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2日星期四

化妆

化妆是门艺术,也可以是门邪术。有人成功地把黑小鸭化成白天鹅。但是,把白天鹅化成黑小鸭的也大有人在。化妆是其中一件我没头绪的事。

犹记得大学先修班结束的时候,我们有一场叙别会(Grand Dinner)。一向不注重形象的我,只是随意穿了件formal,连发型也不多打理就出席。我觉得这就是我,你之前见到的我就是出现这叙别会的我,我不觉得需要去伪装、去打扮。

相反,许多朋友都很重视这个场合,许多去买衣衫、做打扮,势必要把最好的自己呈现出来。我真的有点差劲,竟敢如此随便,但是我并不后悔。

那一晚,我看到许多朋友的另一面,尤其是女生(我不是性别歧视)。有些打扮得花枝招展,但对我而言,更多的是把眼底打得太深、妆化得太浓,其程度有时候令我记不起眼前的这位仁兄是谁。事后,我面壁思过,难道我与美丽的现代观脱节了?或许吧,但是谁也无法否认,自然也是一种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