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0日星期四

谈九把刀

最近,闲着没事做,我再次接触九把刀作品。至今,《功夫》仍然是我觉得他写得最棒的作品。倘若金庸是武侠小说的神,那么九把刀就是粗俗小说的始作俑者。或许这是他写作的特色?(可是,我并不喜欢这一点。)

作家就像一个贩卖自己故事的小贩。在《功夫》、《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和《后青春的诗》,你都应该发现故事的开始总是有一位总是喜欢在拿东西刺他,然后跟他偷偷聊天的女孩子。难道这是一个精准的写作失控?对我而言,这是他的故事,一个陪伴他度过中学生涯的故事。

昨夜,我一口气读完了《后青春的诗》,我发现了许多《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的影子。或许这是我的错觉?其实,《后青春的诗》好比他的人生写真,只是作家变成了作曲家。这作品有三句话让我觉得是经典:
1。充满敌意就是我最好的祝福。
2。你为什么写歌?因为我很喜欢写歌啊!
3。你不是怕你写的歌不受欢迎了,你是怕被说,因为你不想孤独,所以只想拚命写一些听起来就是会受欢迎的歌

p/s 虽然我不喜欢他粗俗的语言满天飞,但他的作品依然有许多可取之处,尤其是构思方面。所以,我仍然会很享受他写的故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