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

《拍照》

“比特,对着镜头!1、2、3、笑。”

咔嚓的一声,我的照片被拍了下来。她凝视着照相机的荧幕,后说:“怎么你没有笑呢?”

我耸了耸肩,说:“我不懂得微笑。”

我也不懂得何时我开始忘记微笑。或许是因为我太少自拍的关系,所以我忘记了。我觉得微笑不难学;只是我不愿意学,因为我不想连快乐都要假装出来。

“是吗?你不懂得微笑?还是对着我,你笑不出来?”她反问道。

“是呀!你太凶了,所以我怕到笑不出来。”我想了又想后,把嘴巴摆出一个D字形,显露出我两排白白的牙齿。我总觉得人笑的时候应该是这样的,至少我上画画课的时候总是这样画的。

“你未免太假了吧!”她说道,但依旧把它拍了下来。

“需不需要我帮你拍呢?”我客气地问道。

“不需要。我已经叫人帮我拍了许多照片。你这一趟的旅行,只顾着拍风景照。我恐怕你手上的相机连自己的照片一张也没有。”她取笑道。

“谢了!待会儿见。”我把视线慢慢地移向头上的蓝天。

白云似远非远地排在蔚蓝的天空。它们的尽头是否隐藏着一个宝藏呢?

迎面而来的风,吹着懒散的白云,催着白云诉说一个遥远的故事。

咔嚓的一声,我的手中又多了一张风景照;在广阔的稻草中,跑着一个微笑的姑娘。我没看到她的微笑,只是隐约看到在她背后奔驰的长发。

曾经,我独爱写作,并不热爱拍照,但现在不了。 我们相遇的第一天,你问我:“你喜欢拍照吗?”

我说:“没什么特别感觉。我觉得写作比较有成就感。”

你望了望天空,说道:“我喜欢拍照,尤其是风景照。照片像一本记事本,让你回忆你的故事。我总觉得,照片也离不分开分享,跟你认为重要的人分享你的故事。”

我点了点头。那时候的我在想,“倘若在这个世上你再也没有你想分享你故事的人,你会停止拍照吗?拍照会不会变得没有那个必要了呢?”

我记得那是个放烟花的夜晚。你说,烟花很美。你说,它们的生命虽然很短暂,但却那么灿烂。看着划过黑夜的烟花,你笑了。当我抬头一看,黑夜只留下了烟花的轨迹。我知道,就跟你一样,它们都曾经美丽过。可惜的是,那一夜,我忘了把它们拍下。

同一个夜晚,我们遇上了拿着抢的蒙面人。

“打抢!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

“别紧张!只要你不伤害我们,我们全给你。”你镇定地说道。你把钱包拿给了他,但说什么也不肯把手链交给抢匪。

就在这争执中,你被枪毙了。他,慌忙地跑了;我,呆呆地立着。

你本来洒脱的头发失去了自信的光茫。望着你,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是吃力地聆听着你轻轻的吩咐。你的话,太轻了,我听不清楚;没关系,你累了,我不想打叉。我没有劝你笑,因为我觉得你绝不想在临死前假装快乐。

一年了,我还是回来了。我想,今年的烟花还是跟去年一样的灿烂。

握着陌生的笔,我在《流浪笔记本》写道: 照相机,拍下了那一刻的回忆,但却容纳不下那一霎那的灿烂。你的微笑,甚至烟花在夜空中的漫步只能在我的脑海中徘徊。

~全文完~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