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8日星期一

说妈妈

母亲是个伟大的字眼,带着令人敬仰的光辉。我不叫妈妈母亲,因为妈妈比较亲切。

开始写这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对养育我长大的妈妈是很不了解的,至少我不知道她年少的时候是个怎样的人。她过去年轻的容貌,也只能在相簿里寻获。她调皮,还是乖巧,我也说不上。顿时,感到有点感概。

倘若要我说她,我也说不上多少字。我认识的她,是我懂事后的她。之前的,我只知道,她小六毕业后,就没继续升学,过后嫁给了我爸。小时候,总认为,老师本来就是老师,校工就是校工,他们都好像不曾调皮、年轻过。父母在我脑海的印象也是如此。

前几天,坐在房间,我上着网,弟弟读着书,妈妈修补着衣裤。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突然说起她小时候曾经是校内羽毛球比赛的第四名。

弟弟和我都吓了一跳。

过后呢,我问。

她说,没得代表学校参加比赛,因为只有前三名才能。

我调皮地问,多少个人比赛,难道只有四位。

她说,男女各十位。

她接着说,校内乒乓比赛也是第四名。

我们又吓了一跳。在我的记忆里,我只记得,小时候,妈妈曾教我们三兄弟打羽毛球。但是,浑然不知她也会打乒乓。

或许意识到我们的惊讶,她说,小时候,读书不是很会,但就是很会玩。

她又说,小学的时候,老师曾经送她一个有温度计的船模型。那时候出嫁前,跟外婆说过,要把它带过来。但是,结婚的时候不可以带东西,结婚三天过后回到娘家却又忘了拿来,一个月过后,回去的时候,外婆早就把她所有的东西都丢了,都丢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