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3日星期五

学佛的第一步

学佛或许很需要缘份的。小时候的我就没有这个缘份。说到缘份,我想起《檞寄生》的情节。

我曾以为柏森和孙樱之间,会发生什么的。
“我和孙樱像是严厉的母亲与顽皮的小孩,不适合啦。”柏森说。
“可是我觉得孙樱不错啊。”
“她是不错,可惜头不够圆。”
“你说什么?”
“我要找投缘的人啊,她不够头圆,自然不投缘。”柏森哈哈大笑。

缘份,倘若那么容易预测就好。

虽然我自称佛教是我的宗教,但是我对佛教的认识是一问三不知。除了不知道,我应该可以回答你‘不清楚’以及‘不要问我’。

对佛教的无知,是我心中的一根刺。倘若有机会,我总是愿意去学佛。

今年年初,我买了一本星云大师著的《释迦牟尼佛传》。如大师说的,知道佛陀,才能认识佛教。万层高楼从地起,当我们还未探讨佛教,不妨读读那背后的故事。

为了求获心中的安宁,佛陀放弃尊贵的太子地位。这也是我对佛陀初期的认识。可是,随着他的人生,我感受到一份清静,一份令人舒服的清静。

昨天,我读到一席很有意思的话,所以想在此分享。

肯定一切的人,就是否定一切的人;肯定某一项事物的人,就是否定某一项事物的人。肯定一切,很容易被贫欲拘囚起来;否定一切虽然能够远离贪欲,但太固执这个否定,也是一种执着。舍弃一切的固定,那才是正理的认识。(摘自《释迦牟尼佛传》)

这道理,很深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