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3日星期日

向墨尔本出发

离别的心情是忐忑的,我担心未来的痛苦,但同时想像未来的美好。

再见,简单的两个字,但总令人难以说出口。离别的早上,家人好像没什么事发生一样,做着日常事物。婆婆倚在铁椅上睡觉、妈妈做着数独、爸爸依旧出外、妹妹在补习、四姑与小姑去染发、我尝试观赏电视节目。或许,我们都在自卫性逃避现实。

离别前的午餐有我爱吃的包菜。婆婆担心我在国外没有机会再吃到了。吃饭的时候特别宁静,我们都没有对话。或许我们平时都没有对话,只是今天我才注意到而已。

我们一家人同样享用KFC为我们的晚餐,但顺裕因国民服务而缺席,反之哥哥只能在遥远的英国祝福我。其实,送别与离别的心情是不同的。我并没有心情享受KFC,我总觉得很饱。离别的沉重已经塞满我的肚子。

JPA officer比预定的时间迟到,让我们苦苦等了1个半小时。同时,这也令我们很快与家人告别。我是第一位下楼的学生,第二位是位女生。下了楼,我们都不知道要做什么。我遥望着在楼上的家人,与他们告别。看着这不认识的女生,我打开了话题:“你知道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吗?”。她红着眼睛地回答:“不知道,我只是想快快下来,不然我怕会在他们的眼前哭。” 

当我们聚集后,我们就开始进行登入的程序了。登入了飞机后,我似乎向马来西亚挥别。 乘踏飞机似乎和坐巴士没什么分别。 但,这也成为了我失眠的夜晚。我怀念起家里温暖的被窝,多么的舒服,多么的自在。

随着梦想的翅膀,我在九时正抵到目的地。
那时候的气温是17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