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8日星期二

最初

其实,我觉得最难的问题莫不过于最初,不管是做什么。就好像你写部落、写小说,当你不断地做下去的时候,我们渐渐迷失方向。或者说,我们会不知觉地向新方向前进。是脱节了?还是现实的压力?

不知道,就好像是最好的借口,但也是最烂的理由。我重写了《狂梦》,放在另一个部落。但是,倘若你问我,我最初想表达什么。我说,我不清楚。直觉上,这小说有点像哲理小说,但是有这个类别吗?

现在,正写着《终极杀手》。故事在第五章停了,完美地。过后,又想加一点情节,就继续写多了三章。再过后,就想到更多的故事,又继续写下去。但是,我是用什么心情去写?不知道,就好像想把自己想到的写出来。但是,故事却也无法高潮四起。我到底怎么了?

难道我真的因为要写长,而傻到去谋杀自己的作品吗?

我还是不知道,但是写的时候,我很高兴,就是很简单的高兴,或许是因为成就感。我或许真的累了,忘了最初,就好像这个月无端端地把一大堆小诗放了进来。我真的越来越搞不清自己了。

或许你可以当作我对这部落的剖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