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8日星期三

泡泡

走在陌生的马路,踢着堕落的沙石,我无目标地行走。

离家不远的公园,可看到许多的小不点儿。直到现在,我依然喜欢秋千上的感觉。风,习习地拉着我的头发。我勇猛地后退,向前冲,将双脚竖成直线,但愿能飘得更高、更远。

小马路旁,站着一位光着身子的父亲,和两位拿着吹泡泡水的小孩。小孩,仿佛当年的我,一般的快乐。虽然握着的只是吹出泡泡的肥皂水,但是却觉得自己握着一个很特别、特别的东西。

小孩吹了吹,害羞的泡泡却不愿出门。小孩提起泡泡棒,交给父亲。父亲用力一吹,泡泡跳了出来。

我喜欢泡泡。犹记得小时候,姑姑买了瓶给我吹。那吹出泡泡的液体很快就用完了。有一天,我发现那液体只是肥皂水。那时侯,我打定主意,偷偷跑进冲凉房,倒了些肥皂液进入我小小的瓶子。吹了吹,泡泡出来了。望了望四周,我静悄悄地把已装着肥皂水的瓶子藏在我觉得最隐秘的地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