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July 2011

曾经

曾经,我的零用钱很少。我总是把它们储蓄起来,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用它们来买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尤其是小说。闲着没事做的时候,我总会走到书橱前东找西找。但,书橱上的小说都在我买回来的同个星期读完了。

曾经,我是个喜欢阅读故事的小孩。星洲日报副刊的小说专栏和华语期刊是我的最爱;小学的时候,我就是读着《知识画报》、《小天才》和《小博士》长大的。中学时,我便期待每星期的《学海》。也因为《学海》,我认识了许多说故事的人,而其中一个是梁汉良。

汉良?一个我由衷欣赏的马来西亚作家,虽然他总是称自己为‘坏情人’。因哥哥的介绍,我开始阅读他的作品,但也就这样,我喜欢上了他写的故事。他说,一直以来,他都是写着真实的东西,因为这样比较好写。对我而言,他的故事总是带着幽幽的悲伤,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学姐》、《Swatch店的女孩》、《周杰伦的钢琴曲》等作品陆续地在《学海》刊登,但这也成为了我每星期期待《学海》的原因。

曾经,我不断地寻找他的第一本小说——《我是坏情人》。当有一天我真的找到并将它买下来的时候,我意识到朋友惊讶的眼光。我不怪他们,因为他们不认识梁汉良。因为不认识,所以他们觉得我在读着一本不良读物。倘若这本小说有着一个优雅的题目,他们就不会用那种惊讶的眼光看着我。

曾经,我相信他会继续写下去。
现在,我希望他会继续写下去。
因为希望多了一份期待。

p/s 今天,我突然会想到这些,因为我再次去到了他荒废了许久的网站

Tuesday, 26 July 2011

我终于做了这个决定

就在那下雨的早上,大学开课了。或许在这个读书长大的时代,这已是再平凡不过的事。可是,我依然觉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至少比写部落格重要)。

那一个早上,
我想起每次下雨,我出门前,妈妈会说的话:“把书包背在前面,那样的话,书包就不会被淋湿。”
我想起每次出门上课前的那一刻,我总会喊:“婆婆、妈妈,我去上课了。”
我想起每次上完课进门前的那一刻,我总会喊:“婆婆、妈妈,我回来了。”
我想起我不用担心三餐的日子。
我想起我不用担心钱不够用的日子。
我想起我什么都不用担心的日子。
或许我就是个不想长大的小孩。
当有一天我真的离开家的时候,我发现我什么也不懂。

在我心底深处,只有许多害怕。
我不喜欢未知数。
我害怕尝试。
我讨厌孤独。

可是,今晚,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我决定一个人踏飞机从新加坡飞回去马来西亚。
没有为什么,
只是我想,
应该是时候
我学会长大。

Saturday, 23 July 2011

我不是麦克乔丹;我看篮球飞过的机会比任何事情还要多。

今午,朋友约我出去玩篮球。我不想去,因为我不想去当小丑。
我说:“我不怎么会打。”
他答道:“没关系,玩玩而已。”
最终,我还是硬着头皮去玩了。虽然许多时候我是靠边站的,但我并不介意。

整个游戏,我觉得自己打得很懒散,可是球却迅速地跳跃着。抢球、传球、投篮不断地持续着。投进,我们就拍掌;没投进,我们就互相鼓励。

突然,篮球在我身旁飞过,我马上伸手,尝试拦着球。但是,我彻底失败了;我连人带球跌在地上。那时侯,我觉得我的脚很痛。但是,我尽快地站了起来,因为我害怕别人的取笑。他们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吗?”。我说‘没问题’,后便一个人步向凳子休息。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们继续抢球传球投篮。或许,受伤的时候,我们只需要用一个微笑带过。

因为冬季的关系,天很快就暗了。我开始分不清球与球的影子,但是他们没有放弃的意识;继续打着球。这不禁令我欣赏他们对篮球的坚持。或许我们都在奋斗;我用的是文字,而他们用的是热血。

Thursday, 21 July 2011

《恋爱通告》观后感

《恋爱通告》
看完了王力宏的《恋爱通告》,我觉得这片子虽然与现实不符,但依然是一部蛮不错的淘气爱情故事。其实,我特别中意表演四重奏后的片段。

宋晓青鼓起了勇气,站在愤怒的慕凡学长面前,说道:“慕凡同学,我写了首诗给你。”

怒火中烧的慕凡学长,带着怨恨的口气回道:“要朗诵?好啊。”

在旁的晓青,虽然有点胆怯,但还是逐字地把她辛辛苦苦创作的诗念了出来:“蝴蝶眨几次眼睛,才学会飞行。”

紧张的晓青叹了叹口气,继续念道:“夜空洒满了星星,但几个会落地。”

慕凡学长没有想听的意思,站了起来,讽刺道:“停!光是前两句就已经有三个问题了。首先,题材选得不好,很陈旧。写蝴蝶,你能写得过李商隐吗?第二,你的量词用错了。星星怎么可以用个?应该是颗。第三,我想在座的都会有个疑问,蝴蝶会眨眼睛吗?”

晓青失望地抓了抓头,逃离现场。

躲着的杜明汉插入话题,喝道:“那是拟人手法!”

慕凡学长不服气地答道:“什么叫拟人手法?文以载道,今有鲁迅。。。”

其实,这个镜头不禁令我思考一个迷惑我许久的疑问:在华语写作,什么叫写得对,什么叫写得错。华文的语法到底建在什么基础上?其实,当我在书写《拍照》的时候,我犹豫了许久。到底头发可以洒脱吗?枪毙可以用在刑法以外吗?照相机容纳不下那一霎那的灿烂吗?倘若我不曾看过这些词汇如此地被引用,这是否证明如此的描述是错误的呢?我不知道。至今,我还在寻找答案。

以下是王力宏《你不知道的事》的MV,希望大家也会喜欢。

Tuesday, 19 July 2011

《拍照》

“比特,对着镜头!1、2、3、笑。”

咔嚓的一声,我的照片被拍了下来。她凝视着照相机的荧幕,后说:“怎么你没有笑呢?”

我耸了耸肩,说:“我不懂得微笑。”

我也不懂得何时我开始忘记微笑。或许是因为我太少自拍的关系,所以我忘记了。我觉得微笑不难学;只是我不愿意学,因为我不想连快乐都要假装出来。

“是吗?你不懂得微笑?还是对着我,你笑不出来?”她反问道。

“是呀!你太凶了,所以我怕到笑不出来。”我想了又想后,把嘴巴摆出一个D字形,显露出我两排白白的牙齿。我总觉得人笑的时候应该是这样的,至少我上画画课的时候总是这样画的。

“你未免太假了吧!”她说道,但依旧把它拍了下来。

“需不需要我帮你拍呢?”我客气地问道。

“不需要。我已经叫人帮我拍了许多照片。你这一趟的旅行,只顾着拍风景照。我恐怕你手上的相机连自己的照片一张也没有。”她取笑道。

“谢了!待会儿见。”我把视线慢慢地移向头上的蓝天。

白云似远非远地排在蔚蓝的天空。它们的尽头是否隐藏着一个宝藏呢?

迎面而来的风,吹着懒散的白云,催着白云诉说一个遥远的故事。

咔嚓的一声,我的手中又多了一张风景照;在广阔的稻草中,跑着一个微笑的姑娘。我没看到她的微笑,只是隐约看到在她背后奔驰的长发。

曾经,我独爱写作,并不热爱拍照,但现在不了。 我们相遇的第一天,你问我:“你喜欢拍照吗?”

我说:“没什么特别感觉。我觉得写作比较有成就感。”

你望了望天空,说道:“我喜欢拍照,尤其是风景照。照片像一本记事本,让你回忆你的故事。我总觉得,照片也离不分开分享,跟你认为重要的人分享你的故事。”

我点了点头。那时候的我在想,“倘若在这个世上你再也没有你想分享你故事的人,你会停止拍照吗?拍照会不会变得没有那个必要了呢?”

我记得那是个放烟花的夜晚。你说,烟花很美。你说,它们的生命虽然很短暂,但却那么灿烂。看着划过黑夜的烟花,你笑了。当我抬头一看,黑夜只留下了烟花的轨迹。我知道,就跟你一样,它们都曾经美丽过。可惜的是,那一夜,我忘了把它们拍下。

同一个夜晚,我们遇上了拿着抢的蒙面人。

“打抢!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

“别紧张!只要你不伤害我们,我们全给你。”你镇定地说道。你把钱包拿给了他,但说什么也不肯把手链交给抢匪。

就在这争执中,你被枪毙了。他,慌忙地跑了;我,呆呆地立着。

你本来洒脱的头发失去了自信的光茫。望着你,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是吃力地聆听着你轻轻的吩咐。你的话,太轻了,我听不清楚;没关系,你累了,我不想打叉。我没有劝你笑,因为我觉得你绝不想在临死前假装快乐。

一年了,我还是回来了。我想,今年的烟花还是跟去年一样的灿烂。

握着陌生的笔,我在《流浪笔记本》写道: 照相机,拍下了那一刻的回忆,但却容纳不下那一霎那的灿烂。你的微笑,甚至烟花在夜空中的漫步只能在我的脑海中徘徊。

~全文完~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Sunday, 10 July 2011

我想回到过去

今天,大学第一年第一学期的成绩总算出炉了。漫长的等待,就在一刹那结束了。我拿到了4个HD,喜悦冲上了头。可是,泪水却在眼眶中打滚,我有种想哭的感觉。我究竟在悲伤什么?我尝试说服自己,没关系,过关就好。

在等待成绩的当儿,我没有所谓的紧张,或许我知道现在不是慌张的时候。我重新观赏小时候曾经深深爱上的Lord of the Ring。看着故事的进展,我在想,小时候的我看得懂吗?那时候的我,英语字也不见识得几个。我和我的兄弟怎么会把我们的积蓄拿来买这三部曲的正版光碟呢?对于过去,我只能傻笑。

其实,我觉得我的童年是超酷的。当每个小孩在幼儿园学写中英文的时候,我在吃着咖哩角,喝着糖浆,学着ABC。直到小学,我方开始学写字。那时候的我不懂得握笔,总是妈妈握着我的小手,一笔一画地写。做完了功课,妈妈总会过目。

我家没有play station,也没有gameboy,只有一台电脑。每当看到我们兄弟姐妹玩电脑游戏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婆婆总会说:“电脑游戏有什么好玩的?看那些卡通跳来跳去?”。顿了一顿后,她就会说道:“你们不就是活生生的卡通吗?”。对小时候的我而言,那是我们的代沟。

这些都是我遥远的童年。

我喜欢童年,因为那时候,我没有成绩的压力。与哥哥比较,父母对我的期望少放了许多。他们知道我不是那种天才型的;所以,只要我没有不及格,那就好了。70分,不错;80分,很好;90分,简直是太棒了。

在我的记忆里,我曾经为一个考试的成绩哭泣,那是小学的时候。看着手中的40分,我哭泣了。我觉得,我做得太糟了。我心想,怎么办?当我回家的时候,我要如何向母亲开口呢? 

在接下来的考试,我慢慢地步入佳绩,但好胜心也随之增长。只要看到有人拿到90多分,我总会觉得我手中的80分算不了什么?或许,我早已沦陷在比较的陷阱里了。 

我不断地挣扎,但是,我还是找不到出口。

 我想回到过去;过着那段没有成绩压力的生活。

成之丘

‘成之丘’是一个被遗忘的山丘;那里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什么传奇故事。那里有一群为梦想写作的人。他们不分昼夜地写着自己的故事,并在每逢满月的夜晚,把这些辛辛苦苦写的作品拿去焚烧。

焚烧作品的起源是为了不让当地人执著在自己曾写过的作品,以便让他们体会到写作不在乎拥有,而在乎过程。可是,这原因却无法被后代接受,而因此被遗忘了;他们更愿意相信,焚烧是一个习俗;他们特别愿意相信,他们的作品是神明借他们的手完成的,而焚烧只是把它们归还给神明。

尽管如此,在这个小山丘里住着一个叫‘比特’的居民。跟其他人一样,他每天日夜不停地书写。可是,他从来都不焚烧自己的故事,而是把它们塞进一个信封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书橱很快地装满了他书写的信。这也不禁引起了邻居们的好奇。但是,他们很快就忘记了,因为他们都沉醉在他们自己书写的故事里头。

直到有一天,邻居的小孩再也承受不住诱惑,鼓起了勇气,问道:“比特先生,你每天都在写些什么呢?”

“我在写情信。”比特边写边答道。

“写给谁?怎么不把它们寄出去呢?倘若你不把他们寄出去,遥远的她又怎么会知道呢?”小孩问道。

“这些情信是寄不出去的,因为这些情信,是写给未来的自己。”

“写给未来的自己?”

“每个人生阶段都是一个故事。这个故事里面有快乐、有泪水、也有惊喜。可惜,人是善忘的。二十年后的我不会再记得我们现在的对话。可是,一旦我把它写了下来,它就会永远地陪伴着我。”

小孩点了点头。

“每一篇故事都是一封寄不出去的信。”比特喃喃自语地说道。

Sunday, 3 July 2011

写作

我沉默在茫茫的人海中,天天吸收着人生的营养,慢慢地写着我的故事。三公升的眼泪、十份的快乐以及一斤的惊喜是我的材料。很多时候,我嫌写作麻烦,所以总是一拖再拖。到最后,我什么也没写出,把构思的时间也白白浪费了。 

小时候的我并不擅长写作,甚至有‘文抄公’之嫌。看到“海边野餐记”,我可说是高兴到心底里去。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爸爸突然心血来潮,提议带我们一家人去海边野餐。哥哥和我听后,高兴得手舞足蹈。一切就绪后,我们一家人便乘着爸爸的‘老爷车’浩浩荡荡地出发了。。。”故事总是如此千篇一律地开始。可是,这是写作吗? 

考试毕竟是现实的,总要些成语来衬托你的文学境界(但我无法否认考试教会了我写作的基本功夫——文字、文法、文笔)。可是,写作不是一个展览,它是一个思维表达的方式。所以,我选择了写部落格的生涯。在这个写作天堂,我不需要理,到底自己写得好不好。即使我写了个异想天开,也不会有人教训我。对我而言,写作需建在一个没有比较的立场上(至少没有好与不好)。

p/s 最近,看着哥哥在他部落各外星语的写法,我傻眼了。我知道我不应该再用考试的眼光来看待他的作品,我应该用心去体会。可是,我还是傻眼了。看完了他的作品,我只能淡淡地说:“ 或许我还没有到达他的境界。”

Saturday, 2 July 2011

约定

心烦的时候,我总喜爱独个人走到游乐场去荡秋千。我但愿,我所面临的烦恼会像我的头发一样被迎面而来的风吹散。今夜,我依旧荡着秋千,享受那片刻的宁静。

“你有想过要出国求学吗?”哥哥的声音划破了寂静。

“有呀!可是,倘若我拿不到奖学金,我会去读国立大学,绝不会踏上私立的路。”我好想逃避这个人生大问题,但我依旧将我的计划一五一十地全盘说出。

“很好。别像当初的我走上私立的不归路。幸好,过后,我拿到国外奖学金,不然。。。”哥哥欲言又止。

“其实,我真的不谅解为什么当初的你会去读私立?到底你有没有为身为你弟弟妹妹的我们考虑呢?”

“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我真的有点无知。而且,我没有哥哥跟我商量,所以我才会做出那冲动的决定。假如再给我的人生一次机会,我决不会选择自己付钱去读私立的路。”

“不聊这件事了。聊多了也没用。花出的钱毕竟不会回来。”我感叹地说。

“你觉得外国的月亮会比较圆吗?”哥哥问道。

“不会。毕竟我们所看到的月亮都是一样的。”我轻轻地言道。

“当我出国后,我就可以告诉你了。”望着无际的草原,哥哥言道。

“别担心,我一定会出国深造的,就像你一样。”望着满天星星的夜空,我许下约定。

“不管你有没有出国,你还是我的弟弟。所以,你别太压力自己。你还记得我们家的祖训吗?”

“当然记得。读书,只有一次机会!” 如今,我踏上异国之旅。回想起这段对话,我想说:“哥,我落实了我们当时的约定。但是,至今,我依然无法找到那比较圆的月亮。”

p/s 写这篇故事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位朋友对我说的一席话:“我觉得这辈子应该至少要出国读书一次,看看外边的世界,或许是一种执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