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3日星期日

考试后的疯狂

对许多人而言,我很理智,不做疯狂的事。考完最后一张试卷,我疯狂了两天。两天的疯狂足以令我要拿一个很长、很长的长假。

5.30pm,烦人的考试终于结束。我真的很兴奋,因为大学第一年终于告一段落。9个月在异国的日子,也将在眨眼间成为过去。考完试,我们一群20位同学踏着火车去Camberwell的Sofia享用晚餐。其实,这是我们第一次如此大帮人去一个餐馆吃,所以蛮值得纪念。

与一些朋友告别后,我们便去朋友的住宿——College Square Lygoon观赏《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这是一部很精彩的故事;它探讨科学家在研究方面上所面对的压力,但也非间接地带出人类盲目的追求只会带来灭亡的信息。


隔早(11.11.11),我又随着朋友去Shrine of Remembrance出席Remembrance Day Service。这个活动是为了纪念在战争上死去的勇士,而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去观赏那道听说会照在LOVE字上的阳光。在烈日当空下,听着左耳进右耳出的致辞,我们等待着。或许,人生充满着等待。等了一小时后,我却发现我看到的那道光并没完全照在LOVE字上,不禁有点失望。


吃了午餐,回到家,我开始睡午觉(虽然我并没有这个习惯,可是太累了)。6.45pm,我们便在CollegeSquare Lygoon集合,向Geelong出发。安照计划,我们将会在Brett的别墅过夜,隔午上一个两小时冲浪的课程。其实,我真的很感谢这旅途的司机——Ivy,Levin、Kelvin和Brett。谢谢你们!

抵达别墅后,我们便开始自由活动。有些洗澡、有些玩pool、有些下棋,而我则找到几个拼图。小时候拼图的日子不禁浮现在脑海中。我想,我已好久没做了,不妨拿一个来做。我选了一个100张的拼图。多谢Samuel和诗盈,我们很快地完成这个拼图。


我本想做400张的拼图,但是我还是放弃了,因为这任务简直是 不可能任务。过后,我们一群人集合在客厅玩Brett策划的Mafia游戏。Mafia是一个蛮普篇的游戏,以下是一些简单的规矩;
1。用抽签法式,玩家将分别扮演杀手、平民、警察和医生。
2。一名法官(主持人)将主持整个游戏;游戏在“黑夜”和“白天”交替进行。
3。白天,所有玩家将进行讨论,挖掘出可能的杀手候选,通过投票表决来进行“舆论处决”一人。4。夜晚,杀手将暗杀一人,医生可以选一个人来救(包括自己),警察则将会在这个回合询问主持人知道一个玩家是否是杀手。
6。如果杀手数量超过平民,则杀手获胜。如果杀手全部都在白天被处决,则平民获胜。

我们玩Mafia,玩到凌晨二时半左右。虽然有点累,可是我心想明早还要在5时起身看日出,所以并没有睡觉的打算。有6位朋友也赞同不睡,所以我们7人便在房间内玩Bullshit;此游戏的概要如下:
1。把52张扑克牌全发给所有玩家,玩家可以顺序排列一下自己的牌,以方便游戏。2决定出牌顺序后,第一位玩家开始出牌。3。玩家要出一至四张牌,背面向上,覆盖在桌上,并说出你所出的牌的数字与张数(如三张A、一张K)。接下来所出的牌面必须与之前玩家的牌面一样等级、一等级上或一等级下。
4。你可以说谎,即你出牌不一定是你所说的那样。5。其他玩家可以相信,又或指证刚出牌的人说谎(只能指证刚刚出牌者),并把牌翻过来看。如果出牌人真的说谎,整叠牌就要还给出牌人,并由揭谎者开始出牌。如果出牌人没有说谎,整叠牌就要给予揭谎者,并由出牌人开始出牌。
6。最后,只要出完牌又躲过最后一次指证者,即为胜者。

我们就这样玩到了5时,后按着地图,寻找那所谓的日出海景。走了十五分左右,我们终于抵达海滩。那时候,月亮高挂在天空,月光在海中漂动着。

月光
等待着日出,我想,冬天的时候,我看日落,春天的时候,我看日出。

当太阳还没有探出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

拍了几张照片后,与我们一起出发的女生便在太阳还没有完全探出的时候(如第一张照片)归家了,留下我们四个男生继续等待。其实,月落的景色也很优美。

 
月落的景色
看完了日出,我们便步行回家睡觉。走到露台,我看见Brett独个人坐着。我突然决定取消睡觉的念头。拿了张椅子,我坐在他的身旁。我喜欢看风景,有时我可以傻傻地对望一小时。今早,我不觉得累;或许大脑已经说服我的四肢。我问道,女生回来了吗。他说:“应该回来了,前一阵子,我听到一些声音。”望着海景,我在想,到底我已多久没有这样地坐着欣赏自然的一草一木。我说道,从这里望向大海的景色很美。Brett 指着四周的建筑物说道,之前是没有这些的,那时候的海景更加壮观。


我问道,你常来这里吗?Brett答道:“现在有了孩子,不了。以前,每个周末,我都会与妻子来这里冲浪的;星期六冲浪,星期日还是冲浪(有点自嘲)。现在,孩子大了,我应该会带他们来吧!”我点了点头,想着一个父亲背后的牺牲。他说道,其实,人生,最重要的是能在繁忙中寻找到心中的宁静。我们望着海景,聆听着鸟鸣声,时间一分一秒地路过。他问道,你饿吗。我摇了摇头。他说,他有点饿,想进去屋子吃cereal。我继续望着大海。

在11时左右,我们向海滩出发。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海浪的味道。站在海中,海浪时不时冲向我们,尝试把我们推到。面对着一轮轮的海浪,我不断地被推向后面。这不禁令我反省太瘦的坏处。

过了45分钟的自由时间,冲浪的课程终于在下午2时开始。穿上紧身的潜水衣,我们一群初学者便开始聆听冲浪课程。看似简单的步骤,但是在执行的时候,一点也不简单。我们必须在冷风中战斗,我们必须在海浪上寻找平衡,我们更必须面对体能的极限。

在这一次的冲浪中,我并没有成功站起(虽然有几位朋友办到)。反之,我灌入许多的盐水。这或许是我第一次如此靠近死亡;在每次从冲浪板跌入海水中,我都尽我所能地逃出海的怀抱。一小时后,我开始想,我为什么会用AUD50来折磨自己。可是,倘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参与这个课程的。与我一样没有慧根的朋友就说,我真的无法谅解为什么有人喜欢如此累人的水上活动。另一位则说,我们输在高度,高的人有比较高的中心点。

其实,在学习冲浪的中途,我开始意识我体能的极限;我时不时连跃上冲浪板的力气也没有。我觉得海浪太凶了,它不断地想把我推倒。我傻傻地问Brett,海浪是不是越来越汹涌了。他说,不是,是你越来越累了。

上完两小时的冲浪课程后,我们便踏上归家之途。

回到了家,我连晚餐也不吃,便开始睡觉。

我真的很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