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1日星期三

爱胡写

不可思议,即第十一本书(book 11),是十全十美赛跑之外另一自我要求。铁笔之下不只是那永远出席的单一规律,无理落跑的文字总会出现。流水似的岁月,在地球的每每角落,划分出昼夜。但是,流水似的文笔,却蕴藏着灰色底盘,见证无所谓的历史、现在甚至将来。

在一群人来认可这是改朝换代的精神饮食,总得一群傻傻的笔者坐在书桌前开始动笔。所以,不单是孔子能有孔日,你我都有同样的发声空间。还未配上深深的眼镜前,升上决定未来职业的学府前,我也曾相信自己能用自己的声音来挽留每一个时代。是的,是每一个时代。

但是,界限的天涯下,却写着一句苦苦的禁语:你只是个平凡的人,写着平凡的故事,你那自以为的是创新也只是某某人在某某时间画上他心中默写的第一笔。当用尽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无法感动你,那么只好用自欺的战术来说服自己,以便坚持下去。

人生是台舞剧,而扮演的每一个人在黄花枯萎时只好离开。永别于柠檬似的送别、愧疚于欢笑嘲讽的边沿,快乐在落空的寂寞,这无非是人生的落泪的一小部分。至今,我们所见识与歌颂的,也只是大森林中的小森林。

p/s 不好意思,在旅行着(所以放自己假一个星期),这一篇完全是为了滥竽充数(这只是写到一半的劣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