

这一次,汤姆没说上什么。或许,当人生只剩下三十天的寿命,他也不知道该特别去做些什么,不如好好珍惜当下。也或许,他现在能做到的只是打败明聪的博士神话。也或许,他应该学习汤米的勇气,去向爱丽丝表白。也或许,他应该去草场欣赏夕阳。

汤姆的心情就像持续下了场不知名的雨,而自己慢慢被淹没。

三十天、二十九天、二十八天、二十七天、二十六天、二十五天、二十四天、二十三天、二十二天、二十一天、二十天......

我们都曾想过病死,老死,饿死,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当我们拥有智慧的时候,我们开始失去生命。不正确来说,每一天的日出日落,我们都在失去生命,步向棺材之路。只是我们尝试忘记,尝试不理,就好像没这回事一样。每每听到,或看到身边的人逝世,我们才会想起这恐怖的事实,虽然每一秒,世界的某一角落都有人逝世。当你一日知道自己剩下多少日子,每一天显得过得特别沉重,特别难过。

汤姆提起手机,在荧幕上选上爱丽丝,后写道:“你最近好吗?”。他犹豫了好一阵子,担心没话题聊。最后,他还是盖上眼睛,敲了‘发送’这个字眼。他一个人守在电话前,等待回复。

良久,没有回复。

半小时过去。

或许她正忙着,未登入。

一小时过去。

她登入了,却没有回复,或许她未看见。

两小时过去。

或许她忙到没回复。

三小时过去。

她确实无视了。

最后,手机终于响起,是汤米约绥贺、仁达与自己一起上网玩电竞游戏。

汤姆简简单单地回道:“好的,网上见。”

这感觉就像自己从被遗忘悬崖救出。

死亡的到临,就像去领成绩单;成绩已经出炉,不管多不甘,自己其实做什么也更改不了。

第六章 离世

这一天,汤姆比谁都起得早。这一天,是他预言人生中的最后一天。一阵洗涮,他又像往常的每一天一样地去上学。看着熟悉的街道,看着熟悉的朝阳,还有那不能再熟的班级,他免不了有不少感触。

下课的时候,汤米搞笑地说:“你知道为什么美女都不能上天堂吗?”

大家一阵摇头,还真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

他笑了笑说:“虽然他有天使般的脸孔,但却有魔鬼般的身材。”

大家笑成一团。

回到了家,汤姆一样像平日一样上网玩电竞游戏。我们的人生就仿佛照着某种规律运作,起身,做些事,过后睡觉。

到了深夜,临睡前的那一刻,汤姆也不得不开始质疑该预言的真实性,毕竟今天没发生任何事故。

隔早,太阳像平日一样从东边升起,地球还是继续自转兼公转着。

“艾米,去叫醒你哥哥。现在已经中午十二时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他还在赖床!”妈妈命令艾米道。

走进哥哥的房间,艾米摇了摇汤姆。但是,此刻的汤姆没有反应,他睡得很沉,身体非常冰冷。

是的,汤姆的灵魂正目睹着这一切。这一刻,汤姆知道自己死了。

不久后,妈妈跑了过来,后哭到稀里哗啦。再后来,自己的葬礼开始执行。葬礼这天,来了班上的所有的人,包括那一直很忙的女生。汤姆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

“死亡,只是场仪式。”此时,背后传来了那一天听见的苍老声音。但是,汤姆没有反应,至少这一刻不想回答。

汤姆一直直视着,直到月亮都已经与太阳接棒。

老人拍了拍说:“伤心够了,也是时候继续你下一个故事。”

汤姆看了看,沉默,后说道:“可以再待多一会儿,就让我看见艾米穿上新娘衣裳。那一刻的她一定很美丽。”

“别担心,他们会活得好好的。那叫艾米的女孩将来会是一位好医生。”老人没有间接回答问题道。

“那就好。那一直是她的理想。”汤姆含糊地说道。

就这样,一老一少,坐在上空闲聊着,但多半时间,大家都在沉默。

“我是先知。另一个看似小孩的其实已经千万岁,看过了数万场离合。大家都叫他长老,意味着“长生不老”。或许,死亡对他而言是个解脱。”

这一刻,汤姆的双亲已经白发,皱纹都显露在脸上,艾米抱着女孙在他们二老前摇晃着。

先知开了开头道:“汤姆,是时候离开了。”

点了点头,汤姆转过身子,走向一个等待他许久的大门,上面写着“智慧”。

突然,世界又再次换上一张新脸孔,换上一道陌生的街道。而汤姆的脑袋突然剧痛到不得不整个人卷在地上。许多在脑海中的知识正改写着。

他以前活着的时代被称为‘纸器时代’。这个年代,人们都在追求文凭、钞票、驾驶执照、结婚证书等文件,而这些文件都是一张很特别的纸。

光速,不再是无法超越的速度,而只是一个测量单位。

地球虽然只有一个,但却有不同的时空。

当汤姆再次醒来,他已经躺在一张床上,而先知在旁边坐着。

汤姆开口问道:“这里是哪里?”

先知:“你懂的,人生的下一站。”

此时,长老说道:“这个世界,我们依然像以前一样活着,只是我们不需要进食,而这里的科技更加是超越你那个时代十万八千里。而且,每位居民都在勇敢地追梦。当然,我们这一群人是特别的,负责着另一个时空的一些事物。这就好像依你智慧的职责,就是在另一个时空散播知识的种子,让它们慢慢发芽成长。”

这感觉上,这世界依然有商店、有房屋、有高楼、也有戏院。人还是人。分别的是,你不认识在这里的任何人。当然,这里的人有些已经开始觉得在这世界活着并没有目的,而开始掀起自杀的念头。

当然,在这段对话期间,不少新知识闪进汤姆的脑袋。

第七章 造梦机

人的适应力其实很强。一个月后,汤姆已经熟悉了这个新世界。这里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叫作“天方夜谭”,里面售卖着数以万计的梦,也是汤姆时常光顾的地方。

还记得第一次先知陪同汤姆来的时候,他们刚巧遇见了主人家的女儿——快乐。快乐是个开朗的小女孩,有着个天使般的笑容。快乐摇了摇身子,说道:“第一次来吗?”

汤姆点了点头。

“这是个销售与购买梦的地方。在每一场梦,你就是神,可以主宰里面的任何一切。你可以编写一个不怕银,不怕圣水的恶魔,但却害怕站在香蕉树叶下。”

“有人写这么一个题材啊?”汤姆反问道。

“就那个很胡来的胡写。但是,本年度最红的梦是《侠》。”快乐答道。

汤姆摇了摇手道:“没关系,我走走看看一些。”

快乐:“好的,希望你会喜欢上这里。”

荧幕上的目录还是不断地更新。滑了一滑,视线停留在一部戏——《英雄》。英雄,两个字,在汤姆意识中是神圣的。但是,往下一看,却察觉到是胡写的作品。虽说如此,汤姆还是点入了这场梦。

躺在床上,汤姆的意识渐渐模糊,后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一个木酒馆,里面坐着一个大汉。大汉望着手中的杯,杯中的酒,仿佛在思考。周围的人都仿佛各自做着事情,喝酒的喝酒,喝茶的喝茶,闲聊的闲聊,但视线却从没离开过他。但是,大汉并不理睬,依然泰然自若地喝着。

坐在不远处的公差突然说道:“老兄,酒好喝吗?”正确来说,这公差已经直视着大汉许久。画面仿佛是一个品酒,一个看着对方品酒。

大汉没有回答,一杯接着一杯喝着,直到最后一杯。他慢慢地抬起头,望向公差:“这杯酒很难说,你不妨亲身尝一尝。”

一个酒杯剖空而出,飞向公差。公差也毫不思索地接下。这看似随意的一丢,却也凸显了大汉在力道的掌控,杯中的酒丝丝毫没有往外溅。

公差点了点头,提起酒杯,一饮而尽。

“阁下可是人称“九条命御猫”张捕头?”那抛杯子的大汉问道。

“在下就是。”张捕头应道。

“哈哈!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好眼力。难怪在江西那场案件,你可以轻易躲过暗处所发出的七七四十九枚飞镖。哈哈!”

“过奖了。在死神面前,我的九条命看来也是不管用的...”张捕头接道。

“小二,付钱!”死神的手掌往桌上一敲,丝毫不等张捕头的话说完。死神从口袋中拿出一银两银后,说道:“多余的,就当作买新桌子的小费。”

整台好好的桌子,就在霎那间化成木灰,随风飘走。

顿时,所有伪装成客人的马上握起手中的武器,进入备战状态。

死神露出笑容,后大步大步地步离酒馆。慢慢地,他的大衣在人群的视线中埋没。

所有人的目光才慢慢转向张捕头,等待着他的下一道命令。但是,脑海里却浮出一个疑问:难道视死如归的张捕头也被死神的威严征服了。一柱香的时间过去,张捕头依然摆着同样的姿势,连手指头也没有动一下。

当众人在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书生从人群中跃了出来。只见书生用他手中的扇子在张捕头的胸口中轻敲两下,而张捕头顿时喘了一口气,一副想痛骂一场的模样。

书生轻轻地言道:“这里,闲人很多,我们在酒楼楼上谈。”

故事持续进展,直到汤姆再一次展开眼,夕阳已经落下。脑海中依然浮现着“是英雄,重英雄”六个字。

第八章 美丽与丑陋

今天,先知约了汤姆去探望他的红颜知己。路上,他们聊着日常的琐碎事。

汤姆:“来了这里,我发现,这里没有车。”

先知:“车?好久没听到这个字。”

汤姆反问道:“是吗?”

先知:“车,一个铁制的监牢。我们更乐意步行。”

不久,他们走到了一个不显眼的药铺前。药铺的门上高挂着‘再世佛陀’的板子,但是板子却已经被不少蜘蛛网掩盖着。迎面而来的是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大夫,而这不竟与这简陋的药铺成就了强烈的对比。

“你猜猜,这美女大夫今年多少岁了?”先知问道。

“应该是三十岁吧!”汤姆说道。

“小兄弟,今天可是我两千岁大寿。”她笑了笑道。

“这位是智慧,这位是晓敏。”先知开口说道。

汤姆呆了好半响,若这个技术被推荐到他来自的时空,肯定可以大卖,大捞一笔。但是,汤姆还是好奇地问道:“怎么你就不给先知一些灵丹妙药?他胡子都白过白雪了。“

晓敏:“难道你不知道先知的前世是因为家境贫穷,成为了新药物的白老鼠。最后,他被毒死了。”

先知开玩笑地道:“人固有一死,但就是不可以再被毒死。”

晓敏:“智慧,当然,这些丹药都只是半成品。到了我这把年纪,就得天天服用了。”

在回家的路上,先知问道:“你听过美丽与丑陋的传说吗?”

汤姆摇了摇头:“美丽是谁?”

先知:“相传,是这时空最漂亮的女孩。”

汤姆:“是吗?”

先知:“是的。其实,她跟我们一样,是得天独厚的女孩。”

美丽,与我们一样,她的责任是带给世人美丽。对不满自己模样的世人,她总耐心地开导,让她遇见自己美丽的一面。

但是,这个时空却有个满脑坏主意的女孩。我们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们都称她为丑陋。其实,丑陋也不是个丑陋的女孩。相传,她其实是这时空第二最漂亮的女孩。小心眼的丑陋非常嫉妒美丽的美色。她一心想成为第一,但是她只是个凡人。她天天向美丽之神祈求美色。她并不知道,或许她知道,她祈求的正是美丽,这令她妒忌、恨之入骨的女孩。一天、一天的祈祷,慢慢地感动了美丽。

一天,美丽走到丑陋的面前,摇手一挥,把世界上最天使般的脸孔、最魔鬼般的身材给了丑陋。美丽无奈地问道:“如今的你比我还要美。你满意了吗?”

丑陋点了点头,快乐地离开。但是,得到了这世界第一美的容貌满足不了她小小的虚荣心。她依然对美丽不满。虽然美丽不再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孩,但是每个人对她的爱戴却不曾改变。他们的嘴巴还是前一句美丽,后一句美丽。完全没人关心这目前最美丽的丑陋,她还是被冷落的那一位。

这一刻,她开始了报复的念头。她把她的青春花在冰冷的实验室里。经过长年累月的努力,她研发了整容技术,并且也开始在这里盛行好一阵子。不知道通过什么旁门左道,一些初浅的整容技术传到了你来自的时空,并开始盛行。

听说,得知了这件事后,美丽感到耿耿于怀。她那时候的仁慈并没有感化丑陋,反之助长了人造美的风气。为此,美丽离开了故居,四处流浪。有人说,美丽曾在江西出没。可是,却没人肯定那就是真正的美丽。

第九章 先知的离开

岁月匆匆,一日当汤姆从“天方夜谭”走出,听见了先知的死讯。跑过来通知的长老上气不接下气,并将一封信交给汤姆。

信,人写在纸上的话。

虽然两个人都没说上话,但是却都感受到了彼此的难过,毕竟三个人一起度过了多少岁月。

还记得汤姆曾经问过先知:“到底我们两个,谁会先走?”

先知摇了摇头:“应该是我吧!”

汤姆:“那么,还剩多少时间?”

先知:“不知道。死亡终究会来,但也意味着是时候开始下一个故事。”

汤姆沉默,没有说话。

信上写着的不是先知的遗言,而是大家接下来要去寻找的同伴的资料。目标是一位读律师的大学生。

同样的情景,汤姆和长老在他的梦境出现,但是被接待的人成为了去接待的人。

那位大学生相对很镇定,并问道:“你们是谁?”

汤姆:“我们是使者。”

大学生:“使者?”

长老:“我们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你。”

大学生:“什么东西?”

汤姆并不知道如何开口。长老从汤姆的口袋中,拿出了一本笔记本,道:“这给你。”

大学生:“就这样?”

长老点了点头,“还有,你剩下一个月的寿命。”

汤姆没有说上任何话,只看见大学生跌进黑洞。

前阵子,汤姆拜访了晓敏。汤姆敲了敲门,迎上的却是一脸憔悴的晓敏。

走上前,汤姆说道:“先知逝世了,你还好吗?”

晓敏点了点头,过后就一语不发地坐了下来。仔细一看,她的头发白了许多根。汤姆也不多话,就这样坐着,一直坐到夕阳西下。一整天,他们都没有对话,双方都需要对方的陪伴。

“明天,我会再来。”汤姆临走前说道。

就这样,这情形维持了三个月,直到晓敏的头发都白了,脸都皱了。

终于,晓敏开口:“你曾听过美丽与丑陋的传说吗?”

汤姆:“先知曾经提过,在我们第一次见面回家的路上。”

晓敏顿了顿道:“原来他都一直知道。”

汤姆:“知道什么?”

晓敏:“我就是他们口中的丑陋。”

汤姆:“可是,你不像。”

晓敏:“是吗?”

汤姆:“那么,你知道美丽现在在哪里吗?”

晓敏提起手,在她的胸前拍了拍:“她一直都在我们的心里。”

当晓敏研发整容技术后,才发现心其实很空虚。她的一生都花在完美的追求上。她决定去寻找美丽,以来找到人生的答案。终于,不负苦心人,她还是找到了美丽,但是美丽已经很老,走不动了。

晓敏走上了前,把了把脉搏,说道:“你老了。”

美丽说道:“外在的美丽本就是短暂的,和生命一样。”

晓敏拿出回春丹,想把药丸塞进美丽的嘴里。

美丽婉拒了,道:“生命最美丽的地方就在它的短暂,而最重要的是在结束前,已经做到心中最想要的东西。现在的我已经无遗憾了。而你,找到了吗?”

因为这一道问题,晓敏继续活着,继续寻找,直到遇见先知。

第十章 终极这把剑

一个人离世,许多人难过。

有些人跨不过悲伤,而就此沦陷。

晓敏:“如今,先知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倘若你问我,这些年的等待值得吗?我会说,值得的。”

汤姆点了点头,保持沉默。

晓敏:“将来,你有什么打算?”

汤姆:“我想写一本小说,把我们写进里面。”

晓敏:“你有喜欢的人吗?”

汤姆想了想,道:“还没遇见。”

晓敏:“有的话,记得要勇敢告诉她,别像我们俩一样,觉得对方都老了,已经不适合谈恋爱结婚。”

再过了一个月,晓敏老死。汤姆拿着锄头,将她埋在先知的旁边。

“这样,你们就不会寂寞了。”

在医院里,汤姆问医生道:“医生,植物人会思考吗?”

医生顿了顿道:“照理说,他的脑还是很活跃。”

汤姆:“那么,他会不会感到寂寞?”

医生没有回答。

躺在病床上的植物人是长老。那一日,长老约了汤姆出来,发了半小时的牢骚。

长老:“很抱歉。”

汤姆:“为什么?”

长老指了指桌子上的毒药,说道:“我决定走了。”

汤姆又问了同样的问题:“为什么?”

长老:“我已经无法承受失去。同伴一个个死去,我却还活着。因为害怕失去,我学习疏远。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是说断就断。”

汤姆:“没关系,我没怪过你。”

长老:“那就好。”

在床座上换上一束鲜花,汤姆算了算时间,又是时候去执行任务。刚巧的,他遇上了另一个“女天使”。

汤姆:“你好!我是‘智慧’。你呢?”

“女天使”:“我是‘幸福’。你好!”

汤姆:“那么,你幸福吗?”

幸福:“难道现在的天使都是如此搭讪女孩的吗?”

汤姆尴尬地道了歉。

幸福:“或许充满智慧的人都不明白幸福。他们一直有所追求,而没时间停下来享受当下。而也有些总是过于理智,而不把情感当作一回事。”

汤姆:“你打算接下来去哪里?”

幸福:“天方夜谭。”

突然大脑震起了场大海啸,汤姆激动地说道:“难道你就是那个《侠》的造梦者?”

幸福微了微笑,点了点头。

汤姆:“悟空倒在地上,变成了残废。接下来的剧情会有什么发展?”

幸福:“那么,你觉得呢?”

汤姆:“若你现在是去造梦的话,这说明故事并没有结束,就只是看似结束。我们如此难得遇见,你能不能给一些剧透?”

幸福笑了笑:“那么...重点是那把剑吧!”

汤姆:“我们会再遇见吗?”

幸福:“不知道,但是,你可别慢慢喜欢上我。”

可也因为这次的相遇,一把叫作《终极》的利剑传奇在某个时空诞生。

-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