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7日星期六

人生

你问我人生有多长, 
我答你, 
人生只有微笑般长。 

这是首我中学时代读过的诗,而作者是余淑燕。
余淑燕,一个我丝毫不认识的人,但她的诗却在我的脑海中停留了许久,许久。

如果快乐才算是人生,那么人生会不会变得短暂?
而我们死亡的年龄会不会就只有六岁呢?
我们的生命是否会开始配合心跳的呼唤而跳跃?

我有这么一个朋友。
他给了“人生”一个很巧妙的比喻:
人生,一个比苦瓜更苦的东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