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June 2011

谈九把刀

最近,闲着没事做,我再次接触九把刀作品。至今,《功夫》仍然是我觉得他写得最棒的作品。倘若金庸是武侠小说的神,那么九把刀就是粗俗小说的始作俑者。或许这是他写作的特色?(可是,我并不喜欢这一点。)

作家就像一个贩卖自己故事的小贩。在《功夫》、《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和《后青春的诗》,你都应该发现故事的开始总是有一位总是喜欢在拿东西刺他,然后跟他偷偷聊天的女孩子。难道这是一个精准的写作失控?对我而言,这是他的故事,一个陪伴他度过中学生涯的故事。

昨夜,我一口气读完了《后青春的诗》,我发现了许多《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的影子。或许这是我的错觉?其实,《后青春的诗》好比他的人生写真,只是作家变成了作曲家。这作品有三句话让我觉得是经典:
1。充满敌意就是我最好的祝福。
2。你为什么写歌?因为我很喜欢写歌啊!
3。你不是怕你写的歌不受欢迎了,你是怕被说,因为你不想孤独,所以只想拚命写一些听起来就是会受欢迎的歌

p/s 虽然我不喜欢他粗俗的语言满天飞,但他的作品依然有许多可取之处,尤其是构思方面。所以,我仍然会很享受他写的故事。

Tuesday, 28 June 2011

寂寞,寂寞就好

闭着双目,我倚在窗旁,聆听着宁静。假期的日子是难熬的,可是日子还是照样地过。看电影成为了我的日常作息。可是,电影追多了,眼睛就会想哭泣。

我想找一些事来做。可是,除了电脑,我什么也看不到。敲打着键盘,注视着荧幕,我盲目地过着日子。时间嘀嗒地过,心怦怦地跳,但大脑却没下出什么命令。我不断地刷新面子书,读着沉闷的故事,寻找着一个叫充实的快乐。 

看着朋友去海边的照片,我突然想去大海了。我想去听风爱上沙的故事,看那浪花追逐着沙的影子。可是,之前,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去。 

听着朋友去找工作的计划,我突然想去了。我想把生活的空洞贴满。可是,我心想,又有谁愿意聘请短短四星期的打工仔呢?所以,我放弃了。

朋友说想出去吃,我想没事做,也跟着去了。谈着谈着,他们说,下星期,他们有志愿的工作。我说,我也想去。可是,有一个朋友就反问我:“为什么人家做什么,你都想跟呢?难道你没有自己的决定吗?”

或许,寂寞,寂寞就好。

驱动了千千静听,我在《你不知道的事》上单击。 

同一首歌,在不同的时间听,有不一样的感觉。

Thursday, 23 June 2011

慈悲

慈悲?

慈悲,是一种放下,把仇恨放下,把不满放下,把伤心放下,更难的是把快乐放下。紧握的拳头让我们紧握我们所拥有的东西,但同时也让我们失去接纳他人的机会。只有学会放下坚持自己的主见,我们才能开始接纳别人的金玉良言。

再者,慈悲更是把自己当作别人,把别人当作自己。当别人遇上问题时,一个慈悲的人就会设身处地,给予发自内心的帮助。有时,我们只需给予精神上的肯定而已。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总是骂自己的弟弟笨:“难道你不可以聪明一点点吗?”。直到有一天,主角的弟弟问主角:“到底你所谓的一点点到底是多少?我已经不断地努力进步了。但为什么还是达不到你的要求呢?”我们是否偏离了我们关爱他人的初衷了呢?

最后是一段有关慈悲的道理。慈悲,是由“慈”和“悲”组成。“悲”往往令人联想到一些贬义词,如“悲伤”,“悲哀”,“悲痛”,“悲叹”等。可是,当“悲”和“慈”在一起时,却变成了一个褒义词。这告诉我们,有时,我们所做的举动是没有错的,只是时机错了,所以对的也变错了。

Saturday, 18 June 2011

英雄

其实,人生充满了神秘。我从来没想到五年后的今天,我会再次投入蝙蝠侠的故事; Batman Begins (2005年作品)。小时候,我总是认为英雄是打不倒的。假如你问我为什么,我只能告诉你,因为他们是超人......

倘若叶问在我心中塑造了一个完美的中国英雄,那么蝙蝠侠的成长故事却深深地动摇了我对英雄的定义。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牺牲、甚至他们心中的正义,又有多少人看透呢?对小时候的我而言,英雄的战斗总是充满打打杀杀,而在每次战斗的结束,他们都会把敌人打个落花流水。可是,他们到底维持什么正义?

自小,妈妈就对我说:“节省是把钱花在该花的地方,不该花的地方就不花,而不是什么都不花。”可是,该花的东西又是什么?正义是否也是一样呢?对我而言,正义就是我们认为对的东西,可是每个人对对错的看法却有些不同。而英雄保卫的就是为他认为对的东西,或者是大部分人认为对的东西。

英雄?狗熊?或许只有一线之差。成功的是英雄,为正义白白牺牲的叫狗熊。两者都为正义付出,可是他们的待遇却有天渊之别。我不是一个英雄,也不是一个狗熊,而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英雄啦啦队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