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

一个人等飞机

读到晓双在部落写下“等一个人飞机”,我不禁想起九把刀的其中一本书——等一个人咖啡。诗意的名字,总是特别容易引人注目。

提到九把刀,我想起阅读《那些年》的计划。抵达家的第二天,这个计划便宣告失败,因为哥哥把这本书借出去了。虽然不是诸葛亮借箭——有借无换,但是,在短时间内,这本书是不会回来了。

11月18日,我与4位朋友踏了超过8小时的飞机,从墨尔本飞到新加坡。6时左右,飞机终于安全降落,机上的人都拍手庆祝。最有经验的慧诗解释道,这是因为降机是踏飞机最危险的阶段。可是,我心里在想,这会不会是因为飞机在空中旋转了半小时,而现在终于要降机了。

过后,我就与她们分别;我独个人踏飞机,从新加坡飞向吉隆坡。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踏飞机,所以有点紧张。我什么也不确定,只好沿路问人。其实,这并没有想象的恐怖。做完了所有check in 的手续,我望了望手表,时间已是7时15分。

坐在凳子上,我看着人来人往,不禁思考我们的人生不就是这样忙碌地度过吗?

飞机场人来人往的景色
在等待的当儿,我不禁想起我这一路走来的路。或许我不是个诗意的人,所以没必要等到下雨时分,我才会想起往事。时间,总是在回忆的时候过得特别快;短短的45分钟,较起二十年光阴,显得微不足道。

你看过《The Terminal》吗?在这部戏,我的脑海停留在一个画面。女主角说,她已经厌倦等待。男主角说道:“是的,我们每个人都在等待,而我等待的是。。。”


人生,就在等待中度过。


小时候,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大人就说,等到你长大后。

长大了,世界之门打开了。我却说,等到将来有钱的时候。

有钱了,我或许已经老了。到底我们在等待,还是逃避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