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October 2012

上考场

今早,坐电火车去考场。

头依偎在窗边,玻璃窗外的景色换了又换,。

火车内的乘客谈笑风生,慢慢地变成了回忆的铜黄色。

年迈的火车摇摆着沉重的身子,像条多脚的毛毛虫。

盖上眼睛,想了又想。过去的考试磨练,考试应该成了家常便饭。

深了深呼吸,心想这一次也不会列外。

后记:过去的十五年,我一直都在重复着同一件事——读书。也就在这不知觉的情况下,岁数已步入不想曝光的年龄。除了读书,什么也不会做,不禁有一事无成的感触。

Monday, 29 October 2012

越压越有力

考试是件很压力的事。
压力的时候,我就来这里透一口气。
慢慢地,这个月的博文已上升到41篇。

这数字并不神圣,它只是我个人的压力指数。
数字越高,相等于越压力。
所以,平均每天都很压力。

明天就要开战了。
我真的有点害怕。
一半的我不想读。
一半的我觉得需要做最后冲刺。

不管怎样,别担心。
我会越压越有力的。
就这样。
我现在要去温书了。

Sunday, 28 October 2012

《一念执着》——胡歌和阿兰



“你喜欢听歌吗?”你问。

“还可以。没特别喜欢。”我答。

我没特别喜欢听歌,但是我有时候会去留意。一首歌的魅力远胜于一堆的字,所以是我摄取养分的好去处。

《一念执着》这首歌,听了一遍又一遍,只能说越听越喜欢。

最喜欢的是男女对唱,仿佛是诉说各自对爱的抱怨。

男的说,就是因为那一念之差,而踏上这错爱的不归途。

女的却说:倘若不见,就会不念,也不会有后来的爱情慢慢沦陷。

最后,却同时埋怨是时间的过错。

后记:时间,你好无辜,我不怪你。

Saturday, 27 October 2012

落幕

2012 第六屆《大馬中文部落格祭》最佳自爽部落格成绩终于揭晓,而心也静了下来。败北感言是:终于,败北了。(注:我不是独孤求败。)

明年,大概不会参赛。因为今年入围已经是一个肯定,想伟大地向世界宣告:让其他还未入围过的博客入围吧!

其实,在等待成绩的这段日子,我很担心。不瞒你说,我想过拿奖这件事。顿时,我感到莫名的压力。

心想,我什么都没有,请别夺走我唯一引以为傲的个人创作风格。得奖,是种虚荣,无形中你会有个包袱,你必须写出一定的水准。

简单来说,我担心我会失去创作的快乐。我不喜欢压力,所以投入这无忧的部落世界。我不希望,自己拥有的这,也被别人比下去。

我开始盼望自己没拿奖,甚至没入围。那么,我可以像个小孩,遥望着高高在上的星星。也因为如此,败北的感言是用“终于”开始的。

比赛,是残酷的,必须分出那不必要的高低。何谓最佳?何谓自爽?你告诉我,好吗?

比赛的最佳,是裁判眼中的最佳。但是,它并不是我心中的最佳。

在我的心中,《有点意思》是最棒的,不管它入围与否。相信许多博客也这么认为自己的部落。

其实,我个人喜欢的部落,许多都没入围(或参赛)。

我只想说,好好地经营你心中最佳的部落,无需要去比较。

注:请接着读《辅导?》

Wednesday, 24 October 2012

你sodium吗?

你知道什么是Na吗?

记得有一天,哥哥对我说:“我们很sodium。”

我的脑袋突然停着了,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他接道:“Sodium的化学标号是Na,而Na 就是 Need Attention。”

那时侯,他很泰然自若地说道。

与其趾高气扬地说,我为文字战斗,我会学他自爽地说:“是的,我需要关注。”

在文字的旅程中,日复一日地写,不就是希望有人会欣赏、有人会肯定吗?

所以,很难,或者接近不可能,我能像一位前辈所说的:作者从来就不需解释自己想表达些什么,让读者自己去想。倘若要解释,那么就没必要搞创作了。

写到这,想到一位很喜欢照镜子打扮的朋友。他说:“自恋又怎样?至少比自卑好很多。”

是的,好很多。

*发梦中*
每个博客都是独一无二的。倘若有机会颁奖的话,我会给每一位博客一个奖:“你的是最佳更新奖,你的是最佳个人奖,你的是最佳风味奖,你的是最佳幽默奖,你的是最佳趣味奖,你的是最佳团体奖,你的是最佳设计奖,而你的是最佳小说奖,你的是最佳无聊奖,你的最佳图片奖,你的是最佳最佳奖。。。”心想,不管是什么奖,那将都是一份肯定。
*发梦中*

切记,自爽无罪!

Monday, 22 October 2012

出书的心愿

今晚(10月22日) 9 点钟,三位入围2012 第六届 《大马中文部落格祭》比赛的博客到爱 FM 电台空中亮声。我个人没守着电脑前聆听这个专访(毕竟有考试要温习)。我倒是去浏览了《kampung girl 。风花雪月记事本》

这部落的介绍,我很喜欢:
等我以后老了,老到无法再写部落格,我会把部落格里的文章都打印出来做成一本书,然后从最新的那篇文章看起,慢慢地看回去,就好像在倒带自己的人生那样,逐一回首过去的风花雪月,你的脸,他的脸,我是否依然记得。。。

我突然也想说,等到有一天,我老了,但还没出过属于自己的一本书。那么,我也会自助地出一本。这本书不需要华丽,可以是简陋到写满我的字。

就这样,我好像看到三四年十年后的自己,握着自己的一本书,或许是这世上既有的一本。翻着一页,又一页,慢慢地,回味过去的自己、走过的路、看过的世界、感受到的事。

那曾经、很久以前的自己。。。

Saturday, 20 October 2012

写给母亲

10月20日,妈妈的生日,心里暗道。
时间慢步离开,但是一年却这么快过了。

今年,我想说:妈,你过得好吗?要好好照顾自己!
或许,答案还是回到原点:别担心我这里。你,一个人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但是,这是唯一你这不孝儿子现在所能做的事。

二十一年了,就这样让你操心二十一年了。
现在,长大了,比以前懂事了。
也开始明白,人在病痛是软弱的。
我说,我不会担心你的健康,是骗你的。
前阵子,看你咳嗽得那么严重,我感到很无力。
我这所谓的未来药剂师,既然在这重要的一刻,什么也办不到。
虽然很不愿意,我只能说:“要好好照顾自己。咳嗽好了,告诉我一声。”

妈,在这漫长的路程,
我会好好地读下去。
而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相信,你会的)

妈,生日快乐!

Wednesday, 17 October 2012

三个字

有这么一个说法:

“我爱你”,只需要三秒来说,三小时来解释,但却要一生去证明。

我想像有一天,我只有三小时来对某个重要的女生解释“我爱你”,我大概会说些什么?

总觉得爱一个人,很难说你喜欢她的某一点,所以就爱上她。

就好像你喜欢她的好心,那么你会爱上每个好心的女孩吗?

或许,我会静静地坐着,用两小时五十九分钟五十七秒问自己一些问题:

我真的爱你吗?

我爱的是我想像的你,还是眼前的你?

我确定自己会爱上你的全部吗(包括我不认识的那一面)?

这是一时冲动吗?

我真的,真的确定吗?

倘若我肯定我的答案,那么我会用最后的三秒来对你说“我爱你”。

Tuesday, 16 October 2012

最初

人降于世,第一个接触到的是母亲,后来家人、朋友、老师。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快乐、我要写书、我要成功。

小时候,对这些梦想,我不知道有多难办到。日子一天天过,而我慢慢懂事。

懂事了,快乐的焦点慢慢模糊。我越来越不懂得如何去快乐。想想觉得有了钱,就会快乐,所以想要赚好多、好多的钱。

懂事了,写书的焦点慢慢模糊。最初,只想让别人读到自己的文字世界,渐渐地想学别人出书,但是自己没写得怎么样。

懂事了,成功的焦点慢慢模糊。成功可以简单到只是天天超越昨天的自己,但是却得知那些公认的成功人士都是一些拿奖的。所以,开始看轻自己。

当你迷路的时候,问问自己,自己原本是想做到什么,而不是过后别人期待,或认为你应该完成什么。

结语:人要幸福,所以去赚钱。但却赚了钱,忘了要幸福。

梦想的故事

梦想是海底的宝藏。在千川还没流向大海前,每一颗小水滴都有自己的一个梦。它们想走出自己的天堂,用自己的双眼见识这陌生的世界。

一天一天地过去,小水滴还是跟着河流流着。

流着,流着,它就问自己,到底梦想要如何去实行呢?

它看了看朋友,朋友看了看它,都摇了摇头。他们都不知道如何离开。

随着所谓的大势所趋,它们都低下头,流进大海。

后记:追求梦想仿佛是以卵击石。虽然努力可能是徒劳无功,但是你可以很自豪地告诉别人,我曾经很热血地追求过。

Monday, 15 October 2012

赶时间

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可以平凡到有点幽默。

今午,朋友问我:“怎么你这么赶时间?”

爱瞎说的我就说:“因为时间等于金钱。”(实因是考试要到了。)

朋友回道:“可是,你现在是无业游民。”

Sunday, 14 October 2012

活在当下

“每个人都在谈梦想,但是每个人的梦想都不一样。”
这句话,就这么敲着我的心。
我暗自地道,梦想不是拿别人的,当作自己的来追。
那么,到底我有什么梦要去追呢?

望向窗外,总觉得有点说不上的遥远。
外面的世界,我默默地说道。
房子高高的。
人多多的。
但却说不上的安静。

我转过身子,看了看眼前的功课。
不想了,我要活在当下!

Wednesday, 10 October 2012

饭战

“妈,可以吃了吗?”

“爸还没回来。再等一会儿,好吗?”

“可是,肚子好饿噢。”

“好吧!你先吃,妈妈待会儿陪爸爸一起吃。”

“哈哈!妈妈最棒了!”

“小明,别只是吃菜,也要吃点肉。”

“可是,不是说要少吃肉多吃菜吗?”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报告长官,敌人的攻击越来越强悍了。”

“我知道。但是楼上还没送支缓来。”

“那么,我们打开仓库,好吗?”

“仓库的供应已剩不多。”

“但是,照这个情势,我们必输无疑。手上的子弹所剩无几,而且勇士个个已好几天没吃。”

“看来这是场硬战,但是我们别无选择。”

“但是长官。。。”

“我知道,但是现在我们只能等待,等待上头的支缓。”

两小时后:

“报告长官,楼上终于送资源下来了。”

“那真是太好了!去叫大伙儿吃个大餐。吃饱后,勇士们请装上米饭子弹准备作战、工兵们用蔬菜修补被攻破的城池、厨子们则把多余的脂肪存进仓库。”

Monday, 8 October 2012

寂寞的自爽

作者是自爽的。他一个人躲在黑漆漆的矛屋,用着柔柔的月光,敲打着键盘。

他不解释自己在写些什么,因为他知道作品是先写给自己,后才奉给读者的。他左右看了一会儿,后又静悄悄地躲到书桌前。

就在这滴水不侵的小茅屋,他继续写着:昨天已经结束,今天要结束,明天将结束。他知道,太久没出去晒晒太阳了,他忘了除了结束,还剩下什么。

但是,他害怕阳光的紫外线。他听说,紫外线很恐怖,会得皮肤癌,后慢慢地死去。他看了看遥远的草原,耸了耸肩,躲了起来。

这是电脑前的你吗?

写到这,我想说的,已经结束。而你的,才正要开始。

自爽?

书读了一整天,脱下沉重的理科书,躲进文字的世界。看了历届的《大马中文部落格祭》成绩,发现曾入围或得奖的部落都很强。

读着、读着,想起一个问题,我入围的奖项是“自爽”,但是为什么我会入围呢?为什么他们会选我的部落呢?疑惑中。

会参与“自爽”,是因为没有类别更适合形容我写部落的原因。但是,当有人告诉你,你写的部落很自爽,而且是很自爽的那种。感觉上,天啊!我的自爽病有这么严重吗?

为了探讨这问题,理科生的我只好追根究底。

自爽的官方诠释是自爽无需理由,没有定义,时间和空间任我行

有问题吗?没有。

2011年,这类别是用投票决胜负的。所以,没有官方点评。(赢这个奖项,简直和自爽没什么两样。)

2010年,得奖部落的点评围绕着部落格的独特风格及整体设计。(问题是我有吗?)。
其中一名入围的感言是说没什么人会浏览或留言的东西(这简直是太像了!)。

2009年,得奖部落的点评是什么幽默中凸显个人化,表达最个人化的一面,结论是超级自爽。

天啊!这是什么类别!

算了吧!都入围了。继续地写下去,好了。

Saturday, 6 October 2012

天使与恶魔

一年一度的天使训练班终于结束。过五关斩六将的天使分别开始执行漫长守护良心的任务。此届的优秀生——阿尔文天使被分配到一个刚出世的婴儿。

 十五年的岁月,安安稳稳地度过。早期心志勃勃的阿尔文天使也因此日益颓散。

“十五年了,不说没看到来偷吃良心的恶魔,连影子也没有。到底这使命有何意义?”看着眼前守护的良心,他暗道。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那是个炎热的下午。一位年迈的老人走在冷清清的街道。街头的另一端,一位十五岁小男孩双眼盯着老人。

突然,老人的钱包掉了下来。

是时候了,他想。三步并作两步,他冲了过去。

用他毕生最快的速度,他捡起钱包,企图转身溜走,但是还是犹豫了。

就在那一刻,老人说道:“真乖,这年头,这么乖的小孩真难得。”

小男孩把钱包硬塞给老人,后转身离开。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突然,一把斩魔刀直穿阿尔文的胸口。

他转身一看,插入这刀的是位年迈的天使。

阿尔文吃惊地问道:“为什么刺杀同胞?”。

年迈的天使冷酷地答道:“你是恶魔!”。

结语:恶魔,是偷吃了禁果的天使。

Friday, 5 October 2012

中学的时候,为了应付考试,不得以提起笔写作。写得一团糟的时候,一气之下就把纸搂在一起,丢进垃圾桶。比较起电脑打字,过瘾得多了:以前,写得不好,身旁还有一堆废纸陪伴;现在,写得不顺就删,删到有时候,眼前还是一片空白,看起来就像个呆子对着荧幕发呆了许久。

今天,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所以也呆了许久。时间一分一秒地过,文章还是空白一片。脑袋空白吗?是的,怎么就在想好好写一篇的时候,述说能力便消失。今午,什么也不想,就很自然地写下:“写好一个作品前,要学会欣赏别人的。而且,学会了,就是你的了。”

或许脑袋太累了,不能想了,给它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Wednesday, 3 October 2012

入围了!

我的部落格入围<a href="http://mybloggercon.com/award2012/2012/10/01/%E2%80%9C%E6%9C%80%E4%BD%B3%E8%87%AA%E7%88%BD%E9%83%A8%E8%90%BD%E6%A0%BC%E2%80%9D-%E5%85%A5%E5%9B%B4%E5%90%8D%E5%8D%95/">2012 第六屆《大馬中文部落格祭》“最佳自爽部落格”</a>了!<br />
<br />
<iframe allowfullscreen="allowfullscreen" frameborder="0" height="315"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MUzLSI_fSYM?list=SPG6seNsFHScXdYicYqExi2lLZGVu_PLId&amp;hl=en_US" width="560"></iframe><br />
<br />
首先不说高兴到什么境界,我只能说这个入围足以让我自爽好一阵子了。<br />
<br />
看着成绩一阵又一阵地出炉,入围突然间变得很遥远。 我暗自决定,即使不能入围,我也不会放弃继续写这个部落。<br />
<br />
看到成绩的那一刻,我真的、真的很意外和高兴。<br />
<br />
肺腑之言:<br />
<br />
文章是写给自己的情信。对别人而言,或许只是一个人在书桌前奋斗后的产品。但是,对我而言,我的文章就是我的,谁也取代不了。我写我的快乐,你写你的欢喜,看似交不上关系,但其实我们都把最好的自己留下,在文字里。所以,我会加油的! <br />
<br />
谢谢!

Monday, 1 October 2012

《专砍禽兽》

“出剑!再不出剑,你就去死!”眼前的他像个疯子狂叫。

我不想出剑。何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尽力地避开。

“你这个弱夫!就只会闪,还配称为第一剑手?哈哈!笑死人了。”

我忍,我需要冷静。我曾发誓,不再杀人。

“还记得你那副在我眼前教授我剑术的德性,那简直是恶心死了!那时侯,若不是有求于你,我早就痛扁你,就像现在一样。”

我暗想,这家伙简直是禽兽,良心何在?

“老头子,你去死吧!去死吧!”

眼前的他把剑散得越来越散尽天良,而我已退到接近无路可退的地步。

“是你逼的!”

我反手一挥,他人头落地。

“我不是个剑手,是个屠夫,专砍禽兽。”我说道。

莫怪我不把所学传授他人,只怪世道邪门到我不得不留下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