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0 January 2011

《生命没有如果》读后感

读着李永业的《生命没有如果》,我似乎踏上了他寻找失落的旅程。或许在莫个程度上,我希望,当我读完这个故事的那一刹那,我也会寻获自己失去的那一部分。一个月后,我就会到外国深造了。所以,对我而言,永业就像我的借镜。读着,读着,我步入了沉思,我是否为了追求这个梦想已经开始默默地牺牲?

名利,就像个黑洞,当你越追求的时候,你沦陷得越深。一旦沦陷,你又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做出改变呢?看着永业的离去、乔治的诞生和永业的重归,我看到了人生的转变。最后,我自问,自己是否会跟他一样,勇敢地回来祖国,寻找原本的自己。一定会的,我想。

永业诉说着自己的故事,从对家人的亏欠,慢慢地步向传统消失的失望。他讲着自己的故事,但我却思索着自己的。我是否是另一个过去的他呢?同时,我也意识到传统的流失,根的流失。这是不是人类进步的玩笑呢?我不知道。但是,我不希望我们留给后代的是没有习俗的节日。节日是不能因为名字而生存的。

Monday, 17 January 2011

我最爱的故事

听过了无数的故事,但至今我最爱的故事有两个。虽然我不知道谁写的,但我希望有更多人能听到这两篇故事。所以,我把它们抄了下来,与大家分享。

第一篇是《真实与谎言》。

“真实”和“谎言”一起到河边洗澡。
先上岸的“谎言”偷偷穿上“真实”的衣服,不肯归还。
固执的“真实”死也不肯穿上“谎言”的衣服,
只好一丝不挂地走回家。
从此,
人们眼中只有穿着真实外衣的“谎言”,
却怎么也无法接受赤裸裸的“真实”。

第二篇是《爱》。

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泪,因为我活在水中。”
面对悲伤的鱼,水轻轻地言道:“我看得见你的泪,因为你一直在我的心里。”

两篇短短的故事,却意义深重,希望大家也喜欢。

Sunday, 2 January 2011

标点符号胡思

一天,怒气冲冲的‘破折号’冲向‘句号’ ,并将他痛打一顿。他二话不说就离开了。挨打的‘句号’好不叫冤。

苦思了一阵,‘句号’便要求他的弟弟‘逗号’扶他去寻问无所不知的‘问号’,寻问他,为什么‘破折号’无端端地跑来痛打他呢。可是,‘问号’也不能给予一个满意的答案。

在旁的‘感叹号’骂道,谁叫你总是跟他的胞弟‘连接号’吵架。

在场的各位突然都当头棒喝。

‘省略号’却淡淡地说,这都是因果关系。

‘句号’听了,略有所悟。随后,‘句号’便与他的好友‘引号’告别,跟随‘省略号’踏上寻求人生真理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