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星期五

昨夜

昨夜,雷声连响,我也不好意思开电脑上网,毕竟我可不想好好一台手提电脑就在雷雨中一命呜呼。关机前,我看了看时间,十时五十六分,心想夜色已晚。

走出温暖的房间,打开大门,如预料的,屋外下着毛毛细雨,一点一滴地敲打在屋外的地砖上,一点一滴地敲打在婆婆的心湖上。婆婆,一人坐在庭院的藤椅上等待。雨风狂狂地吹着,但是婆婆的忧心依旧。

我走上前说道:“婆婆,十一点了。现在,又下雨。爸爸驾摩托车,不方便回来。但是,别担心,爸爸有钱,不会在外面饿死的。”

婆婆说:“有一次,你爸爸凌晨一点的时候才回来,问他去了哪里,他说他迷路了,天色又黑,差点就回不来了。”

我说:“别担心,爸爸又不是第一次这么迟还未回来。”

或许,这也算是自我安慰。身为次子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在茫茫人群中寻找爸爸,或许连该从哪里寻起都毫无头绪。

雨继续下着,风依旧笑着,婆婆依旧一脸忧伤。二十多年了,这画面依旧一样,一样的人在等待,一样的人被等待。在我过去在国外的日子里,这一幕已不知上演了多少遍。

弟弟说,婆婆恨不得三小时就见一次,不然就就会担心她的儿子。

婆婆说,那一天,遇上一位阿嫂说起她十八岁的儿子,一星期只回家两次,而她就无法接受。我问,那个阿嫂怎么想。婆婆说,她应该是慢慢心寒。

驰过的车子、驰过的摩托车,数量不少于二十,但是没一辆是爸爸的。

我转身走开,去看看妈妈。妈妈一手拿着报纸,一手拿着布,擦着餐桌前的玻璃镜。一见她,我就问,这么夜了,爸爸还未回来,怎么办?

她说,能怎样,电话,他又忘了拿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雨继续下着。走上妹妹的房间,看她的功课做得怎样。下来的时候,半小时已经过去,雷声已经停止,但是爸爸还未归来。扭开电脑,我继续整理着博文。或许,我就是这个样子。心里想着,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倘若这时来了通电话,说爸爸遇上意外,那该如何是好。我继续若无其事地做着,尝试分散注意。

门外传来了爸爸的摩托色,我冲了出去,没有丝毫质疑。爸爸回来了,时间十二时二十分左右。我打开大门,问道,爸爸,你去哪里了,婆婆很担心,还以为你迷路了。“

爸爸笑道:“我都大人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婆婆见到爸爸,说道:“你到了明天再不回来,我就要去报警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