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0日星期二

上考场

今早,坐电火车去考场。

头依偎在窗边,玻璃窗外的景色换了又换,。

火车内的乘客谈笑风生,慢慢地变成了回忆的铜黄色。

年迈的火车摇摆着沉重的身子,像条多脚的毛毛虫。

盖上眼睛,想了又想。过去的考试磨练,考试应该成了家常便饭。

深了深呼吸,心想这一次也不会列外。

后记:过去的十五年,我一直都在重复着同一件事——读书。也就在这不知觉的情况下,岁数已步入不想曝光的年龄。除了读书,什么也不会做,不禁有一事无成的感触。

2012年10月29日星期一

越压越有力

考试是件很压力的事。
压力的时候,我就来这里透一口气。
慢慢地,这个月的博文已上升到41篇。

这数字并不神圣,它只是我个人的压力指数。
数字越高,相等于越压力。
所以,平均每天都很压力。

明天就要开战了。
我真的有点害怕。
一半的我不想读。
一半的我觉得需要做最后冲刺。

不管怎样,别担心。
我会越压越有力的。
就这样。
我现在要去温书了。

2012年10月28日星期日

《我的歌声里》——曲婉婷



看到哥哥在他的部落格提到这首歌,我也不禁想推荐一下。

你敲了敲门,丢下手中的记忆,后又不回头地走开。

你的潇洒,是我无法办到的。

所以,我选择用上天给予我的文笔,来歌颂你。

再会了,时间。

后记:不好意思,我很爱胡说八道。请听歌,别听我的废话。

《一念执着》——胡歌和阿兰



“你喜欢听歌吗?”你问。

“还可以。没特别喜欢。”我答。

我没特别喜欢听歌,但是我有时候会去留意。一首歌的魅力远胜于一堆的字,所以是我摄取养分的好去处。

《一念执着》这首歌,听了一遍又一遍,只能说越听越喜欢。

最喜欢的是男女对唱,仿佛是诉说各自对爱的抱怨。

男的说,就是因为那一念之差,而踏上这错爱的不归途。

女的却说:倘若不见,就会不念,也不会有后来的爱情慢慢沦陷。

最后,却同时埋怨是时间的过错。

后记:时间,你好无辜,我不怪你。

2012年10月27日星期六

落幕

2012 第六屆《大馬中文部落格祭》最佳自爽部落格成绩终于揭晓,而心也静了下来。败北感言是:终于,败北了。(注:我不是独孤求败。)

明年,大概不会参赛。因为今年入围已经是一个肯定,想伟大地向世界宣告:让其他还未入围过的博客入围吧!

其实,在等待成绩的这段日子,我很担心。不瞒你说,我想过拿奖这件事。顿时,我感到莫名的压力。

心想,我什么都没有,请别夺走我唯一引以为傲的个人创作风格。得奖,是种虚荣,无形中你会有个包袱,你必须写出一定的水准。

简单来说,我担心我会失去创作的快乐。我不喜欢压力,所以投入这无忧的部落世界。我不希望,自己拥有的这,也被别人比下去。

我开始盼望自己没拿奖,甚至没入围。那么,我可以像个小孩,遥望着高高在上的星星。也因为如此,败北的感言是用“终于”开始的。

比赛,是残酷的,必须分出那不必要的高低。何谓最佳?何谓自爽?你告诉我,好吗?

比赛的最佳,是裁判眼中的最佳。但是,它并不是我心中的最佳。

在我的心中,《有点意思》是最棒的,不管它入围与否。相信许多博客也这么认为自己的部落。

其实,我个人喜欢的部落,许多都没入围(或参赛)。

我只想说,好好地经营你心中最佳的部落,无需要去比较。

2012年10月26日星期五

重新包装

我是个懒惰的人,一直都是。虽然决定重新设计,但也只是随便搞搞。

背景依然是我喜欢的蓝天白云。这是部落的原貌,也是我一直的幻想天堂。

最大的改变是迎接读者的图片。其实,也没想多久,我就选择了这张图片;真理就像乌云后的太阳。看久了,觉得图中人仿佛是在这默默耕耘的我,把鱼网抛进大海,期望着真理,殊不知真理就在眼前。


为什么会重新包装?因为想给读者一个比较舒服的感觉。毕竟人靠衣装,所以只好把它打扮美美,将来它才可以嫁出去。*奸笑*

2012年10月24日星期三

你sodium吗?

你知道什么是Na吗?

记得有一天,哥哥对我说:“我们很sodium。”

我的脑袋突然停着了,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他接道:“Sodium的化学标号是Na,而Na 就是 Need Attention。”

那时侯,他很泰然自若地说道。

与其趾高气扬地说,我为文字战斗,我会学他自爽地说:“是的,我需要关注。”

在文字的旅程中,日复一日地写,不就是希望有人会欣赏、有人会肯定吗?

所以,很难,或者接近不可能,我能像一位前辈所说的:作者从来就不需解释自己想表达些什么,让读者自己去想。倘若要解释,那么就没必要搞创作了。

写到这,想到一位很喜欢照镜子打扮的朋友。他说:“自恋又怎样?至少比自卑好很多。”

是的,好很多。

*发梦中*
每个博客都是独一无二的。倘若有机会颁奖的话,我会给每一位博客一个奖:“你的是最佳更新奖,你的是最佳个人奖,你的是最佳风味奖,你的是最佳幽默奖,你的是最佳趣味奖,你的是最佳团体奖,你的是最佳设计奖,而你的是最佳小说奖,你的是最佳无聊奖,你的最佳图片奖,你的是最佳最佳奖。。。”心想,不管是什么奖,那将都是一份肯定。
*发梦中*

切记,自爽无罪!

2012年10月22日星期一

出书的心愿

今晚(10月22日) 9 点钟,三位入围2012 第六届 《大马中文部落格祭》比赛的博客到爱 FM 电台空中亮声。我个人没守着电脑前聆听这个专访(毕竟有考试要温习)。我倒是去浏览了《kampung girl 。风花雪月记事本》

这部落的介绍,我很喜欢:
等我以后老了,老到无法再写部落格,我会把部落格里的文章都打印出来做成一本书,然后从最新的那篇文章看起,慢慢地看回去,就好像在倒带自己的人生那样,逐一回首过去的风花雪月,你的脸,他的脸,我是否依然记得。。。

我突然也想说,等到有一天,我老了,但还没出过属于自己的一本书。那么,我也会自助地出一本。这本书不需要华丽,可以是简陋到写满我的字。

就这样,我好像看到三四年十年后的自己,握着自己的一本书,或许是这世上既有的一本。翻着一页,又一页,慢慢地,回味过去的自己、走过的路、看过的世界、感受到的事。

那曾经、很久以前的自己。。。

2012年10月21日星期日

反省

每位博客都希望许多人浏览自己的部落。开始写的时候,我的确有这么一个虚荣感。我恨不得天下都知道。昨夜,逃出温习的被窝,我躲进过去作品的世界。

从读者的角度,我发现自己的文笔并不幽默,也没什么个人特色,只能说是单纯地记下生命。读了一篇,接着一篇,才明白自己的愿望是多么遥远、多么不实际。

在这“快熟面”的社会,很少闲人会有时间来关心另一位陌生人的点点滴滴。所以,我释怀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反正这部落的初衷是写给自己的。

倘若有人愿意留下,那就留下吧!倘若没有,我还是会一个人继续地自言自语。

第六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祭》得奖成绩将会在10月27日公布。我想,我这部落是拿不下《最佳自爽部落》的。所以,与其等到那天才说“没得奖感言”,我想说些话:

写部落,这条路是孤独的。你看到有人成名,有人出书,但那是少数。默默耕耘却无人到访的部落,满街都是。所以,别担心、别害羞,我的部落也是。为了自己,为了将来的自己,别放弃,坚持下去。加油!

2012年10月20日星期六

写给母亲

10月20日,妈妈的生日,心里暗道。
时间慢步离开,但是一年却这么快过了。

今年,我想说:妈,你过得好吗?要好好照顾自己!
或许,答案还是回到原点:别担心我这里。你,一个人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但是,这是唯一你这不孝儿子现在所能做的事。

二十一年了,就这样让你操心二十一年了。
现在,长大了,比以前懂事了。
也开始明白,人在病痛是软弱的。
我说,我不会担心你的健康,是骗你的。
前阵子,看你咳嗽得那么严重,我感到很无力。
我这所谓的未来药剂师,既然在这重要的一刻,什么也办不到。
虽然很不愿意,我只能说:“要好好照顾自己。咳嗽好了,告诉我一声。”

妈,在这漫长的路程,
我会好好地读下去。
而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相信,你会的)

妈,生日快乐!

2012年10月18日星期四

一觉睡醒

一觉睡醒,惺忪的眼睛慢慢苏醒。心情、思想空空的。但是,对我还活着这个事实,有股莫名的踏实。

睡前,我心烦得很。或许你不信,我可以因为鸡毛小事而一副苦瓜脸,仿佛明天是世界末日。

对着空气叹息:为什么我会那么傻?怎么那时侯就是想不到?

“知错能改”这说法仿佛小时候的童话故事,只存在幻想,而不是现实。

每一分钟,每一秒,我仿佛看到自己的心在喊痛。

 一觉睡醒,心情多多少少好了些。重想的时候,发现事情并没有想像的糟。毕竟,活着就是希望。

一觉睡醒,仿佛有所觉悟;既然发生了,就不必去想,因为想多无益。

现在,只能一边等待,一边活在当下。

其实,人生的等待,真多。 成绩,要等老师公布;吃顿饭,要等人齐;甚至做功课的时候,我还会偷懒地说明天我才开始做。

一觉睡醒,我好像复活了;我重新遇见生命的希望。这是错觉吗?我不想知道。

结语:心烦的时候,就去睡觉吧!

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

三个字

有这么一个说法:

“我爱你”,只需要三秒来说,三小时来解释,但却要一生去证明。

我想像有一天,我只有三小时来对某个重要的女生解释“我爱你”,我大概会说些什么?

总觉得爱一个人,很难说你喜欢她的某一点,所以就爱上她。

就好像你喜欢她的好心,那么你会爱上每个好心的女孩吗?

或许,我会静静地坐着,用两小时五十九分钟五十七秒问自己一些问题:

我真的爱你吗?

我爱的是我想像的你,还是眼前的你?

我确定自己会爱上你的全部吗(包括我不认识的那一面)?

这是一时冲动吗?

我真的,真的确定吗?

倘若我肯定我的答案,那么我会用最后的三秒来对你说“我爱你”。

2012年10月16日星期二

追梦

害怕是黑暗的尖刺,怕受伤所以不前进,也有所犹豫。对将来的不确定,我会想哭泣。是的,我很努力地做好每一件事,但是我没其他人想像的坚强。我软弱得很。

我决定咬紧牙齿,走下去。我要变强,一天比一天强。直到有一天,我不再害怕向前走。

梦想,是个人想追求的事。天底下,没人了解你的梦,所以没人能帮你完成。为了自己,为了梦想,要有勇气去追!

我要的不只是成为一个博客,我要成为一个很厉害、厉害的博客。到底什么叫厉害?我没去探讨,因为没人可以告诉你一个厉害的博客可以有多厉害。反正,搞梦想,这件事,最重要的是你想不想。

有勇气去追梦的人不多。许多人,认清现实,衡量利益后,选择性地放弃。所以,我很敬佩那些有勇气追求梦想的人。而我希望自己能成为自己敬佩的人。所以,虽然前方的路线不明确,但是我已做好走下去的心理准备。

最初

人降于世,第一个接触到的是母亲,后来家人、朋友、老师。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快乐、我要写书、我要成功。

小时候,对这些梦想,我不知道有多难办到。日子一天天过,而我慢慢懂事。

懂事了,快乐的焦点慢慢模糊。我越来越不懂得如何去快乐。想想觉得有了钱,就会快乐,所以想要赚好多、好多的钱。

懂事了,写书的焦点慢慢模糊。最初,只想让别人读到自己的文字世界,渐渐地想学别人出书,但是自己没写得怎么样。

懂事了,成功的焦点慢慢模糊。成功可以简单到只是天天超越昨天的自己,但是却得知那些公认的成功人士都是一些拿奖的。所以,开始看轻自己。

当你迷路的时候,问问自己,自己原本是想做到什么,而不是过后别人期待,或认为你应该完成什么。

结语:人要幸福,所以去赚钱。但却赚了钱,忘了要幸福。

梦想的故事

梦想是海底的宝藏。在千川还没流向大海前,每一颗小水滴都有自己的一个梦。它们想走出自己的天堂,用自己的双眼见识这陌生的世界。

一天一天地过去,小水滴还是跟着河流流着。

流着,流着,它就问自己,到底梦想要如何去实行呢?

它看了看朋友,朋友看了看它,都摇了摇头。他们都不知道如何离开。

随着所谓的大势所趋,它们都低下头,流进大海。

后记:追求梦想仿佛是以卵击石。虽然努力可能是徒劳无功,但是你可以很自豪地告诉别人,我曾经很热血地追求过。

2012年10月15日星期一

无为

超越,已经很难。
他喘着气地说道。

他的剑术已经到了改朝换代的境界。
但是,他相信,天外有天。
所以,他日夜练剑。

有一天,一位长者看不下去,问道:
“怎么总是练剑?”
他答道:
“不练一天,我会发现自己退步。
不练一个月,高手会发现我不再无敌。
不练一年,我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剑手。”

长者长啸而去:
“人啊人~你总想拿到第一,但是得手后,你就不想放手。
倒不如我,落得一身清闲,吃得饱,穿得暖,睡得好。”

赶时间

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可以平凡到有点幽默。

今午,朋友问我:“怎么你这么赶时间?”

爱瞎说的我就说:“因为时间等于金钱。”(实因是考试要到了。)

朋友回道:“可是,你现在是无业游民。”

2012年10月14日星期日

我的简介

我的自我简介就只有令人认为我很自爽的九个字:

我,不特别,但也不平凡。

每当我难过,我就会告诉自己同一句话:我,不特别,但也不平凡。

我不特别,因为我不是很乐观、不是很坚强、更不是超人,所以会伤心难过。

我不平凡,因为我有梦想去追、有目标去完成,所以我要站好脚步,往前冲。

但愿当你读到我的简介的时候,你会如此鼓舞自己。

谢谢!

活在当下

“每个人都在谈梦想,但是每个人的梦想都不一样。”
这句话,就这么敲着我的心。
我暗自地道,梦想不是拿别人的,当作自己的来追。
那么,到底我有什么梦要去追呢?

望向窗外,总觉得有点说不上的遥远。
外面的世界,我默默地说道。
房子高高的。
人多多的。
但却说不上的安静。

我转过身子,看了看眼前的功课。
不想了,我要活在当下!

2012年10月13日星期六

涂鸦

两性专家可以冷静地告诉你,爱不能勉强,勉强的爱不会幸福。

那么,我在这里想冷静地告诉你,写作不能勉强。勉强的文字,只能说是用开心来贴补空虚的悲伤。

我不写爱情小说,不因为我不想尝试,只是我写不出那种字里带甜的感觉。倘若你逼我走上写爱情小说的路线,那么我只能笑笑地说,我写暗恋小说好了。

我写不出:一天,我转过身,我发现我遇上了我的命中注定。是的,倘若真的是命中注定,那么就注定我开始写的那一刻,会越写越差,越写越没感觉。

写文章的时候,许多人都忘了一件事:文章是把感受文字化、把想法文字化、把记忆文字化。写作并不是逼自己去写些东西来证明自己。你可以写一万字小说来证明自己能写长篇小说。写完后,你会松下一口气,但不会想再写一篇来证明自己。

写作纯粹是在纸上涂鸦。想涂什么,就涂,别管别人涂些什么。别担心,总有人,会为你留下。

2012年10月12日星期五

我不是诗人

我不是诗人,所以写的文章很简单。或许说,我宁可文字简单得一点诗意也没有,也不肯读者读不懂。读者不需要那份自卑感。

拿起较文艺的书,翻开来看,我或许十页内一页也看不懂。但是,不会因为我的读不懂,我会说这作品很深奥,能说的只是我们无法看到作者想表达的意境。是的,作者或许真的写得很好,但是让很多人看不懂不证明它就比别人好。

我离开了文学的正轨,背着自己的一个梦想离开。我要创造的天地是一个不需要太过修饰的文字;每个人都读得懂,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写出那份感动的写风。简单,可以是种美。或许,有一天,那些狂读诗文的人读累了,他们会想吃点清淡的,而来读我的作品。

市面上,用平易近人写风的作品很多。因为它们平民化,所以谁都可以写。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把味道写出来。我读文章的时候,希望作者的文章
1。通顺(不像五岁小孩子说话,要有一定的文笔水准)、
2。贴实(作者形容一个人如何,而不是告诉你一堆形容词,如好心、善良、美丽、漂亮等)、
3。少错字、
4。标新立异(不写一些老掉牙的话题)、
5。也不失去个人风格。
而我给自己设下的目标是同样的。

这是我的天地。有空,我就来磨刀。但愿刀磨多了,就磨出个人味道。

2012年10月10日星期三

饭战

“妈,可以吃了吗?”

“爸还没回来。再等一会儿,好吗?”

“可是,肚子好饿噢。”

“好吧!你先吃,妈妈待会儿陪爸爸一起吃。”

“哈哈!妈妈最棒了!”

“小明,别只是吃菜,也要吃点肉。”

“可是,不是说要少吃肉多吃菜吗?”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报告长官,敌人的攻击越来越强悍了。”

“我知道。但是楼上还没送支缓来。”

“那么,我们打开仓库,好吗?”

“仓库的供应已剩不多。”

“但是,照这个情势,我们必输无疑。手上的子弹所剩无几,而且勇士个个已好几天没吃。”

“看来这是场硬战,但是我们别无选择。”

“但是长官。。。”

“我知道,但是现在我们只能等待,等待上头的支缓。”

两小时后:

“报告长官,楼上终于送资源下来了。”

“那真是太好了!去叫大伙儿吃个大餐。吃饱后,勇士们请装上米饭子弹准备作战、工兵们用蔬菜修补被攻破的城池、厨子们则把多余的脂肪存进仓库。”

2012年10月9日星期二

年轻真好

真的有点累,不知道自己追求什么。
我的目标不明确,就连主题也是。
难道不是说随机应变吗?
问题来了,就去解决。
但是变化得太快,人家看不懂你。

是鲁莽,还是年轻?
年轻真好,长者说道。
因为年轻,我们不知道什么东西可以做,什么东西不可以做。
傻到有时候连理想,还是现实也分不清楚。

但是,为什么就死死跟别人怎么做。
跌倒了,就学会站起来。
不明确的东西,在进行中得到答案。
这不就是人生吗?
当一个人告诉你,
考试不可能拿到一百分的时候,
你有告诉自己,你拿不到吗?
没有,我说我会得到。

经验,教会了我们许多事。
但是,我们却失去了热忱。
满脑子的想法,却因为害怕失败而不做。

我觉得,做法是一个作风。
人家做的,你可以参考,但不需要去学。
因为作风,就像写风。
你想学,也未必学得来。

2012年10月8日星期一

目标

又是个夜深人静的夜晚。
写到夜晚,突然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不如这么说吧:

友人说:“追求你喜欢的东西!”
我欲言又止地道:“其实。”
友人:“其实什么。”
我:“其实,我喜欢的东西太多了,如学电脑、摄影、写部落。”
友人:“喜欢摄影,就买台相机吧!”
我:“会的,年尾回家的时候去买。若能的话,就参加网络摄影比赛。”
友人:“参加比赛?还以为你摄影只是兴趣而已。”
我:“都拍了,参赛也不会损失。最近,我也参与了一个中文部落格比赛。”
友人:“真的?”
我:“真的。”

最近,都在想:人要活到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我九一年出生,所以今年二十一岁。
长大、老去,这一切就好像在弹指一挥间发生。
我不怕认老,因为我年轻过。
但是,我还有许多我有兴趣但还没尝试的东西。
所以,我要比别人更努力地去追回来。

我记得四姑说的话:“帮人是好事,但也要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
所以,我决定凡事一步一步来,不要一步登天。
前些日子,哥哥介绍我网上学习,而我报读了我一直想读的电脑学
我警告自己,大学学业为重,别忽略了。

或许你看到我天天开心,在部落胡写。
有时候,还搞笑地丑化自己。
但是,我一直都很认真地活着。
写部落,不完全是因为自爽,
我想让大家听到我的声音。
我,不特别,但也不平凡。

p/s 已经好久没写这么沉重的文章了。

寂寞的自爽

作者是自爽的。他一个人躲在黑漆漆的矛屋,用着柔柔的月光,敲打着键盘。

他不解释自己在写些什么,因为他知道作品是先写给自己,后才奉给读者的。他左右看了一会儿,后又静悄悄地躲到书桌前。

就在这滴水不侵的小茅屋,他继续写着:昨天已经结束,今天要结束,明天将结束。他知道,太久没出去晒晒太阳了,他忘了除了结束,还剩下什么。

但是,他害怕阳光的紫外线。他听说,紫外线很恐怖,会得皮肤癌,后慢慢地死去。他看了看遥远的草原,耸了耸肩,躲了起来。

这是电脑前的你吗?

写到这,我想说的,已经结束。而你的,才正要开始。

自爽?

书读了一整天,脱下沉重的理科书,躲进文字的世界。看了历届的《大马中文部落格祭》成绩,发现曾入围或得奖的部落都很强。

读着、读着,想起一个问题,我入围的奖项是“自爽”,但是为什么我会入围呢?为什么他们会选我的部落呢?疑惑中。

会参与“自爽”,是因为没有类别更适合形容我写部落的原因。但是,当有人告诉你,你写的部落很自爽,而且是很自爽的那种。感觉上,天啊!我的自爽病有这么严重吗?

为了探讨这问题,理科生的我只好追根究底。

自爽的官方诠释是自爽无需理由,没有定义,时间和空间任我行

有问题吗?没有。

2011年,这类别是用投票决胜负的。所以,没有官方点评。(赢这个奖项,简直和自爽没什么两样。)

2010年,得奖部落的点评围绕着部落格的独特风格及整体设计。(问题是我有吗?)。
其中一名入围的感言是说没什么人会浏览或留言的东西(这简直是太像了!)。

2009年,得奖部落的点评是什么幽默中凸显个人化,表达最个人化的一面,结论是超级自爽。

天啊!这是什么类别!

算了吧!都入围了。继续地写下去,好了。

2012年10月7日星期日

考试接近了

考试接近了,五个字。

读到这,你大概会知道,我想说,是时候闭关。

部落会冷清一个月,虽然温习是热血的。

问了许多回,如何写诗歌、札记、散文、戏剧、小说等。但是,还是听不到满意的答案。所以,考完试后,会继续摸索。

现在,放下这些小问题,全力备战。

再会了,我这自爽的部落。

2012年10月6日星期六

天使与恶魔

一年一度的天使训练班终于结束。过五关斩六将的天使分别开始执行漫长守护良心的任务。此届的优秀生——阿尔文天使被分配到一个刚出世的婴儿。

 十五年的岁月,安安稳稳地度过。早期心志勃勃的阿尔文天使也因此日益颓散。

“十五年了,不说没看到来偷吃良心的恶魔,连影子也没有。到底这使命有何意义?”看着眼前守护的良心,他暗道。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那是个炎热的下午。一位年迈的老人走在冷清清的街道。街头的另一端,一位十五岁小男孩双眼盯着老人。

突然,老人的钱包掉了下来。

是时候了,他想。三步并作两步,他冲了过去。

用他毕生最快的速度,他捡起钱包,企图转身溜走,但是还是犹豫了。

就在那一刻,老人说道:“真乖,这年头,这么乖的小孩真难得。”

小男孩把钱包硬塞给老人,后转身离开。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突然,一把斩魔刀直穿阿尔文的胸口。

他转身一看,插入这刀的是位年迈的天使。

阿尔文吃惊地问道:“为什么刺杀同胞?”。

年迈的天使冷酷地答道:“你是恶魔!”。

结语:恶魔,是偷吃了禁果的天使。

《诗人漫步》——蔡依林



诗人,活在自己的世界,吸进灵感,呼出作品。一切,都成了他的养料,包括孤独。其实,他什么也不懂,因为他一直都只是站在原地,凭空说话。

2012年10月5日星期五

中学的时候,为了应付考试,不得以提起笔写作。写得一团糟的时候,一气之下就把纸搂在一起,丢进垃圾桶。比较起电脑打字,过瘾得多了:以前,写得不好,身旁还有一堆废纸陪伴;现在,写得不顺就删,删到有时候,眼前还是一片空白,看起来就像个呆子对着荧幕发呆了许久。

今天,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所以也呆了许久。时间一分一秒地过,文章还是空白一片。脑袋空白吗?是的,怎么就在想好好写一篇的时候,述说能力便消失。今午,什么也不想,就很自然地写下:“写好一个作品前,要学会欣赏别人的。而且,学会了,就是你的了。”

或许脑袋太累了,不能想了,给它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2012年10月4日星期四

《我们还有梦》——大马博客们



一听再听,我慢慢沦陷,在茫茫的文字里。

这首歌的歌词很有意义,也很美妙。希望你也会喜欢。

《我们还有梦》——大马博客们

我是潜水而来的鱼,游到这里轻尝你的美丽。 
远远感觉你的无常悲喜,静静感受你掠过的痕迹。 
在你怀里,用心去听、秘密让有心的你洞悉。
用力地写,拿出勇气。气息竟是如此的甜蜜。

碰在一起也不觉拥挤,是缘份让我们靠在一起。
今后无论身在哪里,记得彼此填满过的记忆。
在你怀里,用心去听、秘密让有心的你洞悉。
用力地写,拿出勇气。气息竟是如此的甜蜜。

 chorus
缘是多么奇妙的际遇,因为文字我来到这里。
今天谁和谁靠得哪么紧密,明天谁依然情系这里。
缘是多么奇妙的际遇,因为文字我来到这里。
不要忘记曾经守护这里,不要放弃我们的约定,
因为我们、 我们还有梦。

隔着天空发送一份情意,黑暗中渴望被慢慢寻觅。
这里刻下我最熟悉的自己, 我留在世界上的回忆。
 在你怀里,用心去听、秘密让有心的你洞悉。
用力地写,拿出勇气。气息竟是如此的甜蜜。

今后无论身在哪里,记得彼此填满过的记忆。
狂风暴雨我不哭泣,因为我拥有了你。
在你怀里,用心去听、秘密让有心的你洞悉。
用力地写,拿出勇气。气息竟是如此的甜蜜。

chorus
 缘是多么奇妙的际遇,因为文字我来到这里。
今天谁和谁靠得哪么紧密,明天谁依然情系这里。
缘是多么奇妙的际遇,因为文字我来到这里。
不要忘记曾经守护这里,不要放弃我们的约定,
因为我们、 我们还有梦。

缘是多么奇妙的际遇,因为文字我来到这里。
今天谁和谁靠得哪么紧密,明天谁依然情系这里。
缘是多么奇妙的际遇,因为文字我来到这里。
不要忘记曾经守护这里,不要放弃我们的约定,
因为我们、 我们还有梦。 因为你们、 我们还有梦。

2012年10月3日星期三

入围了!

我的部落格入围<a href="http://mybloggercon.com/award2012/2012/10/01/%E2%80%9C%E6%9C%80%E4%BD%B3%E8%87%AA%E7%88%BD%E9%83%A8%E8%90%BD%E6%A0%BC%E2%80%9D-%E5%85%A5%E5%9B%B4%E5%90%8D%E5%8D%95/">2012 第六屆《大馬中文部落格祭》“最佳自爽部落格”</a>了!<br />
<br />
<iframe allowfullscreen="allowfullscreen" frameborder="0" height="315"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MUzLSI_fSYM?list=SPG6seNsFHScXdYicYqExi2lLZGVu_PLId&amp;hl=en_US" width="560"></iframe><br />
<br />
首先不说高兴到什么境界,我只能说这个入围足以让我自爽好一阵子了。<br />
<br />
看着成绩一阵又一阵地出炉,入围突然间变得很遥远。 我暗自决定,即使不能入围,我也不会放弃继续写这个部落。<br />
<br />
看到成绩的那一刻,我真的、真的很意外和高兴。<br />
<br />
肺腑之言:<br />
<br />
文章是写给自己的情信。对别人而言,或许只是一个人在书桌前奋斗后的产品。但是,对我而言,我的文章就是我的,谁也取代不了。我写我的快乐,你写你的欢喜,看似交不上关系,但其实我们都把最好的自己留下,在文字里。所以,我会加油的! <br />
<br />
谢谢!

2012年10月1日星期一

《专砍禽兽》

“出剑!再不出剑,你就去死!”眼前的他像个疯子狂叫。

我不想出剑。何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尽力地避开。

“你这个弱夫!就只会闪,还配称为第一剑手?哈哈!笑死人了。”

我忍,我需要冷静。我曾发誓,不再杀人。

“还记得你那副在我眼前教授我剑术的德性,那简直是恶心死了!那时侯,若不是有求于你,我早就痛扁你,就像现在一样。”

我暗想,这家伙简直是禽兽,良心何在?

“老头子,你去死吧!去死吧!”

眼前的他把剑散得越来越散尽天良,而我已退到接近无路可退的地步。

“是你逼的!”

我反手一挥,他人头落地。

“我不是个剑手,是个屠夫,专砍禽兽。”我说道。

莫怪我不把所学传授他人,只怪世道邪门到我不得不留下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